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奉裕王府

    “小姐,小姐。“碧儿着急的拉着她的衣袖叫道。胭脂回过神来,淡淡的应了一声。她随即说道:“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感谢大人开恩,感谢大人开恩。”那小厮顿时松了口气。看胭脂表情足以看出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若是方才那素衣女子是宫中之人,那对慕容大人的官位岂不是不保。一想到这里,连他自己都不免打了个哆嗦,连滚带爬的走了。

    碧儿从这段话中叶隐隐猜出了点什么。她面带怒色的挡在那小厮面前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姐平时是怎么待你的,怎会这么没有良心。而且你知道的算的上是什么,那些不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小厮没料到胭脂身边的丫头还要教训,顿时吓得连连磕头:“是奴才眼拙,没有弄清楚。还望大人网开一面,饶了奴才一命。”

    “饶了你一命,可没那么简单。你知道你说的话会给我家小姐带来多大的麻烦吗?”碧儿越想越生气,之后若是被谁知道了,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碧儿,别说了。放他下去吧。现在事情无法挽回了,去怪罪他又有何用。”胭脂声音淡淡的,语气中含着一股平静。长久以来的担心这时候可以放下了,岂不是也好。

    “小姐……”碧儿狠狠一跺脚,也只得放那小厮出门去。

    “小姐,接下来该怎么办?”碧儿凑近前去,提了裙子坐在胭脂身边问道。胭脂从容一笑,捻起案上的细针道:“顺气自然吧。”这官位也不是她想要的,这名声也不是她想要的。纵使被皇后知道,那又何妨。

    她只想做她自己。皇后应该近期之内会保持沉默,如霜临近大婚,宴会布置还要靠她去主持。不过,胭脂想了想,还是要亲自告诉他一声比较好!

    “碧儿,准备马车,我要去奉裕王府一趟。”胭脂说着,放下手中的东西,站起身来。碧儿却是久久不愿起身,赖在地上。

    “小姐,去那里干什么?”碧儿脸色沉沉,她不愿看到自家小姐去那王府,左右都是那王爷害得小姐人生如此。每次见了他,小姐都要在房间中暗自垂泪。

    “去告知他一声也是好的。”胭脂耐心得回答道。碧儿思前左后,人真多额考虑了一番知道此时有办法的应该就属那奉裕王了。指望其他人是靠不住,若是还有情分便还会帮。若是……

    碧儿想到那嚣张跋扈的刘宛凝,心里头就一阵火气。她倒要去看看,那奉裕王会如何做?碧儿垂眸,不情愿的出门去准备去了。胭脂自个儿待在屋内,记起最后一次见着他的时候。他抱着刘宛凝离开,丝毫不顾忌自己伤了的脸。

    事后刘宛凝还以王府主母的身份送来一盆海棠。她闭眼冷笑:“刘宛凝耍的一手好手段。”

    “小姐,马车备好了。”碧儿进门来唤道。胭脂应了一声,理了理自己的身上的官服,踏出了屋子。

    隔着舷窗,一阵微风吹来。碧儿朝外望了一眼,道:“瞧这天气如此之好。”柳越正抬手写下一串字,闻言也朝外望了一眼。好不容易得的这空闲时候,上午来人裁量衣裳,才良好,侯叔又过来请示宾客名单。

    总的絮絮叨叨了两个时辰,这会儿好不容易清净了会儿,遂也觉得如此心安。正欲低头继续写下一串子字,有小厮急急忙忙来报:“有人想要见王爷。”

    “不见,让他回去。”柳越头也不抬,冷冷的回道。

    “可是,可是。”那小厮啰嗦了半天,才道:“是铭岳轩的主子来找您,已经在门口了。”那小厮结结巴巴说完,赶紧一溜烟的退下。柳越即刻放下笔,碧儿也赶紧迎了出去,果然在院外那棵碧树下见着了慕容胭脂的身影。

    “怎么不早告诉我?”柳越怒道,就着洗笔的水整理了一番容颜才故作镇定的坐下去。六儿捂嘴偷笑朝那太阳底下唤道:“大人,请进吧。王爷再里屋等着您呢!”

    六儿原本对胭脂并不怎么殷勤,可在面对了刘宛凝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银线之后,对胭脂的态度简直好到没话说。六儿觉得这个淡雅的女子哪次啊是配得上王爷的伴侣。

    碧儿嘟哝着埋怨道:“刚才听见说不见我们的嘛。你们王爷可真是自大高傲啊。”碧儿心里头一肚子的怨言,到此还没进屋就受了一肚皮的火气。是那王爷自己下令说,只要是大婚方面的人员来,是可以不必向他汇报的。铭岳轩自然是头号有关。

    六儿却是面不改色,依旧满脸堆笑道:“王爷不知是大人。还请恕罪。”胭脂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也不置一词。六儿见胭脂并无生气的迹象,赶紧向前一迎。

    六儿亲自替胭脂打起帘子,道:“大人请进吧。”胭脂有着一瞬间的微怔,她下意识的有些止步不前。六儿连唤了两声,她才又踏上门槛。迎面而来一股凉风,伴着清香的味道。胭脂不禁朝柳越的方向一望,见他正埋头写着。

    便也就不打扰,只立在一处等他办完。碧儿沉不住气了,轻轻咳嗽了几下。柳越才放下狼毫,道:“六儿,搬凳子去。”六儿领命,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胭脂道:“王爷不需这般,我说完我就走。”

    柳越尴尬一笑:“坐着慢慢说也可以。“他面上带着轻微的一丝笑意,在胭脂看来,他只是很客气的一笑,并无其他含义。

    “皇后今日派了探子来过铭岳轩,已经知道了你我曾经的关系。虽是不尽实情,但胭脂想着还是来告知王爷一声,以便好有应对之法。”胭脂双眸垂下,一眼都未注视过柳越。

    “你只是想告诉我一声?”柳越沉声问道。

    “对。”胭脂冷静的回道。

    “没有想过与我一起解决?你有何办法解决?”柳越冷冷一笑,将比朝那地上一扔。六儿吓得一下子跪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