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潜入(三)

    平静的过完了一段日子,被人由原来的数落月儿,终于到了不闻不问。这几日来的额精心照料,让慕容胭脂终于放下芥蒂,并且对她越来越信任。终于,在有一天慕容胭脂将她叫进屋中。

    月儿恭谨的行了一礼,道:“二奶奶可是有什么吩咐?”

    胭脂微微一笑,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轻柔问道:“来我洞庭轩可过的好?还习惯不?”

    月儿垂眸,似乎有一些不高兴,但也是在极力忍耐着自己。她微微抬头,如羽扇一般的睫毛上沾满了泪珠儿。月儿摇了摇头道:“月儿一切都好,二奶奶不要挂心。”她的声音如黄莺婉转动听,一口细牙如珠似玉。端的是我见尤怜。

    “怎么回事?有谁欺负你,尽管与我说。我替你做主去!”胭脂亲切的问道。月儿抬头,眸中已经蕴满了星光点点。

    “是碧儿姐姐。”月儿低垂着脑袋,唇角有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但她很快又恢复成柔弱的模样。月儿抓住胭脂的衣袖有些紧张的问道:“求二奶奶不要怪罪碧儿姐姐。姐姐讨厌月儿是应该的。”

    “什么应该不应该。你如今是我身边的人,谁欺负你,不是相当于在打我脸吗?胭脂生气的猛拍而来下桌子,蹭的站了起来。月儿深怕胭脂为了她前去质问碧儿,有些紧张的扶着胭脂坐道:”奴婢当真没事。二奶奶还是放心吧。”

    轻罗在一旁见着这场大戏不由觉得真是可笑。月儿说话的功夫那可是真的能把石头都说成金子。竟然敢试图冤枉碧儿的言行。

    “哦,真的是吗?”胭脂缓缓低头,审视着月儿道。月儿被她看的发毛,于是她故作了一副内疚的模样,道:“二奶奶,奴婢真的不想这样。是碧儿姐姐她……“还未说完,已经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我知道了。“胭脂点了点头,算是认定了月儿的苦。轻罗狠狠的瞪了一眼月儿,心中有着滔天的怒意在慢慢蒸腾。只要那月儿再说一句碧儿的坏话,她一定马上跳出去给月儿一个巴掌。

    “还请二奶奶替我做主。”月儿回身,朝着胭脂方向行了一礼。

    “我知道了。既然你现在在我身边,自然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胭脂回身,给轻罗递了个眼色。轻罗会意,从袖中掏出一串银质的钥匙放到月儿手中。

    “小姐,小姐这是?”月儿看着手心中那串钥匙,诧异的问道。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对你十分放心。碧儿哪丫头走了,少了替我看管衣裳和钱财的人。这个小箱子,都是柳府给我的月钱和朝中的奉银。我留下来给你准备我们洞庭轩的开销的。虽然不多,可也不少。从此时此刻开始,这些便都是你替我保管了。”

    月儿心中冷笑,不过面上仍是一副感动的样子。“小姐,奴婢定会替您好好保管好的。”她蓦地将手中的那串钥匙收紧,脸上堆满了笑意。

    “好了,你下去吧。我乏了。”胭脂阖上了双眼,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月儿会心一笑,甚至是有些收不住脸上的笑意。她点头应了声是,忙匆匆退下。轻罗将房门关上,透过糊着的窗纸,看见月儿惊喜的拿着那串钥匙朝后院走去。

    胭脂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去的哪里?”

    轻罗点了点头,眼神朝后院的方向挪了挪。胭脂笑了笑道:“果然是个贪财的主,竟然都有些等不及了。”

    她要去看,就让她去看吧。后院的确是有些当初皇后赐下来的宝物。只能是看着做个工艺品。那些东西是不能下手,或者转手卖的。宫中东西,若是在民间被发现,只会说明什么问题,尤其是在像酒楼一样的地方。

    况且,月儿现在还不能动手。胭脂还好好的活着,总会对她造成一定的影响。

    轻罗看她如此高深莫测的笑意,坐在她身边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有些担忧的望着她。胭脂抿嘴一笑:“她虽在很多事情上还不是很清楚很了解。不过她可猜得出月儿的心思。相比上胭脂的心思,月儿还太青葱了一些。”

    “我向你保证,绝不会有事。”胭脂对轻罗说道。

    月儿收到了胭脂越来越深的信赖,她越来越对胭脂显露出不萘胺的心态。她现在只是在等一个时机,等着玉墨一声令下,她便可以结束掉胭脂的性命。

    “你到底在等什么?”月儿不耐烦的问道,将手中包着的药粉啪的一声摔在玉墨的脸上。

    “怎么,着急了?”玉墨拂开脸上沾着的菟粉,笑了笑。

    “是啊,我等不及了。”玉墨沉吟了片刻,似也是在进行详细的考虑。“那好,我们便就施行吧,既然你如此希望着。”

    月儿掀起唇角笑了笑。回到自己房间。刚一推开门,便被等候在屋中的碧儿下了一跳。月儿一怔,忽然笑道:“怎么,碧儿姐姐你还不服气?这么长的时间了,不久证明了你那主子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吗?”

    “你闭嘴。”碧儿怒道。她甚至还不清楚小姐他们的计划如何,随着这日子一天天的推进,碧儿开始害怕起来。她害怕小姐哪日开始对她放下戒心。

    “我警告你,一定不要做对不起我家小姐的事!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碧儿指着月儿厉声说道。月儿赶紧摇了摇头,故作可怜的说道:“碧儿姐姐又说笑了。小姐是我们共同的主子,月儿即便是在狼心狗肺,也做不出那样子的事情。”

    “你最好那样做。”碧儿瞧着那张脸就觉心烦,随即拂袖离开了屋子。待到屋中只剩下月儿一个人时,她才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碧儿的一席话,不得不让她怀疑以为碧儿已经得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事实上,没有。碧儿还不知。慕容胭脂还不知。月儿的手伸到桌字圆桌部分,终于摸到了最后计量的菟粉。瞧着那小袋中乌黑的成分,月儿笑了笑,很是开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