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嫁衣之祸(二)

    传言刘御史最好迷信,怎会容许这种不洁之物继续留在府上。刘宛凝长眸一眯道:“绝对是你,绝对是你。”胭脂冷笑一声道:“刘小姐,不要当我慕容胭脂好欺负,上次冤枉我还不够,还想来第二次?”

    刘御史一听慕容胭脂竟然提起这件事情,脸上的神情更加难看。慕容胭脂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在他面前耍大刀。刘御史冷声道:“这嫁衣从慕容大人你铭岳轩来,凝儿不过是摸了下而已,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好笑,这是又要把事情的全部责任都要推脱在她身上来吗。慕容胭脂冷笑一声,毫不胆怯的抬眉怔怔的望着刘御史道:“听刘大人的意思是在场所有碰过那嫁衣之人都有逃脱不了的嫌疑了?”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子。他明明说的是关于她铭岳轩的问题,却是被她引到了全部碰过那件嫁衣的人身上。当然他自己也包含在内。

    “胡言乱语。难道我们还会故意朝凝儿嫁衣上蹭些不详的东西吗?我们可是她的亲人。”刘御史对胭脂狠狠的瞪了一眼,环抱着手,冷冷的斜着眼睛瞧了她一眼。

    “是啊,既然你们不可会。我铭岳轩的人更不可能会。其中的一些绣娘全都是皇后亲自挑选来放在铭岳轩的。刘御史这样一说,难道是在怀疑皇后吗?”胭脂厉声问道。刘御史哪会料到被慕容胭脂扯出了个皇后,半晌都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句该怎么接。

    “至于我。”胭脂不甚在意的摊开手掌,嫩白如削葱一般的指尖,更是看不出一丝伤口。刘御史怒问道刘宛凝:“说,那血迹是怎么回事?”

    联想到刘宛凝曾经为了将胭脂囚禁起来,说了很多谎话,做出了许多让刘御史都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尤其是经过上次铭岳轩一事,她不惜让自己手上也要诬陷慕容胭脂,更是坚定了那嫁衣上的血迹是刘宛凝自己亲手而为的行为。

    “爹。”刘宛凝气的直跺脚,胸中一团火气在乱窜。怎么弄来自己的亲爹还不信任自己。那血迹真不是自己弄得。

    “别说了,你立马给我滚出去。”刘御史简直看也不想看刘宛凝一眼。自己怎会养一个如此善妒的女儿。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东西。

    “我怎么会动嫁衣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刘宛凝着急的吼道。刘母也赶紧劝道:“孩子,她还小,不懂事。老爷你多担待些,以后总会好的。”

    “以后,以后总会好。”刘御史哪里还听得进去这种话。刘宛凝如今也忒不懂事了些,好不容易与奉裕王的感情稳定下来,又自己亲手断了自己的嫁衣,还要企图去诬陷另外的人。

    “给我滚出去,我丢不起这个脸。”刘御史大喝一声,用手指着门外,眼睛圆睁,怒目而视。刘宛凝见到自己的父亲竟会在她的面前发这么大的火,一着急,眼泪也不听话的滚滚而下。

    刘御史厌弃的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装扮,更是冒火,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骂道:“我让你待在屋里面。你耳朵是怎么长的?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刘御史背过脸去,脸上全是厌恶。

    刘母过来安慰刘宛凝道:“老爷,你这是怎么的?凝儿是做了多大的错事,值得让你这么大动肝火?”

    “瞧瞧你教的好女儿。这就是你教的!”刘御史猛地一拂眼前茶桌上的茶盏,啪——的一声声响,那茶盏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怎么又是我一人的错了。凝儿难道不是你的女儿吗?”刘母一跺脚,略带哭腔道,扶了刘宛凝,气匆匆的出了大厅。胭脂坐在自己的凳子上,对着眼前这一场闹剧显然不放在心上,甚至没有露出丝毫的表情。

    待到刘宛凝和刘母离开之后,刘御史沉声道:“让慕容大人见笑了。”他如今这般落魄样子,倒是真提起胭脂几分欣喜。想着当初她被关刘府大牢之时,刘御史对她是何一副嘴脸。如今客气恭敬的模样,不过是假象罢了。

    胭脂垂下眼帘,轻轻拨了拨茶盖子中氤氲的茶水,唇边浮上一丝冷笑:“御史大人,这是跟胭脂说的什么话。怎么会见笑呢?”

    刘御史缓缓叹了一口气,刘宛凝这一段时间来,无数次让他失望。若是再不严加管教,成了奉裕王妃之后成什么样子。且说那边人还惦记着此事,万万以后不要随着刘万宁的额性子做事了。

    至于这个女人,他冷淡的望着慕容胭脂的淡然。越来越摸不透她,虽说的是命不好,不过能够在柳府,在我朝闯出一番天地之外,除却有一身本领,坚毅之外,没有靠山是完全不可能的。

    只是慕容胭脂这座靠山是谁呢?

    “既然那嫁衣已脏,就麻烦慕容大人替我带出刘府去吧。”刘御史向来很是忌讳不洁的东西,那身嫁衣眼不见心不烦。

    “可是,这身好不容易才赶制完成。只怕是小姐大婚之时,穿不上了。”胭脂这话说的没错,纺纱织布要花上打量的时间。绣工还需要十二个绣娘赶工才可完成。放在这时候丢弃掉这件嫁衣,实属不应该。

    “给我扔了它。随意给她去布庄子制一件就好。”在刘御史眼中看来,干净和吉祥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胭脂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抱着那件鲜艳的嫁衣离开。张德见自家主子出来,赶紧迎上去问道:“小姐,方才奴才见刘家小姐哭着跑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又见着胭脂腕上的嫁衣,纳闷的问道:“这嫁衣怎么又抱着出来了。”

    “我不过是在裙摆处绣进去几个茶树籽。裙摆干的时候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是因为胭脂在取阻止刘宛凝的时候,可以抹了一把茶水在手上。那茶树籽才得以显现出来,就被误认为是血迹了。”

    碧儿也是笑的直不起腰来,第一次见着刘宛凝如此憋屈的样子:“只是小姐,这么好的嫁衣难道要丢了不成?”碧儿问道。

    “干嘛要丢。这尺寸是你和轻罗的。你们两个谁先成亲,就可以穿上这件嫁衣。”胭脂回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