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第179章 楚氏吃憋

    “小姐,这可如何是好?”碧儿回到屋里头来,谨慎的关好了门窗,小声说道。隔着轻纱珠帘,阳光射进屋子,在湖水色的帘上透出温和的光芒。胭脂换了只手端着手中滚烫的茶杯,缓缓道:“先不要着急。”

    “可是,那刘家人简直是欺人太甚。要不是小姐及时发现,不知会酿成甚么大祸。”碧儿方才将花盆搬出去的时候手都在发抖。一来,也是怪自己太轻率,才会造成如此后果。

    “区区海棠而已,倒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胭脂垂下头,并不在意。而令她感到深恶痛疾的是刘宛凝的态度。

    “小姐。”碧儿急呼,若是再不想出点法子治治那刘家小姐,只怕她是要蹬鼻子上脸了。

    “我们且先等一等,等时机到了,再出手。”刘家现在家大业大,即便是与柳家相抗衡也是绰绰有余,加上如今还多了一钦赐的王妃在府上,更为权高。政治上的东西,胭脂懂的不多,但也懂不要以卵击石的道理。

    正欲碧儿说着话,门外传来焦急的脚步声,还未待胭脂出声,陈宣已经进到屋中来了。碧儿赶紧上前去迎道:“陈管家来了。”陈宣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胭脂身边:“听说刘家来人了,可是有事?”

    胭脂愣了愣,莞尔一笑,随手替他斟上一杯茶,笑道:“无非就是小姑娘与我开的玩笑罢了。我都不在意,你又何须在意呢?”

    碧儿着急的上前说道:“小姐是菩萨心肠,不想与那刁蛮的小姐计较而已。可碧儿觉得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冤枉了小姐不说,竟还送了一盆海棠花。”

    “海棠。据我所知,海棠不宜放在室内,长久的话会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柳越也这样说道。碧儿听罢,瞪大了眼睛道:“碧儿方才还不知那海棠竟会如此。那刘家小姐竟会这么狠心。小姐怎么甘心放过心肠如此歹毒之人。”

    “就当她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吧。这样想,心中的火气是不是要消了些呢?”胭脂缓缓说道。陈宣当场愣在原地,竟也不知应该如何劝说。

    夏荷回到府上,禀告了刘宛凝,说柳府侍女已经代为收下,说是一定会送到慕容大人的房内。刘宛凝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缓缓问道:“可是有说明是谁送的?”

    “恩,说过了。”夏荷颔首应是。刘宛凝笑了笑:“如此一来,她也改知道了我的态度。纵使我冤枉她又如何,在王爷眼中看来,她不过就是故人,而我才是新欢。”最后几个字,她咬的极重,仿佛是要向全天下的人都宣告自己的身份。

    她眸中闪现出摄人的光芒,凶狠狡诈。另在场的夏荷不由心突突直跳。夏荷终有些怕这个小姐,从她遇见那奉裕王开始。之前的她,虽说有些刁蛮任性,但也不至于太过。而如今的她,早已经面目全非,已成长的完全不似一名十六岁的女儿家。

    夏荷脸上多变的表情,刘宛凝都尽收眼底。她摇头心中叹息道:“夏荷终究不是与她一起荣登王妃之位的人。”

    “去将洗衣房中的瑞娘调到我房里来,提为二等婢女,以后就由你们三人伺候我。”刘宛凝埋头继续写道。夏荷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能得到小姐赏识成为她身边的人,都是心思灵巧之人。总比自己木讷来的好。”

    夏荷依言退出去,去洗衣房中寻瑞娘去了。

    玉墨隐在那元宝槭后静静的看着陈宣与慕容胭脂二人,看他急匆匆的而去,再看他着急的样子。他何曾对她自己这样过?陈宣的温柔只会放在那个叫做慕容胭脂女人的身上。

    “怎么,心痒了,受不了了?”身后突兀的响起一声,玉墨吃了一惊,忙回身行礼。楚氏盈盈一笑,搀起玉墨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这世间东西啊,你想要的往往却得不到。而不想要的呢,却是往往捏在手心不知道放开。玉墨,你说,这算不算是悲剧。”楚氏说话不急不缓,语速适中。字字句句都仿若是敲在了玉墨的心上。

    “再者说了,那慕容胭脂有何德能,凭的不过是那怏怏的病态取悦陈宣。怎可和你比。男人对这种女人不过就是图个新鲜,而自强的女人才会是他们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不过,往往也有例外。”楚氏笑着说道,视线跃过眼前的葱郁的石榴树,落在那屋内陈宣与胭脂二人身上续才悠悠说道:“大抵陈宣就是个例外。”

    玉墨默不作声,垂眸看着脚底。楚氏又道:“玉墨,我与你讲了这么多次,讲了这么多。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楚氏俯在玉墨的肩侧,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唇,轻轻说道:“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道理我跟你讲过这么多次了,你明白了吗?”

    “你知道她私底下怎么跟陈宣说起你的吗?”楚氏问道。原本神思飘离子啊外的玉墨忽地凝神聚气,竖耳听道:“说你是个不知趣的丫头,凭自己的身份,竟敢还想对陈宣有非分之想。陈宣誓何等的人物,怎会喜欢上一个默默无名的丫头?”

    玉墨一下子失去了冷静,厉声道:“这个贱人!”

    楚氏笑道:“这样骂她有何用,人家不是照样活的精彩。”耳边传来几声慕容胭脂的笑声,轻灵婉转,悦耳动听。可在玉墨耳中听来,仿若是穿耳之刺一般。

    “这说的是什么啊,笑的这么开心?”楚氏拉着玉墨的手出现在胭脂的院门前。那案边的女子闻言,唇角的笑容攸忽不见,只冷下了脸。楚氏也是见怪不怪了,自从她封了品级之后就鲜少对她行礼。

    陈宣起身,拱手行礼退到了一边。楚氏站在边上,却是没有坐下。脸上带着探究的表情问道:“怎么,二奶奶可有什么不高兴的?说来我们听听。”

    “不高兴的说给夫人听,是为了讨您开心吗?”胭脂毫不迟疑的将那番话甩过去,偏了头不再去看楚氏。

    楚氏万万没料到今天刚到这洞庭轩就吃了这丫头一憋,冷笑道:哟,今儿个怎么这么大火气,竟然还对我发起火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