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第184章 询问

    “那不是……”身边小公公指着前面那身翠色衣衫般的轻妙佳人,道:“高公公,你看,那不是皇后要我们找的人吗?”

    高公公抬眉一望,果然就是念荷。不过那身边之人竟是一身官服的慕容胭脂。高公公对着人有印象,皇后生辰之时,这名女官曾敬献过衣服华贵的牡丹图。

    “走,我们上去……”身边那些公公各个都蠢蠢欲动,都想着抓住那念荷,便可以回去向娘娘要赏赐。高公公却是抬手阻拦,道:“糊涂,这时候不应该去抓。”

    “为什么?”身边公公们不解道。眼看着猎物就在眼前,竟是因为一只小小的蚂蚁就要放弃掉大象吗?

    “你没看见她和慕容大人一起?”高公公这样说道,瞥了一眼身后好不在意的公公们。听了他一席话,俱都是笑道:“这又如何,虽是我朝第一女官。可区区也不过四品。高公公身为内务官之一元,都已经与她品级相当。又有何顾忌之由?”

    高公公一笑,手却是并未放下。这些眼光短浅之人,只能看的清眼前的利益,殊不知这慕容胭脂现在是皇后身边的红人,隔三差五都要召见她一回。且皇后侄女如霜小姐也是她的徒弟。皇后娘娘多疼爱如霜小姐,自然不用多说。这慕容胭脂当然也就跟着受宠起来。

    去抓皇上身边的人不要紧,若是把慕容胭脂得罪了,恐怕以后真没好果子吃。

    “我说了,不许去,就不许去。”这万一要是被皇后知道了对她请来的贵客动手动脚,且还怀疑。娘娘必定会勃然大怒,到时这一群人连累了自己可怎么了得?

    话音刚落,便见李公公正带着一群人往这里赶来,面色十分急切。高公公挑眉,露出变幻多彩的神色。他指了指那前面不远处出现的一大群太监和侍卫道:“现在还有胆子去吗?去吗?”

    身后的人终于噤了声,眼睁睁望着那念荷被李公公等人一并带走,哀声叹气。这快要到手的山芋就这样飞了,肯定会让人有所神伤。

    高公公心思缜密,就在所有人退步不上前,哀声之时。他却赶紧迎了上去道:“慕容大人来了,快快随奴才来吧。娘娘等候多时了。”他低垂着头,拱手很是有礼。

    胭脂回身,理了理身上的官服笑道:“有劳高公公了。”高公公点头朝前为他引路。胭脂不难看出这几位便就是方才要抓念荷的人。都是这皇后宫中之人,为何会如此大费周章的药去抓一名小小的婢女。

    即便是皇上宠着,也并无品级,与皇后一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还有方才的墙角之言,皇后褪去了她温柔端庄的姿态,变得有些凶恶。隐隐透露出强烈的嫉妒来!

    行至宫门外,早有宫女上前来替胭脂打起帘子。入到里屋去,一阵香风扑来,迷得有些让人睁不开眼睛。胭脂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百里香她曾在自己哥哥慕容景曜那里闻过,不过却是用于青楼女子身上,用以吸引男子,可是对女子却是丝毫作用都没有。

    皇后竟是苦大仇深道如此地步,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的点上这种香。胭脂越发觉得民间流传的皇后端庄得体越发不可信。皇上居住清凉殿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内竟是点上百里香是所谓何意?

    胭脂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便只顾埋头继续走着。皇后寝宫如何大,连起会客的厅所都有两处。胭脂正是被他带往其他的一处地方。那高公公一路默默无语,没说一句话。加上这悠长的皇宫,更显了几分寂寥。

    胭脂试探性的开口道:“娘娘这时正在干什么?”

    “娘娘正在为生病的皇上祈福。”高公公说完,轻轻瞧了敲一扇门。立马便有了侍女前来打开道:“:慕容大人到了。快快请进。娘娘还在念佛,估计还要要上好一会儿。不如奴婢却给您沏一壶茶来。”

    胭脂摆了摆手,示意她什么都不要。她轻声道:“没关系,我等着就好了。”说完,便坐下丫鬟们早些为她准备的椅子。这佛堂四处都是挂着明黄的布绢,上面画着梵文和符的图画。耳边响起一阵一阵的木鱼声。

    胭脂回身望了望着佛堂,干净的地面,和微微起的凉风,心仿若都是安静的。

    “你来了?”过了许久,皇后才被人搀扶着走出了符帘。她面上仿若都是死灰一般蜡黄。眼睛下一片乌青,估计这几日也没有睡好。她头上的钗环只剩下一二三个,像只颓败的花朵。胭脂不由一愣,记忆中回想起皇后训斥人时的声音,真的是同一人吗?

    胭脂赶紧起了身子,迎道:“娘娘这是怎么了,看样子像是不舒服。”她走上前去,有些担忧的问道。

    皇后摇头道:“那又如何。我担心的是陛下,听说他这几日病情加重。我再回如此。我只是想让他好好的,这都有这么困难。”她说完,已经是眸中带泪,声音也有了几分哽咽。

    身边各位侍女和公公一听都赶紧劝道:“皇上洪福齐天,不会发生什么事的。”胭脂也安慰道:“娘娘,安心吧。皇上会没事的。”

    皇后侧身怔怔的望着扶着她的胭脂道:“对吧。你也这么觉得。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他!”这话一出,胭脂便是有了几分将她放在最爱皇上的额第一位上去。皇上与皇后的成婚是在皇上还是太子之时,两人携手坐拥了这天下。且皇上甚是宠爱皇后,宫中嫔妃莫不都是皇后强加上去的,与皇上根本没有多大关系。

    皇后对念荷不手软,也是有了解释。因为她不想让别人占有皇上的心,可念荷做到了。皇后在屋中燃百里香也在胭脂心中有了原因。

    “我找你来是想问问柳家柳越,也就是如今奉裕王的事情。”皇后轻轻拍了拍胭脂的手背,唇上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胭脂心忽的一沉,手心也变得冰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