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189章 道明心意

    六儿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闹不清楚原本好好的一段对话怎么又吵起来了。胭脂依旧作者,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王爷,恐是多想了。胭脂如今已位列官位,不是之前子啊柳府毫无依靠的弱女子。若是再……”

    “我想要你依靠我,你难道至今还不懂吗?”柳越怒道,一双墨如深潭的眼眸将胭脂狠狠的盯着。

    “王爷又说笑了。”胭脂低头温婉一笑,眼波流转,看上去与平常无异。“网页如今抱得美人归,若是胭脂平白麻烦您,只怕会招来闲言。”

    “哼,抱得美人归。”柳越笑道:“的确啊,我如今是抱得美人归。你可高兴了?”

    碧儿朝柳越的方向狠狠地瞪了一眼,心道:“这明摆着我家小姐不高兴,还故意问的这么难听。”心中对他的印象又减低了不少。

    “那是自然。胭脂很为王爷的喜事高兴。”她面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眸中清澈,不像是说假话。柳越冷哼一声道:“那既然如此,我知道了,请回吧。”

    “胭脂还想说明一件事情。”胭脂起身,镇定自若的望着柳越道:“我与王妃之事,其中还有误解。并不是我有意伤她,而是她自己中伤在先。而且灯油之事,也不是因我而起。那是因为铭岳轩一守夜公公看她不讲礼,才故意给她的下马威。以后还请王爷查清楚才是。”

    她这是心中有怨,才会在自己身边说起。若是换做平常,她定会忍气吞声。柳越凝眉,沉沉的望着座下那清秀佳人缓缓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他说完,轻声叹了一口气。

    胭脂没料到柳越早就知道,愣了半刻才道:“那就好,就好。胭脂就先离开了。打扰了王爷的时间,还请恕罪。”她说完,淡然一笑,便要起身离开。

    偏在这时,柳越忽然捂住胸口,猛咳了起来。他身上那件素白的长袍,更显得人有几分清瘦,加上他本就皮肤白皙,如此一来,就生出了几分病态之感。柳越咳的甚是厉害,知道他有些体力不支靠在桌边休息。

    六儿赶紧道:“王爷,大夫早跟您说过让您不要下床。这天杀的风寒症怎么还不好。若是再这样咳下去,只怕是……”

    六儿话还未说完,柳越又是一顿猛咳。停步与门前的胭脂却仿佛是脚下生了根,再也移动不出半寸。碧儿知晓自己小姐的心中之意,情急之下也只得道:“小姐,我们快些离开吧。这些事情与我们无关,不要舞操心了。”

    胭脂点了点头,并未回头。柳越的咳声一声一声撞击着她的心脏,几乎让她不能呼吸。原来过去这么久,他的一举一动,身体如何还是会让她如此操心。本已经踏出房门的胭脂猛的停住了脚步,转身朝后而去。

    碧儿急呼道:“小姐,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碧儿赶紧追上自家小姐的脚步,却是眼见着胭脂刚踏入房门。那门就朝外一关,彻底见不着自家小姐了。碧儿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暗暗道:“果然是悲戚欺骗了。可怜了她家小姐。”碧儿走上前去,想要一脚踢上去,又怕待会儿王府中的人怪罪。

    小姐身份,定然是不敢随意欺负她家小姐的吧。碧儿托腮,坐在梯前等候。胭脂心中着急,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轻车熟路的踏进去,看着屋中不知何时只剩下柳越一人。他正捂着胸口,抬眉懒懒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回来干什么?”

    胭脂并不回答他的话,抬手想要去探他的额头,却被柳越一把抓住胭脂的手继续问道:“本王问你,你为何回来,是什么原因?”

    胭脂刚刚触摸到柳越的手,温润如平常,根本不像是生病的模样。入籍细看,果然是面色红润,虽眉间有几丝倦色,但也不至于会生病倒如此严重的身体。她猛地察觉,狠命一甩,将柳越的手甩开道:“你居然骗我!”

    方才自己慌忙进屋的姿态,定是被他看在眼里。不知心底是有多高兴,为何自己还要如此卑微。胭脂简直对自己苦笑不得。

    柳越紧了紧手中的力度将她朝自己怀中拉过来,轻声道:“我如果不用那种方法,你会回来吗?不会的。”他微微一笑,有着一种自嘲的语气。

    “无论你觉得我有多狡猾,也只对你用过这种方式。”他眸中柔情万分,竟是有一种快要溺毙进去的感觉。胭脂静静地听他说完,挣扎道:“还有吗?说完了吗?你怎么会知道我心中其实也不好受。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坐好你的事情。”

    “皇上命我娶刘宛凝是圣命,而且有着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的原因。我对她丝毫感情都没有,也不是因为她长了有几分像你。我要要的不是她,而是她父亲手中的权利。我想要的从始自终都只有你一个。”

    胭脂停住手中的动作,呆愣的看着他:“我知道你此刻可能不相信。我与你聚少离多,许多事情却还不能跟你清楚道明。我不想让你怀疑我对你的感情。我想要你时时刻刻都记住我是最爱你的人。”

    他执了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平稳的心跳透过衣衫传来,带给胭脂一股安定的力量。她怔怔的望着他的面容,眼中不知何时涌上来的泪水,一滴一滴打湿了柳越的衣衫。她虽此刻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靠在他胸口,足以证明了一切。

    她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柳越也愿意来证明自己。

    “我向你保证,很快就会变好的。”柳越抚了抚她耳边的碎发,轻声安慰道。明媚的阳光透过舷窗落在怀中的佳人身上,柳越微微一笑,觉得此刻是从未有过的满足。这之后的路再艰险,只要有她在一起,便也是好的。

    回去的马车上,碧儿狐疑的看着偶尔抿嘴微笑的小姐道:“小姐恐是有什么喜事发生吧。”胭脂捂了捂自己发烫的脸,正色道:“我哪有。你看错了吧。”

    她声音带着姑娘似的调皮。碧儿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再见她微微发红的脸色和挡也挡不住的笑意,心中一沉,她已经明白了不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