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第288章

    “你知道了什么?”陈宣眸中神色一沉,仿若冰霜。碧月懒懒的看了一眼道:“不知道,就是实在是看她不顺眼了吧。”碧月跳起身来,拍了拍裙上的尘土道:“主子,你可是想好了。以后后悔可不要怪我碧月没有提醒过你。”

    碧月皱了皱眉头,心情异常沉重。若是主子知道了陈贺梦的死因,只怕会受不了吧。她摇了摇脑袋,心道:“主子不知道也好。免得受那种煎熬的痛苦。”

    “诶,碧月,你要去哪里?”陈宣见她直直朝胭脂院落的方向而去,问道。

    “我去睡觉!”碧月没有回身,给陈宣挥了挥手。

    实际上她是去看戏了。今夜楚氏请了慕容胭脂去赴鸿门宴。这场好戏可千万不能错过啊。或许还有什么她碧月提得起兴趣来的东西。

    没过多久,胭脂果然是带着身边的侍女款款而来。玉墨打开房门,左右看了一眼才关上门窗。碧月来了精神,从房顶上翻身坐起,掀开一片瓦砾。

    “夫人呢?”胭脂左右看了一眼,问道。玉墨愣了半晌,脸上明显有慌乱的痕迹。胭脂看了一眼她发抖的手,沉声再一次问道:“夫人呢?”

    “她……”玉墨总不能说楚氏疯了吧。要是这样说了,那慕容胭脂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了。

    “不会是你把她藏起来了吧。”胭脂笑了笑,继续说道:“或许是,她害怕了?”

    “放肆!”一声威严的声音从里屋传来。玉墨一惊,膝盖已经不听使唤的跪了下来。“二奶奶来了,就应该请她进来。不然她还以为我害怕她了!”

    胭脂勾唇一笑,侧身见掀帘出来的楚氏,道:“是胭脂唐突了。”

    楚氏看了一眼胭脂,寻着自己的位置坐下。胭脂也坐了下来,道:“胭脂既然已经来了,就想清楚的问问。陈贺梦是谁?她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有条不紊的端起肘边的清茶喝了一口,抬了抬眉毛道:“陈,陈这个字不就是很清楚了吗?聪明不可一世的二奶奶你难道还不明白?”

    玉墨猛然抬头,望向楚氏。陈贺梦难道才是陈宣的娘亲?那之前那被她放火烧死的人又是谁?

    “是陈管家的娘亲是不是?”胭脂蹭的一下从凳上站起来,望着楚氏的样子分外吓人。

    “二奶奶很聪明嘛!”楚氏笑道。

    这个时候楚氏居然都还在笑,仿若是笑胭脂这么久才知道这个消息一样。是啊,胭脂也在怨自己,为何不早点让陈宣知道这个人面兽心的妇人。

    “你将他们母子分离,甚至还让他误以为养着他的一妇人就是他的母亲。你根本这就是剥夺了他们在一起的全部日子。”

    “是又怎么样?我既然成了柳家的主母。那就不应该还有她陈贺梦的落脚之地了。”楚氏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心狠。你怎么可以?”胭脂几乎是气的颤抖的说不出来话来。

    “我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听。我将陈贺梦的每一寸的皮都割了下来,放在我的床。让她每天晚上都看着柳洵跟我一起。她曾经最爱的男人啊!”

    楚氏这个人,简直不能用心狠手辣形容了。她根本没有心,根本不配叫做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