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177章 碧落进府(二)

    “糊涂。你二人怎可为了此等小事在王府门前闹出个是非来。”刘御史气的袖风一甩,狠狠的打在了刘宛凝的脸上。顿时,刘宛凝白皙的脸上便是红肿了一大片。夏荷秋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叫道:“求老爷饶了小姐吧。”

    “饶了她。饶了她又有何用。自古女人都是以夫为纲,丈夫便是天。你如今还没过门,就要过问她纳妾之事,在别人眼中看来,你与那妒妇有什么区别。”刘御史提声骂道。而刘宛凝匍匐在地上,身子害怕的微微发抖起来。

    她怕,她怕自己失去奉裕王妃的身份!

    “老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刘母也是从始自终都捏着帕子抹眼泪。刘御史现在正在气头上论谁都不要去轻易的惹怒他。好不容易说上一句话,立马换来刘御史的怒目而视。

    “瞧瞧你的宝贝女儿。平日里是怎么教的,亏得我在外头传的都是她多么识大体,如今可不是在众人面前失了分寸了。小畜生,我生你有何用,这不是要把你老子我气死吗?”刘宛凝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父亲生这么大的火,呆怔当场。

    外面的天气闷热的紧,连这屋中都是热气。刘宛凝已跪了一个时辰,膝盖早就是没了知觉,微微一动,便是疼的钻心。方才被刘御史甩的一耳光,另她觉得耳边嗡嗡直响,脑中一片混沌。刘宛凝哪受过如此对待,跪了如此之久,加上早上还未用过早饭,身子便是有些不受控制的朝一侧栽过去。

    夏荷眼疾手快的赶紧扶住她,已经是眼泪涟涟。刘母见状,咬了咬牙,竟也行至刘宛凝身边屈膝跪下。刘宛凝见着自己母亲如此,连忙伸手相扶,急声道:“母亲,你这是干吗?快起来。”

    夏荷和秋菊也赶紧上前去拉刘母,但她却是执意跪着,仍凭她们怎么拉都不起来。刘母注视着刘御史,沉声道:“老爷,您今日管教凝儿,她有错在先。可这实乃是我管教五方。老爷若是要怪罪凝儿,就怪罪我好了。这么热的额天,让凝儿一直跪着,只怕是要生病啊。”言语至此,已近哽咽,委屈的不得行了。

    刘御史猛然回头,冷冷的望着刘母,轻哼一声,随即拂袖离开。刘宛凝才感激起身,将刘母扶起来。娘儿两一起抱头痛哭。

    刘御史出了门,冷然吩咐身后的小厮道:“将小姐好生看管着,出阁之前,绝不能让她出府门半步。还有,传我的话,让她在绣楼上给我抄佛经,抄百遍。我刘某怎会生出如此善妒的女儿。”

    还在屋中的柳宛凝正恰巧将这句话听了个仔细。她暗自握紧了双手道:“我一定要进到王府,成为奉裕王妃。谁都不可阻挠我,谁都不可以。”

    今日在王府内受的屈辱,她要一样一样的讨回来。

    碧落被人带进了一所名唤雅筑居的院子。院子虽不大,可布景却是十分精致。四处俱都以碧绿的翠竹环绕,奉一吹过,枝桠相互碰撞,却似有些像是乐声。廊前皆种了些各色的牡丹花,灼灼的开在枝头。

    待身边小环取来钥匙将其打开,再见其里面之时,就更为雅致了。屋中只摆了基建物件,却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屋中摆了一香炉,正袅袅的冒着青烟。处处轻纱环绕,幽香阵阵。身边领着她们过来的丫鬟行过礼之后恭谨的说道:“姑娘以后便住在这里了。因为王爷喜静,所以这院子也离王爷的居所比较远。不过若是以后有什么事,奴婢们都知道有一条小径可以直达。待姑娘歇息好,奴婢自会带您过去。”

    碧落点了点头,示意身边的小环从带来的行李中拿出点碎银子赏赐。碧落虽是酒坊中的舞女,但也深知这些高门府院中的规矩。谁知那两丫鬟却是往后一退,连连摆手道:“还请姑娘不要如此。王爷待我们极好,奉银从来都是只会多拿。我们做下人的便长久以来形成了个规矩,绝不会要主子的赏银了。”

    碧落微微一怔,随即微微一笑,收回手来,轻轻说道:“那就有劳了。”碧落的声音仿若是林中的谷雀一般轻灵婉转,让人心中舒畅。那两名丫鬟听罢,无疑不对这名女子的好感度又递增了几分。

    “奴婢就先行告退,姑娘先休息吧。待到午饭之时,明璐会过来叫您的。”说罢,便是依言退下去,小心的替其关好门。

    身边的小环惊喜的说道:“姑娘,小环瞧着这府中的都是好人。尤其是王爷,带您那般温柔。姑娘定会取的王爷的宠爱的。”

    碧落却是缓缓摇了摇头,面露忧色,看似却一点都不开心。小环诧异的问道:“姑娘为何还要这般忧虑呢?既然王爷才是真正想带您走的人,那您还想着一些有的没的干嘛?”小环当然清楚碧落这般到底是为谁?

    说到底,那样的一轻浮的浪子,怎可以配的上姑娘的一片情深。

    碧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坐在镜前,缓缓将面纱褪去。浓浓的脂粉下面,其实掩盖不了她自卑的一颗心。众人见着的不过是她妩媚娇丽的一面,却是很少有人能见着她脂粉下面的一张脸还会心生喜爱之心的。

    但是他却是不介意,说他定会将她带回家中去。碧落从未听过别人给过她誓言,他是第一个。可是自从那次过后,便再也没有见过。竟是一场难得的好眠,碧落起身来,待得小环将她梳妆好之后,明璐才过来敲门道:“姑娘,可是起了?王爷请您一起过去用饭。

    话音刚落,小环一下将门拉开。碧落着了一身淡紫的百褶长裙,宽大的衣袖下雪白的皓臂一览无余。面色白皙,唇色饱满。一双清澈透明的眸子像是溪水一般透彻。明璐不由的吸了一口气。她是第一次见着碧落褪下面纱的样子,暗自心惊道:“此女即便是不施粉黛,也可在京都排名数一数二的天姿国色。

    终来到柳越住的院子,清幽雅静,进门也只见着二三个丫鬟和小厮,不似她想象的。见着碧落一来,站在门前的丫鬟赶紧为其打起帘子。柳越坐在位上,也未起身,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挥手阻止了她的行礼。

    一原木色的长桌上,只放着一些平常常见的几个小菜。倒真有点出乎碧落的意料。看到手边有一壶酒瓶子,待碧落自然拿了去给她斟酒时,被他挡住道:“你只是我请来的客人,不必这般。”说完,亲自接了过去,为自己斟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