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玉墨心思败露

    胭脂与碧儿回到房中,已近傍晚。洞庭轩中静悄悄的,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气氛当中。洗净了脸,胭脂正坐在铜镜前等着轻罗为她拆发髻上的饰物,却是猛然听到一声奇异的哼叫声,带着哭腔,而且似乎还不是很远。

    碧儿很快将房门关上,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小声说道:“这一到晚上,是非就出来了。小姐你莫要去管。”

    胭脂想也没想,径直走到碧儿身前,将门拉开。碧空皓月,院中花草树木都看的一清二楚。她仔细的听着那声哭腔是从何而来?终于,在那棵元宝槭后看见了一人影,正蹲在树后,嘤嘤哭泣着。

    这洞庭轩离柳府主院很远,周围都是些厨房中的小姑娘,难道是受了什么委屈。胭脂正欲亲自上前去察看,忽然被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赵德一拉,便朝他身后去了。碧儿松了口气道:“小姐,让你不要去!”

    胭脂并未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赵德上前去查探。待他走到那元宝槭身后,却是皱了皱眉头道:“玉墨姑娘为何在此?”

    玉墨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张德一眼。她早就知道慕容胭脂身边多出了一个武功高强之人,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到,只见他黝黑的皮肤上,一双有神的眼睛,和高大的身躯,手上握着一把长剑,瞧那剑鞘就是经常被我握在手中的,想必是个武功高强之人。

    张德没有料到尽是平日里不可一世的玉墨,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却是一种防范。

    “我,我……”玉墨张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转过头去看胭脂,眸中的泪水却是止不住的一滴一滴往下落。胭脂觉得此事有蹊跷,连忙上前去看,见着的竟是玉墨身上的衣裳破烂,明显还有撕扯过的痕迹。她的身上也是到处都是淤青。原本整齐的发髻此刻也是乱糟糟的散在肩的一侧。

    她这是怎么了?胭脂心中一慌,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

    见着胭脂一来,玉墨整个人扑上去抱住胭脂的腿,哭诉道:“二奶奶救救奴婢,请二奶奶一定要救救奴婢。”

    她洁白的皓腕露出一截来,都是些用绳索绑过的痕迹,根根都是赤红色,看上去分外惊心。谁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胭脂不由自主的蹲下身子,仔细查看那些勒痕。张德叹了一口气,望向别处去了。

    “是夫人,是夫人。她得知是我告的密,便是想要将我抓住,想要将我送去……奴婢不要去那种地方啊,奴婢死都不要去!”她的手紧紧抱住胭脂的腿,很是用力,眸中闪现出期待的光芒。

    碧儿在一旁,再也受不了眼前的场景,忙一步挡在胭脂面前道:“玉墨姐姐你还是收敛一些才好。你是夫人身边的人,再怎么也落不了这种境遇吧。”

    “是真的,是真的。”玉墨抬头,泪眼朦胧的望着胭脂继续说道:“她就是知道了我当日将秘密告诉你们,才会这样对我!”

    胭脂并未作出多的言语,她微微抬起头,朝玉墨望了一眼问道:“怎么,你还想骗我到几时?”

    玉墨脸一沉,故作吃惊的问道:“奴婢不懂二奶奶的意思。”

    “你不懂,你会不懂?”胭脂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些勒痕,只有在手腕处有,上面这么细滑的皮肤,你以为我会认为这些是什么?”

    胭脂脸上露出冰冷的神情,淡淡的移开了目光。她将玉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放下,淡定的起了身子。玉墨吃了一惊,没有想到就这点小小的瑕疵竟是让她这么轻易的发现了。她不甘心!今日慕容胭脂竟是去了将军府,定是去会那个叫做如霜的郡主了。

    刘宛凝告诉她,遇袭一事是她拜托的皇后,而皇后与如霜郡主关系甚为亲密,说不定已经清楚了所有事情的真相。那自己费心做的一切都化为而来乌有。

    “二奶奶,不是的。我也是想要留在你身边,为您做事啊!看在奴婢苦心的份上!”玉墨急道,伸长手想要去勾住胭脂的裙角。胭脂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上一步:“我给过你机会承认错误,你不要。现在也不要怪我了。”

    张德听完,长剑出鞘,冰冷的剑锋已经逼近玉墨的喉咙。一次一次的戏弄她,一次一次的骗她,玉墨这个人留着也只是祸害。

    玉墨瞪大了眼睛,心跳的仿佛要从嗓子眼冒出来。她其实对慕容胭脂还是有些害怕的,只是因为一只觉得她心善,不会做出什么心狠手辣的事。今日之事,是玉墨从未料到过的。

    “二奶奶求你开恩。玉墨是无意的,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这般。二奶奶您大人有大亮,不要同奴婢计较,求您放奴婢一条生路吧。”玉墨真正意识到自己在慕容胭脂的这里再也骗不下去了,便赶紧开口求饶。

    “二奶奶,求您一定要相信我想跟着您的决心。求您一定要相信奴婢。”玉墨吓得浑身发抖,匍匐在地上。脖子上冰冷的剑锋还在一直顶着玉墨的喉咙。只要慕容胭脂开口下令,玉墨就会死于这个人的刀下。

    “小姐千万不要相信这种人的话!十句话还没半句话是真的呢!不知道是有什么目的才会接近我们?”碧儿嘟囔道,反正对玉墨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玉墨知道在胭脂心里头自己的形象是无论如何也变不回来了。她恼怒的抬头,问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真正想要反夫人的原因呢?还有关于陈宣的故事,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不知道他好辛苦,好累才走到的今天!你也不知道他为了你放弃了什么!”

    胭脂脸上本来面无表情,但听到了陈宣二字的时候,心中还是涌起了想要知晓他的全部的心思。他为她做了很多,这点慕容胭脂十分清楚。或许在这其中,还有她不清楚的。胭脂心有几分慌乱,揪着手中的裙带松开又绑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