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第241章 皇宫(三)

    夜空寂寂,繁星满天。高公公自知自己逃不了了,索性回身给柳越行了一礼道:“王爷,奴才希望你说话算数。问过奴才话之后,请一定要放了奴才。”

    “那是当然。高公公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若是不见了,只怕今日本王也脱不了干系。“柳越负手淡定的回答道。

    高公公双眸一闭,下定决心般道:“王爷,有事就请问吧。”说着,他还朝四处望上一眼,确定没有皇后身边的人才轻松的吐了口气。

    柳越笑道:“高公公还请放心。我既然叫了你,自然这周围就全是我的人。今日你我在这园中相遇之事。除了你我两人,宫中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高公公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柳越已经在位了很久了,在宫内和宫外都有了比较好得人脉。高公公还是打算相信了那句话。

    “本王知道高公公这些年在娘娘身边受了不少的苦。可是有怨恨过?”柳越开门见山的问道。高公公抬眉惊讶的看了柳越一眼,摇了摇头。

    “哦,是吗?本王听说皇后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子。还经常打骂她宫中的人呢?”柳越像是开着玩笑一般同高公公讲着话。

    高公公脸色一白。皇后的确是很爱在她宫中私自动私刑。很多人都未能幸免,包括他自己。但是皇后对他好的时候应该更多吧。昨日还赐给他一个玛瑙的吊坠。

    “当然没有。娘娘很是和善。从未对其他人发过火。”高公公回道。柳越挑了挑眉,只喃喃说了一句:“这可真是怪事啊!”

    “王爷,说的什么。奴才没懂!”高公公躬身问道。

    柳越笑了笑,说:“没事。本王刚刚只是想跟你们开玩笑呢?”说完,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高公公不耐的看了柳越一眼,道:“既然王爷没有其他事。那奴才就先行告退了。”

    柳越却是出手拦住高公公的去路。他勃然大怒,狠狠的瞪了一眼柳越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将奴才留下来说话。却又是子啊嘲笑奴才说的话。”

    “本王嘲笑你?”柳越停住笑,有些纳闷的指了指自己。高公公觉得眼前这奉裕王简直就跟疯子一样,哪还有翩翩公子的形象。高公公非常不耐烦的说道:“难道不是吗?”

    “本王嘲笑的是说谎的能力。”柳越说完,将高公公的手一把拉了过来,将那衣袖拂上去。原本应该细白的手臂上,布着深浅不一的青紫的疤痕。还有一些长年的旧痕,很是恐怖。

    高公公一惊,下意识就要躲。但柳越却是紧紧抓住高公公的衣袖问道:“这就是公公所说的娘娘很仁慈吗?”

    “不是,不是。”高公公下意识的要反驳,但是看见手腕上的那些新伤,旧伤就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反驳。皇后的确是残暴,但是那些都是作为奴才应该承受的。

    “我,我……”高公公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柳越并不着急,只是淡淡望了一眼高公公松开了他的手,道:“高公公好好想想。本王等高公公的消息。”

    说完,柳越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紧随其后的还有那些方才堵住他的暗卫。柳越果然说话算数,说过了不会对他又任何的伤害就不会伤害。可是这样留给高公公的考验更大。

    他神思恍惚的回到皇后寝殿。这时宫中陆续下钥,只剩下几只烛火。殿中黑黢黢的,什么都瞧不清楚。高公公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冰冷的地板让他的思想有着渐渐的回来。

    就在这时候,有宫女匆匆而来,见着高公公正坐在地上连忙唤道:“公公,快去。娘娘到处找你呢?”

    他立马起身,拂了拂衣袖进了里屋。皇后穿了一身蓝色的睡袍,长发还未干,湿漉漉的披在脑后。她的皮肤看上去非常的白皙,唇齿干净。皇后虽已近三十,可是看上去还很年轻。大概是因为她还没生产的缘故。

    “你给本宫切的茶呢?”皇后通过铜镜,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高公公问道。

    “对啊,对啊,茶。”高公公立马想起,但是手中却是空空如也。他赶紧扑通一声跪下身去,匍匐在地上,抱住皇后的大腿抖着声音道:“奴才,奴才抱着炉子睡着了。”

    “是吗?”皇后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回娘娘的话。奴才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定也是因为那场午睡的缘故。奴才觉得……”

    “行了,你要下去就下去。”皇后不耐烦的说道。见他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就讨厌的紧。跟那皇帝有什么区别。皇后一向很讨厌别人生病、这是高公公在她身边这么久已经摸出来的东西。

    见他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皇后厌恶的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快些下去。顺便叫两个丫头去御医那里拿点伤寒的药。”

    “喏。”高公公应了一声退下。今夜他终于不用守在皇后身边。他很久没有感觉到如此的轻松过了。宫门外丝丝凉风吹过来,高公公不禁打了个冷噤。

    碧儿进屋来,见着自家小姐仍是半躺在床上,眼睛眨也不眨一下。面容苍白,没有一点生气。这是从昨夜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情况。她什么也不吃,什么都不想理。

    “小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您这样下去可是不行啊。奴婢知道您……”碧儿抬眉,见着的仍是没有丝毫反应的胭脂,长叹了一口气,将放在一边的饭菜端走。

    碧儿突然想起一件事,回头说道:“小姐,王爷为了救您,腹背受敌。刘宛凝因此被逼疯了,刘家定不会善罢甘休。赵公子的事情,王爷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厚葬了他,甚至还将其他几位都送进了军中。”

    柳越根本没有错,这些都是为了小姐啊。碧儿如是想道。

    “小姐,您这般对王爷。碧儿都为王爷感到不值。若真是王爷手下做的,那只能代表是那些手下的人的事情。怎么会怪到王爷身上去呢?”碧儿开导道。

    胭脂仍旧没有说话,但是有两滴眼泪从她眼角流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