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236章 赵离病重(一)

    胭脂担忧的试了试赵离额头的温度,滚烫的有些吓人。她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早就觉得这男子身体十分不好,但是他却很怕在别人面前显示出来一样。

    “喂,你平时不是挺凶的吗?”胭脂试探着拍了拍赵离的肩膀,但是依旧是没有回应。他现在发着热,昏迷不醒,该如何是好?胭脂打开门看了这件屋子四周,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人。

    “糟了,这下怎么办?”胭脂急的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靠着的赵离咳嗽起来。他单薄的身子哪能禁得住这样的折腾。胭脂赶紧跑到他身边,小心问道:“喂,你到底要不要紧。我要不要去给你请大夫回来?”

    赵离整个人觉得仿佛是躺在柔软的棉絮上一样,没了重量,眼前也是一片灰暗。突然一声声的呼唤将眼前的浓雾拨开了些,他终于有了想要抓住的力量。

    “喂,你怎么样了?”胭脂见他有轻微睁眼的状况,连忙问道。

    胭脂身上还是那件素白的衣裙。头上没有累赘的朱钗,脸蛋看上去十分肃静。她的额头饱满,脸上有些轻微的灰尘,但是看上去气色还是很好。估计是这两天在这里,却也是从没有受过苦的原因。

    看见她用十分担忧的眼神望着他。赵离想要摇头表示自己还是很好。但是他发现自己不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他的喉咙仿佛有一团甜腥的东西挡住。他身体上很痛,尤其是头部,几乎有种头痛欲裂的趋势。

    他还不想死,还不想死!于是他点了点头。胭脂连忙趴在他的胸口上,听他几乎如同耳语一般的话。

    “你好好待在这里,不要走。”赵离已经筋疲力尽,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又要晕过去。胭脂又急又怕,连忙握住赵离的手,道:“我不走开,不走开。你跟我讲话好不好。你的兄弟们都出去了。”

    “这样吧,我问你,你就点头,或是摇头好了!”胭脂连忙又说道。赵离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问你是不是很久就得了这个病了。”胭脂早就发现了,他身上的病痛绝非是普通的伤寒引起的,而是毒药。因为他的唇色一直很深,与大家的不一样。通常这样的人买都是因为他们的体内有毒。

    他愣了一愣,还是点了点头。

    果然如此,若是想要将他的病治好,可能不是这么简单。

    “那你猜我喜欢喝的是什么汤?是排骨吗?”

    他摇了摇头。胭脂心中一动,又问道:那是鱼汤吗?”他这次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胭脂十分惊讶,为何他会将自己的吃食习惯记得这么清楚。“那你们可以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这次愣是反应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胭脂惊喜的拍掌道:“没想到你这种冷冰冰的人还有喜欢的人。我还以为你喜欢的都是冷冰冰的尸骨呢?”

    他摇了摇头,扯开嘴角,有笑意。但是似乎那笑容花费了他许多的力气,他猛地睁开眼,眼眸突出,再就是一下子又紧紧的闭上了。胭脂忽然明白了下现在这个情况有点不同。

    “喂,你怎么回事。我再问你问题呢?”无论怎样唤,仍是咩有一句回音。

    胭脂脑中浮现出一个不好的想法。如果这时候还不去给他找个大夫,他可能真的就会死。

    “这里是哪里?”胭脂独自下了楼,望着略显熟悉的街道,忽然明白了这竟就是京都。原来兜兜转转,自己竟还在京都的大街上晃悠。

    既然是熟悉的街道,要去寻个大夫,就比较容易一些。胭脂熟门熟路的找到京都最大的药房百草间。这时候已是深夜,街道上只残留了几只随风摇摆的灯笼。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子啊一股可怕的分为当中。

    “大夫,大夫。”胭脂已经等不及,边拍门边大叫道。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药童来打开门,见是一位年轻的女子,脸上布满尘土。说不定是哪里出了什么事故,赶紧找上门来的。

    “小姐,我家师傅已经上山去采药了。这三日都不在家。不如让我去看看也可以。”胭脂哪管得了这么多,赶紧点了点头。她现在需要的是救那人性命的人。不管怎么样,这百草间也算是京都很好的药房了,其药童应该也是很厉害的。

    “那就有劳小师傅了。”胭脂十分着急,赶紧带领着小师傅朝赌馆的方向而去。

    身后不知何时立着一碧衣少女模样的人。她身上那件宽袍窄袖的衣裙翻飞起舞。身边还有一丫鬟低声与她说道:“刘府已经被王爷找去了。奴婢估计就是刘小姐的计划失败,才会赶紧来告诉玉墨姑姑。”

    玉墨会心一笑,道:“你做的很不错。”这个时候,柳越全部人都聚集在刘府,以为那刘府关押着的人就是慕容胭脂。实则慕容胭脂还好好的在这里。

    现在是解决她的最好的时机。没有谁还会庇佑着她。

    “小姐,不知是在哪里,还要走上多久。”那小药童脚步很快,已经走到了胭脂的前面。

    “就在前面。小师傅,快了。”胭脂也是分外着急。

    “那小姐可不可以给我描述一下他的病况呢?”那小药童继续问道。

    玉墨脸上的笑容一僵,眸中几乎要喷火了。这几日,陈宣都不在府上。甚是楚氏都不能将他请动。说不定他早就得知而来消息,就来营救了。

    “哈哈,我还在期望着什么呢?”玉墨脸上的笑意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沉静的脸。她其实心中在担心是不是陈宣受了伤,但是嘴里只要一起说出来。玉墨就会感觉她对他的恨又加重了几分。

    玉墨同身边的一侍女跟随着胭脂到了那赌馆外面。珠纱轻摇,寂静的很。赵离已经痛的摔倒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那小药童放下背上的药箱子,扒开他的眼皮看了几眼,再搭上他的脉。那小药童的脸上的表情就可以很容易得出病情的轻重。在他搭上赵离脉搏的时候,脸已经完全沉了下去。

    “怎么样?很严重吗?”胭脂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小药童噤声,并没有说话。赵离的病在小药童这里看上去并不算什么重病,而是已经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

    那小药童迅速从药箱里卖弄拿出一片参片给他含上。啊只是起到一个暂时缓解的作用。胭脂看那小药童默不作声,也明白。

    “他脉搏中有着两股气来回的冲撞着。一股气十分霸道,一直在赵离身上寻找栖息之所。栖息之所没有找到,反而让身体中很多东西都破坏完了。他现在身上的器官好的已经没剩下几个了。”那小药童认真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