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第204章 寻求玉墨(一)

    “回来了?”皇后喝了口茶,眼睛扫了一眼下面跪着的几名侍卫问道:“事办成了?”

    那几个侍卫现在都还是在恐惧之中,慕容胭脂身边有个极其厉害的人,甚至将林嬷嬷都束缚住了。

    “臣等办事不利,还请皇后责罚。”侍卫们垂首,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皇后径直过去,将一杯热茶泼到前面的一侍卫脸上,滚烫的茶水一下子将脸烫的通红。那些侍卫更加将头垂的更低。

    “不过是一小女子,居然还没有成功。我养你们又有很用?”皇后厉声喝道。

    “林嬷嬷呢?我怎么没有见着林嬷嬷?”皇后扫视了一圈大厅,竟然没有见着自己的得力助手。那些侍卫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想起林嬷嬷被困于剑影中的场面就觉十分可怕。林嬷嬷是皇后身边的红人,若是得知林嬷嬷没有回来,他们几个回来了。皇后会更加气愤。

    不说,不代表皇后不能猜到。她立马意识到林嬷嬷竟然被慕容胭脂困住了,猛地一脚将前面的一侍卫踹翻在地:“你们怎么回来了?那林嬷嬷为何还没有回来?”

    “嬷嬷她被困于慕容胭脂一侍卫的剑影之中,不能脱身。臣等久先行回来禀告娘娘。”虽是这样说,可实际上是贪生怕死,见林嬷嬷被困于剑影之中时,早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哪还顾得上去顾一中年妇人的死活。

    “你们的意思是,丢下了林嬷嬷,先回来给我禀报。”皇后再重复了一次。侍卫们匍匐在地,一句话也没有说,等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皇后指着他们,心里发寒,喉头发僵,冷声道:“果然是这样,一群废物。到庭外自行了断吧。”皇后猛的拔出挂在一旁的御剑,扔在地上。

    她不能容忍这种贪生怕死之徒再留在自己身边,迟早都会坏事。这些侍卫有的子啊皇后身边已经十年,少说的也有五年。没有料到皇后竟然会因为一妇人,要将他们几个兄弟置之于死地。

    皇后说话,向来说一不二。所以,皇后说出那句话之后,前面跪着的一侍卫默默捡起了地上的御剑,缓缓起身带领这自己的兄弟们去前院。即便是自刎,也要在外面。皇后怕他们的血玷污了自己的轩华门。

    “慢着,给我站住。”皇后突然阻止道:“那杀林嬷嬷的是长什么样的人?”

    “奴才只记得,他脖子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

    果然是奉裕王爷身边的人!凝儿说的没错,可得要好好整整慕容胭脂才行。那个女人仿佛可以占尽所有先机,得到男人的疼爱。她不允许这样!想必留下这几个人的性命,也是想给自己一个警告。慕容胭脂不可以随便动!

    “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好机会。把林嬷嬷给本宫救回来,不然,你们家中的妻儿……”皇后的这一句话,仿佛是将这些侍卫扔进了冰窖之中。常说伴君如伴虎,皇后如今狠辣独断的手段,还与在君王身边有什么差别!

    “是,奴才尽当全力以赴。”那些黑衣人依次退下。刘宛凝从帘后走出来,明媚一笑唤道:“果然姑姑就是不一样。”皇后冷眼瞧了她一眼道:“以后不许叫我姑姑,若是被其他人发现了。”

    刘宛凝笑了笑,心里很清楚自己家在整个张家占的是如何的地位。她从不敢奢求别的东西。如霜从皇后那里得到的东西,她也从未想要得到过。不过,自从她也被拉入这一场阴谋中,刘宛凝渐渐的明白,自己有权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对,皇后所言极是。宛凝在此谢过娘娘垂怜,应了宛凝这个心愿。”她躬身行了个礼,眸中却含着讥诮的笑意。这女人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嫌弃她的出身,除却皇后那个尊贵的职位,其他一切都像是一堆烂泥一样让人恶心。

    “好了,你退下去吧。你知道的,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晓。”皇后再次强调道。刘宛凝点了点头,道:“那是。”

    刘宛凝出了宫殿大门,心中笑道:“虽然自己不方便动手,可也借了位十分了不得的人的手。即便是柳越知道了,也不敢怎么样吧!”

    如霜提裙顺着台阶而上,身后跟着数十位丫鬟和小厮。她妆容精细,面色红润,身上一件桃红的花缎褙子,头上的朱钗琳琅满目,看上去分外明艳动人。刘宛凝明白过来:“她这是快要大婚了的时候了。”

    “宛凝。”如霜下意识的额皱了皱眉头,这是那次铭岳轩之后第一次再见着她,却已经有了十分陌生的感觉。

    “看见郡主怎么不行礼?”如霜身边的一大丫鬟出言训斥道。

    “素素,你怎么这样?“如霜不悦道。那做素素待在如霜身边这么多年来,早就看穿了刘宛凝的那点小心思。早就提醒过自家小姐,却总是被驳斥回去。现在小姐总算是明白了!

    刘宛凝经这一提醒,才想起如霜经皇后做主,已经成为了郡主。而自己现在还是无品级的一民女。她唇角含着一丝冷笑,随意的行了个礼,道:“民女拜见郡主。”便头也不回,潇洒的离去。

    “诶,宛凝。”如霜本想叫住已经离去的刘宛凝,身边的素素赶紧拉了拉如霜的衣袖劝道:“郡主,你干嘛还要理那个女人。瞧瞧她现在不可一世的样子。您忘记她给您说过的话了吗?那种趋炎附势的人,郡主最好不要去理了。”

    素素的声音挺大,仿佛是故意说给刘宛凝听得。

    “是啊,说的没错。我就是趋炎附势的小人。”刘宛凝笑笑,哪知她心中也有苦涩。论自己也算是张家人,可姓却不是张。现如今又将她拉入了一场她并不想参与的阴谋之中。如霜有的,她凭什么不能拥有,她要一样样的夺回来。

    不仅是自己的地位,还要包括柳越。她都要一样样的夺回来!

    “小姐,怎么这时候才出来。再不回去,老爷估计又该着急了。”夏荷忧心忡忡的说道。刘宛凝并不在意自己的爹爹会如何说。她现在要去的是另外一个地方。

    “让你传的信传到了吗?”刘宛凝问道。夏荷点了点头道:“姑娘说了,会在南城溪河畔等着我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