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理解

    众人闻言不由一惊。就连顾民?运也是十分惊讶。他没有想到慕容胭脂这一事,竟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情来。柳府的楚氏,难道真如市井流传是个骄横跋扈之人吗?

    “慕容大人,你说的可是实情?”皇帝问道。

    胭脂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眸中坚定的说道:“微臣所说,一字不假。楚氏想要谋杀我已久,将柳府毒害下人一事,冤枉至我的头上来就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证明。”

    皇帝沉吟了半晌。柳府是京都最大的盐商,控制着整个国家的盐源。若是这样轻易打压下去,只怕是国家的整个盐商事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若是放任不管,在自己臣子跟前又实在说不过去。

    只是简简单单的因为一个女人,而闹出这样大阵仗,好似有些不妥。

    “这个问题……”皇帝已经有片刻的想要压制下去的冲动。

    柳越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坐在眼前的这个皇帝,虽比张皇后爱民,可终究不是一个勇敢的皇帝。他顾忌的事情太多,畏首畏尾,哪里有什么皇帝的样子。皇后喂他吃了慢性的毒药,他也忍着。甚至将自己的寝殿搬到了离皇后宣华门最远的一个殿里来。这样的皇帝,真是让人失望透顶了。

    “皇上想说的是什么?“胭脂从皇帝的细微的表情里看出了他对此件事情的冷漠。原本热烈的想要让皇帝为她洗清冤屈的心骤然冷了下来。

    “慕容大人,不如朕出钱给你修个宅子。离柳家远一些吧。“他说话的声音仿佛是在发抖。因为皇帝已经看清楚了柳越看向他的眼神中的东西,不屑一顾和无比的失望。

    皇帝忽然觉得有些害怕起来。站在这个清凉殿中的人可以算得上朝中的一把一的好手。张明德有权有势,还有一大批的拥护者。柳越有权,有谋。每一个人都比他优秀。若是再给他们过多的期待值,只怕会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柳府是富可敌国的盐商。早在很早的时候,先皇就曾经警告过他们,不可随意去惹商家,他们有钱。而现在许多朝廷的官员有哪个不爱钱的。

    “修个宅子……”胭脂好像是从未听说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她本是想要找皇帝洗清自己的冤屈。却没有想到堂堂的一国皇帝,竟会惧怕一个商家。修个宅子,又能解决什么问题?皇帝现在没有了张皇后的欺压,他似乎觉得自己强大起来了。

    “你为何笑?你为什么要笑?”皇帝凝眉,指着胭脂怒气冲冲的问道。

    张明德叹了口气,也觉得眼前这个景象太过于出乎他的意料。这么多年没见皇帝,他本以为已经蜕变成一个男子汉。走到今天的这一步,或许也是因为张皇后的强大和不是。原来都不是这样,而是因为太过软弱。

    “皇上还看不出来吗?臣倒是觉得已经非常明显了。”张明德开口说道。

    皇帝朝四周看了一眼,有些慌张。这些人看向他的眼神就已经足以说明了什么问题。可是这不能怪的了他。那都是一个家族的内宅斗争。他充其量也只能做个和事佬。依皇帝觉得,让慕容胭脂搬出柳府住,是最好的办法!

    “就依我说的办!若再多生事端岂不是非常不好。”皇帝自觉自己说不过,便要匆匆撂话敢他们离开。

    柳越冷哼一声,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久以来忠心耿耿伺候的人竟是这般畏手畏脚的模样。更何况还是一国之君。他越想越生气。

    “皇上,臣敬你是一国之君才不得不提醒你。您这样畏首畏尾,不敢向前,连一商家的孀妇都不敢得罪。何谈齐家治国?”

    皇帝猛地抬头盯着柳越,目光中透露出无限的复杂。他实在是太清楚柳越的个性了,有话一定要说的个性。

    “朕说出去的话,就是这样了。”皇帝长袖轻拂,转过脸去。他的面色有些发白,身子也在禁不住的抖动。

    要想胭脂的事情就这样下去,实在是让柳越不能解气。现在这个情况说明,也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才行。她要做的是,让楚氏亲口承认自己犯下的所有罪行。

    李公公送他们出宫,宫门口,他长叹了一口气,对着他们一行人缓缓跪下。

    “李公公,你这是干什么?”如霜慌张的上前去扶到。李公公自觉心中惶恐不安,躲开了如霜的额搀扶,弱弱的说道:“老奴对各位大人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各位大人成全奴才的一番苦心。”

    “公公是何意,不如先活命为好。”胭脂有礼的说道。

    李公公看了一眼胭脂,沉沉说道:“奴才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皇上他其实……”李公公长叹了一口气,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大家都并未作声,只张明德觉得实在是不想听,独自一人先上了马。

    “皇上他的身体已经一日不如一日。这些奴才都在尽力瞒着皇上。因为皇上他每日早晨还未醒的时候,耳朵和眼睛有时都在流血。奴才想,皇上之所以这样害怕,恐也是他实在禁不住又一次对朝中遭受任何的伤害和打击。他的确是在怕,但是奴才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皇帝的身体开始不好起来,的确不算是个好消息。而且最重要的还是皇帝唯一的一个儿子不过也才三岁半。继承大典恐怕还不行。他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李公公说完,对着大家鞠躬行礼才慢慢的告退。胭脂因为李公公的额那番话,忽然就明白了许多的东西。皇帝不敢随意动柳家,那是因为他心中还有需要挂累的人。

    “柳越,不如我们……”胭脂欲言又止。

    “你想劝我就在外面修个宅子?“柳越问道。胭脂抬眉,惊讶的看着他。柳越半坐着,拥着胭脂靠在自己的胸前,缓缓道:“你想的,我自然什么都是清楚明白的。你放心,我不会随意去动皇上的。”

    胭脂点了点头道:“好。谢谢你的理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