好多血

    车停了下来,向一一傻了,“安哥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姐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天琪和童童一边聊天一边开车,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突然听到陆爱熙的惨叫声,立马停住了车。

    陆爱熙二话没说就推开车门下来了,童童和莫天琪也是一样,“哥,怎么会这样?”

    “叫救护车!”

    而之前的四辆大众已经趁乱逃离了现场。陆誊安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腿卡在了车厢中。

    “好多血……”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脸色白的吓人,身体在发抖!童童快一步跑过去。“姐,你没事吧!”

    “好多血……好多血……安哥哥……”她话都说不完整了,眼一黑晕倒在童童的身上。

    陆衍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非常的不好。“总裁,出什么事情了?”

    “安安出车祸了,送我去医院。”陆衍从未有过的害怕,他接到陆爱熙的这则电话,脸色差的要命。

    齐清二话不说已经开始备车了。“安少爷怎么会突然间出车祸呢?安少爷的车开的比天琪少爷都要稳妥。”

    “齐清,你等下去一趟交警大队,把事发地点的交通录像取过来,这车祸发生的有点儿太突然了!”陆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还没敢跟安小汐说,甚至不知道怎么跟老婆说这件事。

    向天是最早知道的,他安排了最好的骨科专家参加这次的手术已经抢救工作。向一一被安排在病房里,她一点儿伤也都没有,只是受到了惊吓,而陆誊安的伤势却特别的严重。

    向一一醒来的时候,向天和陆衍都在,“安哥哥……”

    “一一,安安现在还在手术室里,你跟爸说,当然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发生车祸?”向天怕刺激到自己女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向一一回想那些事情,好像受了什么刺激。“有四辆车一直朝我们撞过来,好可怕!安哥哥,流了很多血。”

    陆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四辆什么车?对方有没有说什么?”

    “好像是黑色的大众车,对方就一直朝我们的车撞过来,安哥哥是为了救我才受这么严重的伤,爸,安哥哥一定会没事,对不对?”向一一眼睛红了起来,如果不是陆誊安在关键时刻,用力的一个大甩尾,那将被挤到的就是自己了,是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自己。

    陆衍的眼睛眯了眯,陆誊安向来很低调,应该不会有什么仇敌,至于自己,陆誊安是自己儿子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他刚回来没几天,就被人找上门了,这显然不合乎常理。

    安小汐早早的从杂志社出来。陆爱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她打算好好陪陪女儿。想想也差不多到家了。

    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她到家了,发现家家空空如也,一个人也都没有,眉头忍不住起来,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都跑哪里去了?怎么一个人都不在家。”

    说着便给陆誊安打电话。

    陆誊安的手机还在那辆被撞的快变形的车上,而那辆车已经被警察拖回了警局,手机自然也在警局。

    “您好,这里苏市北区分局,请问您是这部手机主人的什么人?”

    安小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自己儿子的手机怎么在警察局。“你好,这部手机应该是我儿子陆誊安的,请问手机怎么会在您那里!”

    “手机是遗留在车上的,你儿子发生了车祸,已经被送到了市医院,您……”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

    安小汐手微微发抖,手机滑落在了地上,安安出车祸了?她顿时感觉头脑发懵,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好?

    “女士,你还在听吗?怎么没声音了!”警察无奈的挂断了电话。

    安小汐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她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陆衍的电话,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他,自己的老公。

    陆衍看到手机上是安小汐的电话,心里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还是接了进来,他还没说话,就听到安小汐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陆衍,安安出车祸了,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就去医院,还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

    陆衍的脸色突然难看了起来,是谁这么多嘴告诉她的?“老婆,你不要着急,安安一定会没事的,你怎么知道安安出车祸的事情?”

    安小汐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陆衍,我好怕!安安一直都特别的优秀、懂事,他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我好害怕!”

    “小汐,你别着急,要不你打车过来,你现在的情绪不适合开车!”陆衍完全不放心安小汐自己一个人。

    手术室的灯一直闪烁着莫天琪握紧了拳头,他心里很自责,如果当时大哥在自己前面开车,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如果自己多注意一下后面的情况,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糟糕,到底是什么人,要这么狠!

    “天琪,你别这样,大哥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别自责。”陆爱熙知道自己弟弟心里不好受,自己何尝好受,可是事情发生了,他们要坚强的面对,努力的想办法。

    “姐,我觉得如果我多注意一点儿,大哥或许就不会这么糟糕。”

    “哥,他没有通知我们,甚至一个人面对,就是不想让我们也牵扯进去。他其实是为了保护我们,如今不是自责的时候,而且想办法找到凶手,依大哥开车的本领显然不可能发生车祸,而且我有看到有车朝着大哥的车撞过去。”陆爱熙认真的说着,她再想如果自己打车回去,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童童默默的站在,一句话也都没有说,他内心里十分感谢陆誊安,如果不是他,出事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姐姐向一一,他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冲着自己姐姐来的,还是安哥哥来的,他现在只想祈祷,保佑陆誊安平安没事。

    安小汐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没有结束,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了。“安安……”

    “妈咪……”陆爱熙和莫天琪看到自己妈咪, 心里担心万分,他们都知道安小汐的身体不是很好,虽然她几乎这些年没有复发过,不过还是会经常吃药,他们都体谅自己母亲。

    陆衍已经走了出来,看到安小汐眼里的痛苦,他也很不好受。

    “安安,怎么样了?现在还在抢救吗?怎么好端端的会发生车祸?”安小汐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心里特别的难受。

    “你别着急,安安会没事的!”陆衍抱着安小汐安慰一下,拉着她坐了下来。

    安小汐哪里有心情。“你别安慰我了,你们跟我说实话,别什么都瞒着我,行不行?”她脾气突然上来了,心里头那股气在心里横着很不舒服。

    她知道自己是个病人,所以家里每个人都对她小心翼翼的,就担心她的病会复发,可如今儿子出了车祸,如果不是自己打了他的电话在警察局,那自己还不知道会被蒙蔽多久,她不想自己儿子受伤的时候,自己这个做母亲的确实最后一个知道。

    “妈咪,我们没有想要隐瞒您的意思,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把哥送到医院里,就焦急的等待,忘记给您打电话了,确实也担心你着急!”陆爱熙认真的说着,她知道妈咪的心事。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

    “情况非常不好,两条腿都伤的非常严重,头部也受到了重创,一切都要等度过危险期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检查。”专家医生认真的说起来。

    安小汐看着陆誊安毫无血色的脸,眼泪涌了出来,陆誊安被送进了无菌病房,向一一二话不说穿着无菌服便走了进去。“安哥哥,你答应过我,会一直保护我的对不对?你现在只是困了、累了,所以睡了过去,我可以等着你醒过来,但你不会要睡太久好不好?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好害怕!”

    “安哥哥,其实在车里的时候,我宁愿受伤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以前童童总说我配不上你,总说我不够爱你,我之前觉得你只是我哥哥,对我好都是理所应当,但是今天我不这样认为,你为了我而受伤,我心很痛很痛,我会一直守着你,照顾你,这辈子就认定你了。”向一一认真的说着,握住了陆誊安的手。

    可陆誊安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似乎听不到,整个人都虚弱的要命。

    安小汐看着向一一从无菌病房里走出来,看着她一脸都是泪水,忍不住心疼的道:“一一,你别难过了,安安那么喜欢你,定然不会不想你难过的,他就是为了你也会醒过来的!”

    “干妈,对不起,安哥哥是为了救我才受这么严重的伤,对不起……”她跪在了安小汐的面前,她真的觉得很对不起陆家人,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

    “傻孩子,车祸的事情这么能怪你,你快点起来,别让我为难好吗?”安小汐知道陆誊安是为了保护向一一而伤的那么严重,可她却没有资格去怪一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