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8章 表忠心

    众人看了看皇帝的脸色,再又看看张明德的脸色。发现张明德竟没有一丝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话的样子,仍旧抬头将皇帝紧紧的看着。

    “皇后已死,没有问过皇上的额意思是微臣的不对。可微臣也正是为了江山社稷考虑才会这般~!望皇上体谅。”张明德神色凝重,说完那番话之后,竟是一掀袍子跪了下来。

    “张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帝终于开口问道。

    “微臣有罪,还请皇上原谅微臣的过失。”张明德高声朗道。他这下跪行礼认错这一出,神色谦卑,与平常桀骜不驯的模样相差甚远。

    如霜小声唤道:“皇姑爷,如霜觉得父亲是真心认错的。”她埋着脑袋,走出队列小声的说道。这孩子倒是有许久都未见着。皇帝心中一喜,怒气也渐渐消了下去。况且这几年与皇后的关系彻底不好起来。

    她的生死于皇帝来说并未有多大的震撼。

    皇帝淡淡的说道:“行了,你们都不要说了。保守好这个秘密。皇后一死,朕会对外宣布是因突发疾病而死。”皇帝对皇后的所作所为大多都是了解清楚的。所以当张明德一说出来,皇帝心中其实就大为震撼。

    张明德在情急之下做出了该有的反应。这怪不得其他人。

    虽然来时路上心情异常忐忑。但是到了这时候,大家的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皇后的事情轻松的解决了,下面哎轮到慕容胭脂的事情来了。

    念荷递上皇帝方才亲手写的圣旨到皇帝手里。他的视线移到了慕容胭脂和柳越的身上。自从那次皇后生辰以来,还是第一次见着慕容胭脂。只见她身上那件艳丽的衣裳将她的肤色衬得仿若是桃花般粉嫩,唇若含笑,眸似一汪清潭。

    “微臣见过皇上。”胭脂松开了柳越扶着她的手,躬身行礼道。皇帝点了点头,接道:“奉裕王爷方才还在让我替你争取多一些的时间,说是要让你洗清嫌疑。没有想到你一转眼就回来了。”

    胭脂点头笑了笑,并未做过多的解释。皇帝认真的想了想,道:“朕也觉你是冤枉的。只是因为……”

    因为皇后的再三阻拦,才让事情变成这样。没有想到,现在皇后已经死了,胭脂的安危也算是有了保证。但是胭脂并未简单的满足于自己的生死。

    她盈盈向皇帝行了个礼,再是跪了下去:“皇上,微臣陷入无端的指责已经许久。且这次来的极其让人捉摸不透。还请皇上给微臣一些时间去解决此事。”

    不用胭脂说,皇帝也打算给慕容胭脂时间。由她一说出来,皇帝还要更加轻松一些。所以他连忙答应道:“就依慕容大人的。好好彻查此事。”

    查,其实不用查了。如霜俏脸微微一横,眼睛已经盯住了落在身后瑟瑟发抖的顾民?1运的身上去。顾民?运显然也感受到了来自如霜的那道慑人的光线。

    “臣,臣有话要说!”顾民?运高声道。在屋内的人不由将视线落在了那一身蓝衣瘦弱的官员身上去。只见他垂着脑袋从人群中走出,脚上还栓着脚链,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声音来。

    皇帝不难认出这就是当年那个民间的清官大老爷,叫做顾民?运。现在就在江都当差。只是他这一身打扮?是为何?

    “放肆,谁许你们对待顾大人这样的!”顾民?运在皇帝心中的印象一直不错。当年九皇子一事,他甚至还在朝堂上说,让所有的文武百官都同顾民?运学习。但是今天却是见着他身上带着脚链,这跟对待一个犯人有什么区别。

    顾民?运乃朝廷命官,怎可这样随意对待。这样讲他皇帝的面子放在哪里?

    张明德却是冷哼一声,淡淡的瞟开了眼去。顾民?运犯了错,皇上袒护他是因为还不知。倘若是知道了,恐怕是……

    蒋氏嘤嘤的哭声传来。顾民?运吓得浑身一哆嗦,跪下先扇了自己一耳刮子。

    “皇上,是微臣有错在先。不怪王爷他们。”顾****声泪俱下,泣不成声。没有想到自己一小小的心思竟会闹出这等惨剧。皇后也是他叫去的。若不是皇后在场,这件事还不会闹的这么大。

    若是皇上一下子将所有的过错都归于他的身上,只怕是他脑袋被砍十万次都没有办法赎罪。

    “给朕讲清楚,讲明白再说。”皇上怒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手足无措。

    顾民?运磕了个头道:“微臣的结发之妻患有十分严重的病症。微臣没有那么多钱给她医治。忽然一天柳家就来了人,说是可以给家妻提供医药费,还找来了卢老给我的夫人医治。但是前提条件下是让微臣治慕容胭脂下毒毒害柳家下人之罪。”

    “你说什么!”皇帝一拍桌椅,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这内宅之事,皇帝不清楚倒是可以原谅。只是慕容胭脂还有另外一重身份,便是朝中唯一的绣官。柳家怎可那样随意的想要绊倒慕容胭脂!

    “简直是岂有此理。”如霜这下明明白白清楚了柳家的恶行,十分气愤。“顾大人也是迫不得已。“如霜忽然叹道。

    皇帝点了点头。并不是顾民?运不想遵纪守法,而是实在是家庭所迫。他想要他的妻子健健康康。但是囊中羞涩,并未有多少钱给他妻子医治。

    柳家的出现的确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但是错就错在他实在不应该一步一步的沦陷进去。害的自己的一世英明被毁。

    “顾大人,是朕错怪你了。想当年,你做出了许多官员都不敢做出的事情。朕应该早一些发现的。”皇帝指的是这些官员的俸禄问题。

    顾民?运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跪着久久未起。胭脂也是经历了长久的沉默。就在大家久久不说话的时候,胭脂扑通一声跪下道:“皇上。微臣本十四岁受了我娘家亲哥哥的嘱托,沦落到柳家补债做小。柳家夫人处处针对于微臣。微臣再也不想如此了,求皇上给微臣一个公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