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第194章 放过月儿

    玉墨看着胭脂那张素净的脸,忽然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起来。原本她以为慕容胭脂只会靠男人的女人,竟是不知她还会玩手段。甚至把玉墨都差点骗了过去。

    碧儿走上前来,瞟了一眼月儿道:“小姐。这种人应当送去官府才是。竟然敢偷主子的东西。”

    月儿一听要送去官府,顿时吓得浑身一个机灵跪着爬到楚氏身边哭道:“夫人,夫人。你要救救月儿。月儿跟子啊你身边这么多年,求你一定要救救我。”

    楚氏一抬脚,将月儿狠狠一踹道:“不要脸的贱婢,竟然这时候还在胡言乱语。”月儿一愣,顿时明白了什么。楚氏这是怕慕容胭脂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如此。月儿明白过来,抬头狠狠的看了一眼楚氏道:“你这是过河拆桥。”

    话音刚落,从楚氏身后窜出几个高头大马的小厮将月儿拖了出去。恰至门口,胭脂却突然叫道:“把人给我放下。”那些小厮一惊,却是已然停下了脚步。

    楚氏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望着慕容胭脂。她则轻松一笑,端着手中的热茶缓缓说道:“事情是在我洞庭轩出的。我自然是有责任好好教训月儿。不过,夫人你来管我洞庭轩内的事是为何?难道这事情与夫人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楚氏怔怔的望着昔日软弱无能的慕容胭脂,身后仿佛是一阵阴风吹来。她背脊忽的就凉了下来。慕容胭脂这番话的意思,她当然明白,不就是怀疑她楚氏是幕后主事吗?楚氏心中虽惊涛骇浪,可在面上还要故意做出一番平静的样子。

    “别忘了,我才是这柳家的当家主母。别说你院子的一个月儿,只怕是你我也可以管的上的。”楚氏的眼睛犀利如剑,无底,定定的注视着胭脂良久,然后她轻轻翘起唇畔:“好了,这贱婢没有什么值得你再费精神的。”

    说完,她微微侧身,对门口处的小厮行了个眼色。今日,月儿必须要离开。

    月儿瞧着胭脂不复往日的温和模样,心中也是没底。刚来之时,胭脂对她还算是冷淡,但至少不会像这般没有丝毫情感的样子。仿佛月儿再她心中只是根连杂草都不如的东西。伤了她,丢弃了她,甚至是要了她的命对于慕容胭脂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可是夫人的品级而是多少呢?胭脂还不知道?”她抿了抿嘴,眸中神采奕奕,唇角勾起。像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会打赢这场战争。

    “柳家是商人之家,自然商人的妻子绝不会有品级。但我慕容胭脂是皇上钦赐的四品绣官。夫人,你要时时刻刻牢牢记住这句话。我既然有了官位,绝不会容许那些不相干的人物在随意欺负我!当然,包括这柳府内的所有人。”

    楚氏下意识的拧紧了手中的折扇,细小的扇骨上的竹子将她的手勒的生疼。楚氏看着胭脂略显得意的脸,好不容易将往心头翻涌的热血压下去。

    “你这是在朝我炫耀吗?”楚氏咬牙启齿的问道。

    “夫人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把。只是胭脂我可是从头到尾没有说过炫耀之类的话语。”胭脂神情看上去甚是放松。完全没有因为楚氏在一旁显得拘束不安。她很是放松,半躺在美人榻上,一身素白的衣裙将她的面容完全笼罩在柔和的光亮中,显得她越发的美艳。

    楚氏恨得牙痒痒,又苦于这次计划没有成功。她微笑:“那好,既然你如此坚决。那贱婢留在你这里也无所谓。只是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子啊我跟前给我玩手段。你还嫩了点儿。”

    耳边只剩下楚氏几欲发狂的声音。胭脂却是始终面带微笑,丝毫不惧怕楚氏的威逼。楚氏回身,视线陆总哎玉墨身上,不由停了下来。玉墨也感受到那道视线。她不由的埋下头去,不敢直视楚氏的眼睛。

    玉墨答应了楚氏要尽快除掉慕容胭脂。甚至这次她以为是万无一失。慕容胭脂一开始对月儿产生同情心和离间碧儿之时,玉墨便以为她成功了。没哟想到,这一切都是慕容胭脂的把戏。她把所有人都玩的团团转,赠了别人一场空欢喜。

    “走吧。”楚氏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收拾好面上细微的有些惊惶的表情,踏出了房门。而月儿被留在了洞庭轩内。待到楚氏一走,月儿仿佛是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绝望的看着越来越远的楚氏。

    “怎么,你想要跟着他们回去?”胭脂眉头微微挑起,起身,走到月儿身边蹲下身子去笑道:“瞧瞧你现在的样子,跟楚氏的狗有什么不同!”胭脂猛然挑起月儿的下巴,嘲笑的看着月儿。

    “你说什么?”月儿被那个字深深的刺痛了。她瞪眼看着胭脂,满眼的怒火,脸色变幻不定。

    “难道你不觉得?”胭脂问道:“你长的很丑吗?不丑,相反你很漂亮。可你为何要听他们的意思做这种事情。相反,你值得更美好的未来。你告诉我,月儿,你再准备菟粉来杀我之前,他们给你的承诺是什么?”

    月儿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当然记得清清楚楚。楚氏告诉她,等她做完了这件事情,就放她出柳府,给我寻一门好的亲事嫁了。月儿她已经二十三岁了,虽看上去十分年轻,可也抵挡不住岁月对一个女人的侵蚀。月儿怕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越发变得难看起来。这才答应了楚氏的请求。

    楚氏告诉她,不管成功与否,都会让她出去。

    月儿仰起脸,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她支支吾吾的念叨道:“夫人曾答应我,说要放我出去,还会给我找一门好人家。我年纪不小了,不小了。我想要……”月儿几乎有些发狂,她瞪着眸子,像是要把内心所有要表达的委屈都表达给胭脂听。

    碧儿也愣了。在柳府这么久,当然对柳府的一切都优速偶了解。她清楚在柳府的婢女和丫鬟是不容易出去的。楚氏既然对月儿有了这个承诺,对于每个丫鬟来说吸引力都是巨大的。

    “二奶奶,你原谅我。求你原谅月儿。”月儿的脸色白里透着青,清的几乎透明了。胭脂知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也看清了楚氏到底是怎样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