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第198章 秘辛

    玉墨不由的握紧了手,指甲扎进肉里带来的刺痛感让她不得不冷静下来。慕容胭脂不要脸竟然可以的达到这个程度。

    “夫人,奴婢要说的就是这些了。”乔氏抖着身子,生怕楚氏不满意。楚氏淡淡的瞅了一眼乔氏,道:“亏你还是个有良心的。乔妈妈,你可要记住你可是我的人。有什么事都不可以瞒着我。否则……”

    楚氏不说,但乔氏已然明白了。

    “奴婢明白。”乔氏垂着脑袋,恭敬的答道。

    楚氏视线转到玉墨身上,也没有回避乔妈妈,直接说道:“月儿的事过去之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不要一次就放弃掉。”

    “可是下次,下次又该如何?”玉墨经过上次月儿之事,忽然有点不肯定自己是否还能够成功。玉墨清楚的认识到,慕容胭脂心底不屈的个性在被一点点的激发出来。

    “你先不要着急。待我好好想想。你们二人始终要明白,我与你们是统一战线的。”楚氏喝了口茶,淡定的说道。

    胭脂吃过午饭在园中消食。厅中油绿的树叶儿投射出巨大的阴影。整条小路全是用青石铺成,再往前走便是楚氏的院子了。碧儿嘟哝道:“小姐为何要在夫人院子旁来散步。若是碧儿,见着夫人便是要躲的远远的。”

    “躲,我为何要躲。”微微侧身,莞尔一笑。楚氏院子又如何,她慕容胭脂最爱的就是楚氏院中的花花草草。不过是过来看看,楚氏又不会耐她如何。

    恰巧说着话,胭脂也没注意。楚氏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哟,慕容大人竟是有闲心来逛我的园子啊。”楚氏的声音即便是化成灰,碧儿也记得清清楚楚。方才碧儿才刚刚说了楚氏的坏话。她捂着嘴巴退后几步,不敢看向楚氏如鹰隼一般的眼光。

    “夫人院中的花草自然才是一流的。”胭脂微笑着用手拂过开的灼灼的芍药,真心赞美道。乔氏见胭脂尖细的指甲拂过那花朵,花瓣无一不掉落一地。胭脂却仍是面对微笑,丝毫没有觉得她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当然,楚氏也未去计较。胭脂凝眉露出一副好奇的模样问道:“夫人,胭脂有一事想问。”楚氏见她主动问自己话,便随意答道:“你有什么问的就问吧。”

    胭脂的眼中隐隐有冷光闪过,慢慢道:“夫人,胭脂不懂的是。这些地上的残花,您喜欢吗?”芍药花朵大片大片的灼灼开放,碧绿的枝叶随意展开在两侧,雪白的花瓣点点展开。嫩黄的花蕊像是弦月一般点缀在雪白色的花瓣之中。

    楚氏爱芍药,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只是那地上的花瓣,残的残,谢的谢,早已不复往日的光彩。洁白的花瓣落在长着青苔的青石板路上,甚至沾满了污水。人谁见着了,恐怕都会与枝头上的美相区分开来。

    “我当然不喜欢了。这些东西看似美丽,不过美也只有短短停留于开放枝头之时。”楚氏这话答的不错。胭脂相信,出了楚氏,还会有很多人这样认为。

    “胭脂不明白的就是,为何这残花还要与枝头灼灼开放的花朵相提并论呢?都不是一株枝条上的东西了。”说完,慕容胭脂微微一笑,转身就走了。

    玉墨抬眼,不出意料看到了楚氏一双快要喷火的眼睛。慕容胭脂话中有话,表面上看上去是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实则那残花比喻的就是楚氏。这府上,恐怕除了乔氏一人清楚楚氏到底从何而来之外,便再也无人知晓。

    “站住。慕容胭脂你给我说清楚。你问的话是所谓何意?”楚氏双眼冒火,怔怔的瞧着胭脂的背影,大声吼道。

    “夫人,确定要我说吗?恐怕我一说出来,您就要后悔了。”胭脂眸中灿若琉璃,光华流转。她说话声调轻松,与平常无异,甚至是还带着打趣的语气。碧儿和轻罗还不明白楚氏为何会这么生气,自家的小姐明明很善良。

    楚氏一愣,用手使劲抹了一把脸,吓得脸色惨白。她清楚知道慕容胭脂想要说给天下人听得是什么话。她,楚氏英明了一世,定不会让自己的好名声败坏在慕容胭脂手里。那些往事早就已如过往云烟了,不会有人知道。

    “你说啊,你说啊。”楚氏叉腰上前与胭脂对视道。半晌,胭脂扑哧一声答道:“不过是想要给夫人开个玩笑而已。夫人何必当真呢?”胭脂走上前去,直视着楚氏的眼睛,微微一笑。

    楚氏不由的握紧了双手,盯着慕容胭脂这张脸越发觉得深不可测。慕容胭脂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东西,才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楚氏冷哼一声,道:“二奶奶要开玩笑,还是要注意分寸,不然引火烧身,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楚氏双眸仿若浴火,唇紧紧抿着,脖子上的青筋暴露出来。看的出来,楚氏因为胭脂精心策划的“笑话”十分气愤不已。

    碧儿在回洞庭轩的路上,一路叽叽喳喳的都说个没停。只要一想到楚氏方才吃瘪的模样就觉得分外搞笑。楚氏得意一世,从未在别人身上落得“残花败柳”四个字。即便是她身边日夜伺候的人恐怕都不知道,可却被慕容胭脂知道了。

    楚氏在与柳洵大婚不久,曾受过贪财之人的绑架。那些歹徒不仅抢了柳家的钱,还侮辱了楚氏。柳洵因为怕传出去名声不好,便自作的瞒了下来。哪知楚氏的肚子却是大了起来。因是第一个孩子,柳洵也有考虑到怕是自己的,便是直等到楚氏十月怀胎生下来,亲自滴血验亲。

    接过却不是柳洵的儿子。楚氏便因此落了个柳家残花败柳的夫人的名声。只是好景不长,柳洵顾及柳府的血脉,亲自毒死了楚氏的儿子。柳洵始终都觉得对楚氏有愧,因为楚氏从始自终都没有任何的错,便开始一再迁就楚氏。最后,楚氏变得越来越心狠,直至如愿将柳洵送去了地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