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202章 心思重重

    刘御史寒着脸瞅了一眼跪在自己跟前哭泣的刘宛凝,冷声道:“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怎么,又跑出来了。”

    刘母赶紧在一旁劝和道:“宛凝知道错了,她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今日还干这种蠢事。那嫁衣彩棉你爹我可是花了重金从西域买回来的。竟然还想借着嫁衣,又给慕容胭脂一个难堪?”

    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刘御史还是明显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刘宛凝紧紧咬着下唇,不敢在自己爹爹面前再露出一丝异样。她没做便是没做,做了也会大大方方承认。刘母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也只得默不作声。刘御史现在正是气头上,恐怕刘宛凝现在说什么,他都不会听。

    出门来,刘母拉了自己女儿坐在亭中,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你父亲也是着急。怕你受点委屈。你想啊,那慕容胭脂几次三番落在我们手里,都被她轻易逃脱了,背后肯定是有什么靠山。”刘母叹了口气,望了一眼刘宛凝暗自垂泪的模样。

    刘宛凝怎么会不清楚慕容胭脂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就是即将是自己丈夫的奉裕王爷。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即便是刘母,即便是自己的父亲。她要靠自己的能力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那次刘宛凝从牢中被李公公救出去去,我就产生过怀疑。皇上难道是对慕容胭脂那丫头有情?可是她与皇后走的比较近啊?”刘母道。

    刘宛凝听了半天,并没有明白刘母到底是说的什么?慕容胭脂跟皇上并没有多大的联系。那次皇后生辰,不过也是因为绣技的确出众。且皇后与皇上素来感情很好。慕容胭脂跟谁亲近一些,不都是一样的吗?

    “娘,你在说什么呢?”刘宛凝惊讶的问道。

    刘母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摇头摆手道:“我胡说的。还不是担心你?”刘母眼神略显慌乱,脸也有些微微的发红。

    刘宛凝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多往心里想。刘母续又说道:“慕容胭脂那个丫头,我知道是你心中解不开的疙瘩。可你要清楚,你父亲现在不过也只是一四品御史,而那丫头也是四品绣官。论朝中品级来看,你父亲不过就是可以论议朝政之人,与那丫头享受的同等的俸禄。所以,你现在可是要给我沉住气,只要你顺利进入奉裕王府。其他事情都是迎刃而解了。到时你手中有了权力,又是皇上亲自赐婚,就不怕收拾不了她了。”

    刘母这番话不无道理。论品级,慕容胭脂与父亲一样。可是只要她嫁进奉裕王府,不止她身份不一样,连带着整个刘家也会受到不少的恩惠。

    “沉的住气,方能成就大事。”刘母耐心的安慰道。

    刘宛凝中重重的点了点头。刘母的这番话彻底点醒了刘宛凝。慕容胭脂固然可恨,但跟嫁进奉裕王府比起来就显得微小了很多。

    不过,刘宛凝绝不会坐以待毙,等着慕容胭脂上门来欺负自己。既然她不能动手,可以借用别人的手来除掉她。

    张德一如既往的回来向柳越禀报今日胭脂的动向,当听见她今日亲自送了嫁衣前去刘府的时候,他从公文中抬起头来,足足半天没有说出一个字。张德见柳越甚是有些吃惊的样子,才又不得不说:“胭脂姑娘可是没有让自己受一点委屈。倒是让那刘御史和刘家小姐吃了个大憋。”

    柳越微微一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道:“她现在可是胆子活起来了。以前总是不想计较的样子。”

    “姑娘改变了很多。说最大的原因是不想让王爷再对付其他事情时候还要分心来担心她。这才渐渐露出了锋芒。”

    “可是……”柳越急道。他担心的是胭脂会因此而遭遇到什么不幸。过早显露锋芒,总会引来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多攻击。尤为刘家!

    “王爷。”张德打断柳越想要说的话,躬身答道:“奴才觉得姑娘这样做事最好的。如果一味的只知道忍让,和去迁就别人。会让别人觉得你是好欺负的人。姑娘这个状态是最好的,总会让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对姑娘存有畏惧之心。”张德说的极是有礼。且现在张德又在胭脂身边,也不会出什么重大的问题。

    “也好,你说的在理。由着她的性子吧,现在好不容易学着为自己活,总不能再像之前一味的忍让。”柳越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吩咐道:“不过,你也要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时刻注意着她的安全。”

    张德点头应是。柳府楚夫人的阴险狡诈,朝中分派的两个势力。王爷将要面对十分重要的事情,慕容胭脂的安全落在他的身上,也属为王爷减轻了许多忧虑。

    “柳府中需的注意夫人和她身边的一贴身丫鬟,那丫头天生狠辣。连你也要多加小心。”柳越细心道。张德亲眼见识过那玉墨的办事能力,的确是果断,相信在许多问题上,也能下手这么又快又狠。

    张德进屋,恰巧见着胭脂正斜靠在窗扉前喝着茶。长发垂至腰间,阳光斜斜的打在脸上。她唇角弯起一丝微微的弧度,眸中灿若流星。转身看见张德,她微微一笑示意他进屋来。张德站在她跟齐纳,恭敬的行了一礼。

    胭脂却是摊开手掌,伸至张德的跟前去。张德哑然,从袖中掏出一张叠的方方正正的纸条放在胭脂手中,问道:“姑娘怎么会知道?”

    她微微一笑,就着明媚的阳光拆开纸条,道:“我知道今日我从刘府出来,你定会去向他汇报。而这个……”,扬了扬手中的纸条,她莞尔一笑,并没有答话。

    碧儿在前堂跑了进来,大声唤道:“小姐小姐。如霜小姐身边来人啦!”张德行了礼退下去。碧儿身后跟了一碧衣的小丫鬟,见着胭脂先行了个礼,道:“小姐派奴婢来请大人去将军府一聚。”

    胭脂点了点头道:“等我换身衣裳,马上就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