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第228章 如霜失望

    如霜凝视着那小丫鬟的双目,在心里对这个小姑娘盘上了无数个轮回。这小丫鬟是姑姑送予她的。自然,她说的话的真实性就有待考证。

    “你说刘宛凝昨晚来过府上?”如霜审视着那小丫鬟的眼睛,眸中含着疑问。

    “奴婢也是好奇。奴婢们中间其实已经明了郡主与她已经闹了矛盾。昨日晚上却又是独自来访。奴婢以为她是来讲和,便自作主张让刘小姐进来。奴婢怀疑,奴婢怀疑……”说出结论之时,小丫鬟却有些结巴了。因为若是说出了肯定的结论,就意味着自己给以官家小姐扣上了犯罪的帽子。

    假如她若是清白的。这其中罪孽就大了去了。

    小丫鬟虽没说明最后。如霜心中却仍是有了个大概。她眸子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小丫鬟,企图想要从她眼中看出不真实的情绪。但是让如霜失望的是,那小丫鬟眸中表现的十分真实。让如霜不得不放下心中最后一点防备。

    刘宛凝竟然是在胭脂被劫的那天晚上来过将军府上,而且时间相差很短。将军府上从来戒备森严,鲜少会有陌生人能进的来。她能够进来全都是因为这小丫鬟一时的天真,竟然会以为她们两个会和好。

    “你先下去吧。不要对外说起这事。我会处理的!”如霜淡淡的回复道。那小丫鬟战战兢兢的起了身子,小心翼翼问道:“郡主,不关奴婢什么事吧?”

    “不关你的事。我会处理的。”如霜不耐的挥了挥手。自己独坐在房中,面对着偌大的屋子。想起胭脂对她的种种温柔,再想起刘宛凝的狠心和心计,甚至大婚前几日还企图利用叶凝欢来破坏她的大婚。刘宛凝的做的种种事情,分明就是不想与她做朋友。

    “既然刘宛凝你不念着这份情谊,那我又何必念着呢?”如霜一拍桌子,咬着牙齿说道。她沉下脸,几步出了门。早有守着门的嬷嬷上前问道:“郡主有何吩咐?”

    “备马车,去御史府上。”

    刘御史正在书房中备案,刘母伺候在一旁。忽然听见了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在书房门口停下。小厮提声说道:“大人,如霜郡主来访。”刘御史放下手中的狼毫,面上一愣。如霜已有许久不来府上了。且昨日才是她与那关将军的大婚,怎么今日就跑到刘府了?

    刘御史一边起身,一边吩咐身旁的小厮道:“叫小姐前去会客厅,就说郡主来了。让她快些下来!”

    如霜今日一身骑马装,看着分外简单。她的脸上苍白的可怕,眉宇间有着愁意。脸上隐隐露出几分疲倦。刘母连忙迎上去握住她冰冷的手问道:“孩子,你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昨夜没睡好吗?”

    刘母虽然这样问着,心中却是问道:“怎么,才刚刚成婚,关系就开始不好起来了吗?不是张家正统血脉吗?其实过的生活也不过是这样嘛。”

    如霜没有说话,却是不动声色的松开了刘母的手。她抬头向上望去,刘御史坐在主座上,脸上是虚假的笑意。如霜其实都懂,知道刘御史与刘母对她的真是态度。不过是仗着如霜的身份,不敢造次而已。刘御史不过是一个四品官员,而她已经是皇后懿旨钦赐的郡主。身份悬殊之大!

    “夫人,快别说了。那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我们不便插手。不过啊……”刘御史这样说起来,眼里却是浮着笑意,仿佛他很乐意见着如霜与关将军不和。

    “不过啊,你若是跟将军有什么问题。不方便回宫中,刘府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真是好笑啊,如霜冷冷一笑。她从头到尾有说过她跟关将军关系不好吗?这样眼巴巴的说着,难道心中很是期望他们关系出现裂痕吗?

    以前的她以为刘家对她很是温和,真正是除了宫中最喜欢的一处地方。刘宛凝与她和睦共处,与她玩在一起。可是自从那赐婚的圣旨一来,刘宛凝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她变得猜疑,变得独占欲很强。

    如霜也渐渐认识到刘家一大家子人都是这般的人物。刘宛凝是什么样的人,那这个家中大概也是那样吧。刘母的脸色一僵,随即冷下神情。她意识到如霜这次来是有什么大事,否则不会如此。而且极有可能还是来兴师问罪的。

    刘宛凝姗姗来迟,一进屋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父亲脸色不对。刘母更是脸色难看。在看向一边坐着的如霜,顿时怒从心中涌上来:“哟,郡主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如霜身边的嬷嬷冷哼一声道:“刘小姐,你身为官家小姐。难道忘了见着郡主是要先行礼的吗?”这嬷嬷之前一直跟在如霜身边,早就认识刘宛凝。而之前见着她的时候,刘宛凝从来都不会行礼的,这次居然?

    “郡主来我刘府,就是想来显示你的高傲吗?若是这样,还请离开吧。我不屑与你这种玩这种伎俩!”刘御史猛的一拍桌子,大喝道:“给我跪下,你嘴里说的是什么?”刘御史显然还是对张家有着几分畏惧之心和向往之情。

    所以在见着这不省心的女儿竟然口出狂言。他立马阻止道。刘宛凝被吓得退后了几步,偏过头冷哼一声,却是不理会刘御史的愤怒。如霜才是懒得见这种把戏,她微微一笑,抬眉毫不躲闪的迎着刘御史的目光说道:“刘小姐,说的没错。我也不屑于在这浪费时间。我来这里无非就是想要一个答案!”

    说着,她将视线放在刘宛凝的身上,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把胭脂姐姐送到哪里去了?”

    刘宛凝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张了张嘴,笑着问道:“郡主,你可是问错人了?我可从没有去过你将军府,怎么会知道慕容胭脂去了哪里?”

    刘母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只有她清楚。刘宛凝在昨晚自己一人出过府门,囚很快就回来了。但是她不可以说出来。连刘御史都不能说!

    如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刘宛凝,道:“我真是太小看你了。原来你的心这么狡诈,狠毒!”她这番话说的很有劲,真的像是用了最大的力气说出来的。刘御史心中一惊,不由自主的向一旁自己的女儿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