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第297章 楚氏去世

    胭脂眼睁睁的看着楚氏一步步的逼近,却又没办法做出任何的举动。现在已经夜深,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一方小庭院发生的事情。况且昨日胭脂才亲自下令,将发疯的楚氏锁起来。不会有人知道楚氏已经逃了出来,更不会有人知道楚氏逃出来第一个想要解决掉的就是慕容胭脂。

    “慕容胭脂,不会有人来救你了。陈宣不会,奉裕王更不会!慕容胭脂,走吧,随我去地狱。“楚氏说完,举高了手中的短刃。

    很快就要结束了,慕容胭脂一死。楚氏在世上的最后的心病也除去了。其他的就随他吧。

    胭脂紧紧的闭住了眼睛,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柳越,想起了陈宣,想起了远在南郡的哥哥。这些都是她留在世上最后的念想。

    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在南郡那个昏死过去的那一夜。或许她早就应该死了……

    电光火石之间,夕瑶被医生巨响震的睁开眼睛。陈宣带着人冲了进来。尘土洋溢之间,一下子就出现了希望。陈宣带着人前来救她们了。

    楚氏手中握着短刃,瞪大了眼睛望着陈宣良久,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玉墨随后进来,见着楚氏也是良久的沉默。楚氏的视线移到玉墨身上,脸色慢慢缓和了下来。她向玉墨招了招手:”玉墨过来,过来帮我。“

    玉墨摇了摇头,眼泪情不自禁的跑了出来:”夫人,收手吧。这么多年了,你的恨总归要少了一点儿吧。“

    楚氏的脸色渐渐的沉重了起来,握着短刃的手臂在空中狠狠的划过,像是要跟玉墨划清界限一般:”贱人。我养你这么多年,可不是要你善变的。你是我的奴隶,要时时刻刻受我的指挥。“

    陈宣皱着眉,听着楚氏口中的恶语相向,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他伸手将玉墨拉了过来,拉到自己身后。他向前一步,抬眸紧紧的盯着楚氏:”够了,楚氏。你凭什么这么说她!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的苦已经够了,为你做的事情这么多,偿还你的养育之恩也足够了。如果不够的话,我便拿你骗了我这么多年来的谎言换她的自由怎么样?这下够了吧!“

    陈宣说完,闭上眼睛,胸膛快速的起伏着。他似在强心控制住心中的怒气。

    楚氏停了下来,几分震惊的问道:”怎么了?谎言?你指的是什么?“

    ”陈贺梦,我的母亲的事情。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楚氏,你太过凶残,想要的东西太多了。就是因为你,我的母亲才会死是不是。是你害死了我的母亲。“陈宣怒道。

    楚氏由最开始的震惊转为了浅笑。她就这样望着陈宣,良久终于开口道:”好,好。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没什么其他好说的。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杀死了你的母亲,还给了你那样子的谎言。不错,我的确心肠歹毒,所有的东西都要握在手里。“

    陈宣捏紧了手掌,骨节吱吱作响。他恨,怎么不恨。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复仇的情绪之中。没有一天真正的快乐过。这都是拜楚氏所赐。

    楚氏微微一笑,红唇弯出一个极其好看的弧度。她回眸看了一眼胭脂,再看了一眼陈宣和玉墨,笑道:“看到你们这样,我的仇就算报了。这么多年以来,我以为就我一人活在仇恨之中,不能自已。现在我清楚了,还有你们,还有你们都同我一样。”

    所有人在这一刻全部红了眼。楚氏所说的每个字,每句言语无不将她的狠毒和妒忌之心表露无遗。这么多年生活在她的阴影下。所有人都受够了。

    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大声喊道:“杀了楚氏,杀了楚氏……”

    胭脂虚弱的睁开眼睛,望着那个一身华服的美艳妇人。就在这时候,她看见了楚氏眼中那种不顾一切的眼神,那种对人世间再也没有一点留恋与期盼的眼神。

    楚氏大声喊道:“所以,我的命我也要牢牢握在手里面。”她高高举起手中的短刃,毫不犹豫的朝自己的腹中刺去。一阵尖锐的疼痛从肚腹的位置蔓延到四肢百骸。那汇总疼痛像是要将自己撕裂一般。楚氏紧紧皱起眉头,眼中不知何时布满了泪水。

    那些小厮手中的火把在她眼中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她异常着急,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终于在那一刻,玉墨冲了过来,抱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哭泣道:“夫人,你这是为何啊?我并不是要你死啊,并不是要你死。我一点都不想要看到此种情景。”

    玉墨看着那伤口一直冒着血,紧张着急到手足无措。楚氏抬眸,看到了近在眼前的陈宣的身影。她抬高了手,想要去触碰陈宣。陈宣垂眸望着昔日这个嚣张跋扈的楚氏,心中感慨万千,有着说不出的滋味。其中或许还有一些疼痛。

    楚氏终于抓住了陈宣的脚踝,异常吃力道:“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们两个。陈宣,玉墨,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了孩子,收养你们的时候,是真的想要你们成为我的孩子的。但是,心中的妒忌蒙蔽了我的双眼。宣儿,你原谅我。对不起,对不起。”楚氏一边说,一边从口中吐出血来。

    她眼前的东西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几乎要看不清楚。

    “你还记不记得你七岁那次生病发烧。那时大夫说你已经无力回天了。是我跪在外面替你求了一夜的菩萨才将你救了回来。看在这点,原谅我吧。”说道最后,楚氏的声音已经近于一种哭腔。她在祈求最后的宽恕。

    玉墨泣不成声,抱着楚氏越发冷下去的身子大声的哭泣。

    “原谅我,是我对不起你们……”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陈宣紧紧闭上眼睛,扑通一声跪下去,朝着楚氏行了一个大礼。

    原谅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出去。楚氏已经闭上了眼睛,只是握住陈宣的那双手却还是这么有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