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256章 如霜探视

    “顾大人,胭脂并不明白你的意思!“胭脂怒声道。顾大人的名声极好。传说对每个案件都是亲自监督查看,对待许多问题都有着非常厉害的敏感度。

    “大胆,谁许你讲话的。”身边一个侍卫拽着胭脂的长发一扯,恶狠狠的问道。

    这不是顾大人,这不是顾大人。胭脂脑海中盘旋着这句话。顾大人向下俯视着胭脂略显不相信的眼神,心中懊恼的很。但是面上还要做出十分凶狠的样子。因为他知道,判一个人,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收不回来的。

    “顾大人,这不是我认识的顾大人!”胭脂确切的说道。

    玉墨冷笑道:“顾大人日理万机,杂事这么多。你难道什么时候见过?”

    “我没有见过顾大人。可我知道他是当今的青天大老爷。绝不会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就定罪的。”慕容胭脂说道。

    顾大人听完胭脂的这番话,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他揣在袖中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微微发抖。这就是京都百姓给他的口碑,胜却朝廷每年给他的奉银和奖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见别人这样说。但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听见了。

    “那些不过是传说而已。胭脂姑娘就莫要多想了。且这次的事。的确是我亲自查看的,证据确凿,慕容胭脂你还是省点力气把。”顾大人不由得暗自叹息道。

    胭脂抬头,细细的看着说话略带疲倦的顾大人身上。他身上深蓝色的官袍,散发着柔和的光芒。“顾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当然是。”顾大人犹豫着说道。玉墨站在一旁,从始自终都是挂着浅浅的微笑,像是在看着一场早就知道的好戏。他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慕容胭脂,你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心?”玉墨弯腰望进胭脂的眸中,略带挑衅的问道。

    一屋子的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只有慕容胭脂听了玉墨的话后笑出声来,眸中也渐渐蕴起笑意来:“怎么?你很高兴。还是觉得自己不甘心?”

    “我怎么会不甘心。我高兴得很,现在终于有了恶报,我难道会不高兴吗?”玉墨大声笑道,问道自己。

    “这句话你应该问问自己!”胭脂并未多做解释,反而问道玉墨自己:“你开心吗?你让我深陷牢狱之灾,你可有得到快乐。你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柳越会救我,陈宣会救我?”

    “贱蹄子,你在说什么?”玉墨的脸上变得青白,鼓起眼珠子就像是一只快要溺水的鱼一样。她的手在发抖,巴不得抬手给慕容胭脂一巴掌。

    “你不甘心吧!”胭脂微微一笑,轻易说出了玉墨心中所想。玉墨一下子被人戳中了心事,仿佛被晒在阳光底下,让别人看见她真实的自己。她整个人气的直发抖。只要慕容胭脂一说到陈宣这两个字,就足以勾起玉墨的妒忌。

    她的妒忌心理已经到达了一种恐怖的地步。她甚至怀疑陈宣肯定会来连夜将慕容胭脂救回去。她宁愿自己在牢房外等上一夜。而慕容胭脂确是一次次的靠着陈宣对她的关心,伤害他,将他的真心置于地上。

    啪——

    慕容胭脂抓着胭脂的长发,朝地上使劲一按。胭脂只觉脑门上被一撞,脑袋咚的一声。整个人晕沉沉的,分不清方向。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朦胧中像是听见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如霜疾步走来,朝着顾大人冷笑一声,扶起地上的胭脂。如霜身后跟着的侍卫立马将玉墨围了起来。

    “姐姐。姐姐。”如霜唤道。但是因为玉墨使得力太过于大,胭脂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顾大人没有想到如霜郡主会来,立马赶紧招手唤人过来:“快点,快点。这慕容大人昏过去了。”

    如霜抬起头,有些纳闷的看了顾大人一眼。他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方才还是冷着一张脸,不愿多看一眼的样子。

    “还不把这个哪里来的野丫头给我抓起来。”顾大人大声说道。

    那些侍卫一下子明白过来,将玉墨围住。顾大人长袖一挥,冷冷的说道:“把他给我带下去。大夫怎么还没来?”

    “来了来了。”一个白衣老者背着医药箱赶紧跑来。如霜一见大夫,赶紧识趣的让开。那个白衣老头子仔细查看了一下胭脂头上的伤口,再摸了摸胭脂的额头道:“没事,没事。只是皮外伤而已。现在说不定是这女娃子自己不愿意醒过来而已。”

    “不愿意醒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如霜皱眉,纳闷的问道。她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解释法。

    “这就是看病人自己的事情了。我们也不知道。”那白衣老者从药箱里卖弄摸出了点药膏给胭脂的额头上涂上,就背着要想走了。

    “顾大人,你可否可以给我解释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霜抬眉冷冷的问道。

    “就如郡主所看到的一样。我刚刚出门来,就见道这种场景。我也不知道柳府派来的人是所谓何事。因为是柳家亲自报的案,他们有权知道整个案件的动向。所以,他们在这里,没有任何的不妥。望郡主见谅才是。”顾大人解释道。

    如霜垂眸,半晌抬头道:“以后不来见姐姐的,不想在看见柳家的人出现在我眼前。那些人无非就是想找着机会害我的姐姐而已。”

    顾大人拱手答了句是。他根本没有将玉墨的话放在心里。因为他知道,楚氏很快就会凑齐那些“证据”。将慕容胭脂上报朝廷。到时何曾了朝廷重犯,就不可能能进来探视了。到那时,慕容胭脂是死是活,就谁也不知道了!

    “哼。”玉墨冷哼一声,跟随着那群侍卫走去。顾大人负手站在廊下,轻瞟了如霜一眼,这个郡主根本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慕容胭脂恐怕这次是受了点伤。

    “姐姐。姐姐、”如霜一路随着侍卫。快到那牢房前,胭脂忽然反手抓住如霜的手,指尖在如霜手中写下一个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