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生死之关(三)

    “你的确是没办法回去了。我答应了刘家小姐。你再回去,无疑也是给她制造了杀了你的机会!还不如干脆就不要回去了。”赵离淡淡的说道。

    胭脂手上的动作一停,半晌,她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眸中的光彩滟滟。她并不当一回事,笑着问道:“她给了你什么好处?难道是金银,我给你双倍怎么样?”

    围在一起的那些人捂着肚子笑成一团,道:“小姐,以为我们做这一行,是很穷困的人吗?我们不缺银子,要的是其他?”

    赵离埋头,并不说话。胭脂纳闷的看了他一眼,很显然他是这群人当中最说得上话的。赵离感受到胭脂的视线,他抬头,望着远处道:“是我们的额一个兄弟,为了我们被刘御史抓住了。现在关在刘府的密牢之中。刘家小姐答应了我们。只要取了你的性命,自然就会放了他!”

    原来还是一重情重义的人。胭脂已经了解了整个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刘宛凝始终对她很是不放心,一心想要要她的命。当然也是如此,柳越对她的一片真心,让刘宛凝再也等不了了。

    “只是,你们真的相信她吗?”胭脂并不发怒,错的是刘宛凝。他们这一群人不过是被利用了而已。

    “你什么意思?”赵离忽然急道。

    “我说的还不够明显。民间不是有一句话吗?了解一个人其实更应该去她敌人那里去寻找。”胭脂微微一笑,低头去捡旁边的额小树枝去挑火堆中的火星子。

    “你说他骗我们!”一声大喝,其中一个男人将东西往地上一扔,已经是愤怒极了。“我就知道那女人不靠谱,但谁教兄弟在她手上。”

    说完,他颓丧的坐回原地。赵离静默了片刻,脸上已然换了张脸,看上去如同寒霜一般。他忽然笑道:“我们凭何要听你的一己之言呢?要从敌人口中去知道对方。若是你心里有埋怨呢?”

    一众的人都被赵离善变的表情惊住了。很快便有人附和道:“是啊,我们凭什么就要相信你的话呢?”

    “当然了。这些都要靠你们自己去分辨。”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相不相信那是别人的事情。说多了,自然回惹起别人的怀疑。

    赵离就着衣裳擦了擦手,站起了身子。他冷声吩咐道:“走吧,小姐就先在这里呆着吧。”

    直到他们一群人离那间小屋子很远之后,才有人敢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大,怎么觉得呢?小弟觉得那女人说的没错,若是那姓刘的小姐骗了我们怎么办?那个在老中毒额兄弟可就没办法救出来了。”

    赵离紧锁眉头,点了点头。他必须要想出个办法试探试探刘宛凝的真实态度才是。

    奉裕王府内

    柳越大声怒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关将军府上竟然会让人劫了去!”台阶下跪着的一众暗卫皆是垂眸不敢多说一句。那日关将军与如霜郡主的大婚,关将军知道他们在府上,便自作请他们喝酒。

    将军府内全是关将军身边的亲信,皆是从军队中出来的,各个都是好手。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被人钻了空子。

    “说,你们去了哪里?”柳越负手,抬脚就给了站在他跟前的人一脚。六儿赶紧上前抱住柳越的脚,吓得不得了:“王爷,息怒。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知道姑娘在哪处?”

    从门外迅速跑进来一人,匍匐在地上:“王爷,要惩罚就惩罚我吧。跟他们没有关系。是我太大意,竟是没有想到歹人这么会钻空子。”

    关将军沉声说道。如霜只有站在旁边使劲抹眼泪。姐姐竟是在她府上丢的,让她不得不愧疚难当。再看到王爷如此心急的样子,更加担心。只愿姐姐不要出事才好。

    “你起来!”柳越知道胭脂最是疼爱如霜这孩子,挥一挥衣袖,示意他们起来:“不关你们的事!我早就告诉过他们让他们一定要小心。时刻注意才是。竟然这么胆大的跑去喝酒!”柳越越说眸中的怒意越来越明显。

    只见他将书桌上的那些公文和笔墨纸砚全部拂在地上。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那些暗卫跪着不住的磕头,嘴里一边求饶道:“还请网页饶过奴才们。是奴才大意了。”

    “马上给我去找!”柳越怒道。那些暗卫赶紧起身,行了一礼出门去了。关将军一并起身,大声道:“罪臣自然也应一同随行。”也不等柳越答应,已经紧随那些暗卫一同离开。

    如霜显然已经是一泪人儿。想起昨夜很晚的时候被敲醒了来,竟然得知姐姐被劫的消息。心惊胆战的安顿好了那两个小丫鬟。关将军也是连夜派了人去寻找,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加上昨晚上的一场大雨,将所有痕迹都冲刷了干净。那处案发地一点线索都寻不出来。如霜只觉自己手心发冷,身子不断的发着抖。柳越心急的负手在厅中来回的走。六儿看上去也是着急的很。

    “六儿,给郡主拿件披风来。”柳越发现如霜的身子在发抖,赶紧吩咐六儿道。待那件羊毛的大衣披在身上,她终于觉得自己的身上回暖了。

    她呼出一口气,紧张的看着柳越。扑通——一声跪下身去,连连磕头道:“是如霜对不起姐姐。如霜对不起姐姐。”柳越皱了皱眉,紧紧咬着下唇。说对她与关将军完全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人就是在他将军府上丢的。

    不过,柳越还是将她扶了起来。如霜抬眉看见柳越眼中的血丝,想必是一夜没睡。她越发觉得心中愧疚。王爷与姐姐两人刚刚和好没有多长的额时间。姐姐若是有个万一,只怕王爷也会抱憾终身。

    就在这时,柳越脑海中突然跃然一个人的模样。他紧紧的盯着如霜的眸子问道:“昨天来过哪些宾客?”

    如霜愣了半晌,回道:“王爷昨日看见了的,就是那些人啊!”

    “刘宛凝竟然没有来,那是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柳越松开如霜的肩膀,颓然的坐在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