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遇刺

    碧儿进屋欲要帮胭脂打扮梳洗。胭脂却是将碧儿推开,低声说道:“快步把张德叫来,告诉他即刻陪我走上这一趟。”

    碧儿百思不得其解,心想着一路有将军府的人护送着,会出什么问题。不过还是依言出门去找张德一起。胭脂很快梳洗完成,不过换上的却是一件轻装。那丫头见胭脂出门来,便领着胭脂一路出了府门,坐上了将军府“特别”派来的马车上。

    碧儿打开帘子四处望上一眼好奇道:“方才小姐才让我叫了张德一起。他也答应了,这会儿怎么又不见了?”胭脂点了点头,答道:“不妨事。”

    既然自己叫都叫过了,是那姓张的玩忽职守,可不关她什么事。可是碧儿总觉得今日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心一直扑通扑通的乱跳着。尤为明明唤了张德一同,却又是到处不见他的身影。

    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让她觉得异常诡异。但她却是发觉不出来有何哪里不妥。见胭脂依旧淡然的坐在车内,便也渐渐放下心来。小姐还同她在一起,便没有什么好可怕的。

    马车平平稳稳朝着东边一路前行,驾车的车夫仿佛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碧儿在车上简直都要昏昏欲睡,胭脂则是微微眯着眼,一直望着门帘的方向。忽然,车轮陷入了一个石坑中,车子向右边一偏。

    碧儿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抽搐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去抓胭脂的额衣袖。突然感到眼前一道闪烁的银光,一把短的匕首出现在碧儿眼前。碧儿的眼睛一下子睁的老大,瞌睡醒了大半。胭脂已是将碧儿往身后的车厢一推,成功躲过了匕首的尖刺。

    帘子还未来得及捞起来,从马车的顶部一下子被人劈成了两半。眼前一下子光亮了起来,方才被自己领进来的小丫鬟面目已经全非,取而代之的是以中年妇女的模样。碧儿已经,哆哆嗦嗦道:“易容术,竟然是易容术。”

    胭脂早已看穿这一切,明明那丫鬟模样长的甚是乖巧,看上去不过十四岁模样。为何声音却是这么沧桑。这其中定是有问题。且如霜马上大婚,婚期临近,与夫君相见时不吉利的。在哪儿见面都不会引起胭脂怀疑,唯独在将军府!

    张德不过片刻的功夫已经来到胭脂跟前,电光火石的刹那。张德已经拔出了腰间的软件。平日里他的软件都是别在腰间的,看上去并无异域其他腰带。现在一抽出来,寒光凛然。不待胭脂说话,已经提剑直奔了过去。

    那女子显然没有料到这一路张德竟会一直尾随在身后。不过依照这么多人,定也是有胜算的把握。她捏着下唇,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从旁边林中树上飞下几个黑衣蒙面的人,围在张德身边。张德面不改色,动作奇快,用手中的软件一转,已避开那妇人手中的暗器。碧儿惊呼一声,张德随即站在他们的身后,一只手紧紧的护住背后的人,一只手空出来跟这些黑衣人搏斗。

    张德手中的剑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那妇人见张德武功有些厉害,心中一急大声吼道:“今天定要把慕容胭脂给我抓回去。”

    那些黑衣人听了此话,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费力想要从张德身后将慕容胭脂抓住。张德哪是这么容易惹的人,他朝一侧一闪,逮着那黑衣人的胳膊往身后一扯,那些黑衣人纷纷因此而滚到地上去。

    妇人见此,轻点着马车的前脚跃至张德眼前:“我见你功夫不错。不如跟着我的主子。为何要替那人卖命?”

    “哈哈,你们这种人怎么会懂。”张德手中的剑脱手而出,化作无数道幻影飞在那妇人的身边。张德将慕容胭脂与碧儿一提,飞跃到那剑影外围。那些黑衣人见那妇人被包围在其中,已经知道张德的厉害,纷纷起身就要逃走。

    胭脂冷声吩咐道:“给我拦下一个。”她还没有弄清楚是谁做出此事,胭脂怎么会善罢甘休。张德箭步如飞,飞快从地上揪起一个黑衣男子,将其带到胭脂跟前:“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黑衣人吓得身子抖得就跟筛糠一样,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胭脂,道:“奴才也不知。”

    碧儿冷哼一声:“你不知,不知怎么会知道我家小姐长的什么模样。”碧儿待子啊胭脂蛇年,观察力一日比一日好。仿瓷啊那妇人一吼,就是这个和一人想要抓住胭脂,幸好被张的抓住的男子。

    那黑衣男子脸色一白,匍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说道:“奴才的确不知道。不过我们只知道是姓张的一名女子。”

    “姓张?”张德皱紧了眉头,倒不是因为与他同姓,而是因为在我朝一只手也数的清的张家,平日里都是老老实实的,怎么会?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一人,虽知道有些不可能,可依旧不能逃脱被张德怀疑。

    胭脂眉头紧锁,不过很快又恢复起来。张德依旧是心中有心事,也不方便多说。他躬身向胭脂行了一礼道:“奴才会将这名妇人带到王爷那里去,由王爷亲自审理。”

    不难看出这件事情的难解,肯定是超出了胭脂她所能解决的能力范围之外。胭脂这样想到,便就点了点头。碧儿抚了抚现在还在狂跳着的心脏,道:“真的是吓死我了。张德你为何之后才跑出来。”

    张德闻言一惊,他只是考虑到要让敌人彻底放松戒备,才有机会取胜。并不曾考虑到两位女儿家的心理感受。遭受这种事事情,不像是男子一般,定是有所后怕。

    “是奴才考虑不周。”张德垂眸,虚心道。

    胭脂摇了摇头,道:“你做的其实很好。你考虑的也很周到。的确是难为了碧儿同我一起受了惊吓,可是对于我来说,我觉得真相比我自己还要重要一些。”

    张德惊讶的抬头,望着一脸淡然的慕容胭脂,对这个女人深深的佩服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