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第294章 了断

    “我奉劝你还是回去吧。他没空见你。”红月懒得再跟玉墨废话。这几日,陈宣正在是为一些杂事烦心,还是好些去打扰他好一点。

    “你是他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玉墨怒了,想自己在柳府也好歹算是楚氏身边的人。这院子里一个小丫鬟这么大的胆子!

    红月原本以为玉墨有求于她,至少会客气点。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玉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红月顿时觉得有些搞笑,问道:“玉墨姑娘,难道以为我会怕你?我可不属于这柳府的人。可不会听从于你的命令。”

    这话说的极其温和,但温和却不失威慑力。红月半勾着唇畔,红唇耀眼,就这样望着玉墨。

    玉墨也感知到了这种威慑力。她垂眸,从来没有觉得在一刻觉得自己如此渺小。但是一想到楚氏,她仿佛全身的精神都回来了。楚氏虽然可恶,但是至少养育了她这么多年。陈宣与她都是楚氏一手养大的啊。

    想到这里,玉墨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紧:“你让开。我有事情要找陈宣。”红月还未来得及反应,玉墨竟然一下子跃到她前面去了。红鱼叹了口气,丝毫不费力的拉住她:“我说,玉墨姑娘。他并不在院中,你要是再强行进去,可不要怪我施加其他的手段了。”

    玉墨心中不免有些害怕。她也是练武之人,并不比玉墨的武功差。红月的脸上隐隐布着怒气,手上的青筋也在慢慢凸显。

    “陈宣,陈宣……你为什么不见我?”玉墨急道。

    红月当场发怒。陈宣这时候正在小憩。若是将他吵醒,必定又会是烦心事。红月不由得感叹道:“平时里听见的对你不好的话。我本来都还是不相信。今日所见。却是比听见的讨厌百倍了。”

    话音一落,红月握着玉墨的额手腕被她生生折断。

    玉墨觉得手腕传来剧痛,简直要将她的所有的力气花光。她紧紧咬着下唇,回眸看了一眼红月。红鱼弯起鲜红的唇畔,云淡风轻的问道:“怎么样?你还要喊吗?”

    玉墨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既然这个女人如此阻止她再叫下去,就证明陈宣一定在院子里。只是不愿意见她而已。玉墨叫的更加厉害。她今日一定要与陈宣好好谈谈。谈谈这么久以来她受的苦。

    还有那个秘密,真的不是玉墨不想告诉他。如此凄惨,如此痛苦的秘密。告诉他又能如何?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为何要苦苦纠缠与以往的事情呢?

    玉墨的声音渐渐的微弱了下去,加上手腕传来的剧痛让她苦不堪言。

    “吱呀——“一声,陈宣打开了房门。红月的动作一顿,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陈宣。陈宣脸色淡然道:“红月,你先出去。”

    陈宣这样说了。红月也只好告退。玉墨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见着陈宣,抬眸露出浅浅一笑。陈宣快步走上前来,握紧玉墨的手腕,替她接好骨。

    “红月的脾气不好。你以后见着她还是绕开道走吧。”陈宣轻声说道。玉墨终于从接骨的剧痛中走出来,点了点头。

    “陈宣,我想跟你说点事情。”玉墨抬眸望着正细心帮她理好衣袖的陈宣,鼓起勇气道:“关于你身世的这件事。我本来是要……”

    “你瞒着我的事情,我知道了。”陈宣抬眸,望着玉墨良久:“真是抱歉。我早已经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手垂了下去。他已经帮玉墨理好了衣袖,随时可以转身就走。

    “如果没有什么的话,我就先走了。”陈宣露出习惯性的微笑,却是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冷淡。

    玉墨有些着急。她心中有着许多想要说的话,比如她的愧疚之意,比如她这么多年从未在陈宣面前真正表现出的爱慕之意。

    她伸出手,将陈宣的手握住。她的手掌很冰冷,一如小时侯。玉墨的手总是在夜晚冰冷如冰。陈宣很是担心,便将她的手握住,哈气将她的手变暖。

    握着冰冷的手,陈宣微微一愣,回眸将玉墨紧紧的盯着。

    “瞒了你的身世。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想让你知道那些过去的往事。那些对于你来说,都是往事了。最重要的是现在。陈宣,你答应我,不要再去计较你的身世的那些事情了好不好。”玉墨眸中泪光闪闪,声音哽咽。

    “有些事情不是我说不计较就是不计较了的。我虽然记不起来,但是那件事却是真真正正存在。没有办法抹去。”他的眼神看上去冷幽幽的可怕。

    “陈宣。我求你,不要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着。我和你在一起,你将你心中的苦分给我好不好。我不愿意看见你这般的样子。”玉墨越说越举得很是心痛。她知道这么多年以来,陈选择爱楚氏身边受的苦。她比谁都清楚。

    但是正是因为那些苦,才将陈宣变成了如今坚硬不催的人。陈宣还应该感谢楚氏给了他如此痛苦的童年生活。

    “我不会原谅她。她做过的什么事情,我一件一件的弄清楚弄明白了。我不会对她做同样的事情。我只想让她后悔,让她痛苦到无以自拔。”

    陈宣说道最后,已经近乎于嘶吼。玉墨抱着他,想要将自己的身体中的力量借给他一部分。

    “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会一直陪伴在你的左右。”玉墨坚定的说道。

    陈宣脑海中想起另一张脸,那张越发淡然陌生的脸庞。忽然她又忆起了小时候,想起了玉墨。他对玉墨的情感其实最多也只能算在兄妹情上。但是一路走来,玉墨却是一心一意陪伴着自己,从未想要离开。

    即便是在如今混乱不堪的状态中,也是如此。

    陈宣心中一动,握住玉墨的手,轻声道:“你愿意陪我做一个了断吗?”

    玉墨迎上他的目光,庄重的点了点头。她愿意陪他做任何的事情。

    陈宣道:“是时候了。我要与楚氏做个了断。之后,我们就离开柳府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