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169章 误会(二)

    “怎么回事?”刘宛凝问道。身边的人屏息凝气,也唯恐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姐,先不要说话,只恐是贼人,若是发现我们就遭了。”这话说的刘宛凝心中也难免有些畏惧。但是转念一想,贼人怕不会有这个胆子敢跑铭岳轩来,这可是皇后的地盘。

    但是这样想归想,刘宛凝还是有些害怕。现在唯一之计便是让一人前去查看查看便知。“瑞娘,你去。”胭脂小声吩咐道。

    那唤作瑞娘的小丫鬟哆哆嗦嗦站而来起来,身子抖的就跟筛糠一样,连路也走不稳。这也难怪她,从未遇到过这种时候。

    “小姐,奴婢,奴婢……”瑞娘唤道。

    “少废话,快去。”刘宛凝不耐烦的催促道。瑞娘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朝那门的方向而去。只要打开门,便知道了,很快很快。瑞娘这样想着,手已经放在了门栓上,下定决心似得往前一抽,门应声而开,发出吱呀的一声。

    刘宛凝赶快朝桌子底下躲去,唯恐一点光照在自己身上,到时便会性命不保。只是门外静悄悄的,连风都未起一丝。廊上依旧安静,与来时无异。瑞娘撑着门左右望上一眼才敢小心的说:“小姐,真的没有人诶!瑞娘没有发现有任何贼人来过的痕迹。”

    听瑞娘说完,刘宛凝才敢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胆怯的朝瑞娘看了一眼:“若真是有个万一,我首先就唯你是问。”

    瑞娘早就习惯了自己小姐的言语,微微一笑道:“真的没有任何问题的,瑞娘已经看好了。”那烛台上的烛火早就已经熄灭了许久,瑞娘上前仔细探道:“那烛芯早就已经干涩掉了,可知没有了灯油。”

    终于真相大白,不过是灯油没有了。瑞娘深吸了一口气,回禀道:“小姐,这下不必害怕了,只是因为灯油没有了。待奴婢找到点上便好。”刘宛凝冷哼一声道:“我才不害怕,是你们害怕吧。我早就说过没有什么,铭岳轩乃皇后的地盘,谁敢乱闯入。不过,可怖排除自己人的可能性。”

    刘宛凝这样说完,瞥了一眼在黑暗中移动的瑞娘道:“你磨磨蹭蹭到底在找什么,怎么还没有点好灯?”

    瑞娘的声音有些颤抖,不过既然刘宛凝问起来了,她便只好回应道:“回姑娘,灯油没有了。”

    “你说的什么话?灯油不是一般都放在烛台下面吗?你好生瞧瞧,若是漏看了,看我不打死你。”刘宛凝说着,就要起身,却是不小心又被绊了一下。刘府的人都知,西欧阿姐素来怕黑,在黑暗中视物也是极其困难。

    所以她的床头始终都点着灯。只是今日却是没有了灯油,这时候若是出门买也买不到了啊。瑞娘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小姐,你倒是说两句啊。”

    “说什么,这不是明眼人都可以瞧出是有人故意的吗?还去找什么,等着吧。我们就在这等着。瞧瞧她还可以玩出什么花样。”刘宛凝气愤的说道。

    可是在面对黑暗,她的底气显然是没有这么足。她恨死了那个女人,竟然会想到如此招术来对付自己。

    周遭的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出,皆都是屏息凝神,只恐小姐生起气来。刘宛凝却是越想越觉得自己亏的很,先是被骗来着这里,明说的是纺纱,暗地里其实不知动了多少手脚,要让她不安宁。

    “好啊,慕容胭脂,你真是做得极好。”刘宛凝笑道。

    “你们过来,听我的吩咐去办事。别人问起,就说是这样……”刘宛凝低声吩咐道。那五名丫鬟听罢,睁大了眼睛怔怔的望着自己的小姐。

    “快去,快去。不然要我今晚上一直待在这里吗?若真是出了问题,你以为王爷会放过你们吗?”刘宛凝捡了最为震慑住他们的人物。果然,一听王爷的称号,左思右想,定然是要让小姐早早出去比较好。

    遂也只好点头答应。“可是,小姐若是他们问起奴婢不知道的问题怎么办?”一丫鬟有些担忧的问道。

    “不要回答,到时你只管垂头哭泣便是。今日慕容胭脂那一掌,我可是等不及要还给她了。”说完,刘宛凝起了身,猛地朝前跑去,绣房中桌椅散落一地,身上全是痛的要死。手肘也受了伤,脚上不知擦烂了多少皮。

    瑞娘尖声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刘宛凝虚弱的抬头看了一眼瑞娘道:“不这样子,又怎么会真的博的他的同情。旁观人不知,定只会同情弱者。我必须要做个弱者才可以扳回我受的屈辱。

    站在一旁的四名丫鬟见此,忙急奔出铭岳轩,两个两个的分开而去。刘宛凝说完,身体上早就已经是痛的她眼泪都来了。她深呼吸一口气道:“记住我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给王爷。就说我刘宛凝无悔!”

    说完,便已经痛的晕了过去,身下全是散落的桌椅,这坚石硬木的,不知到底是有多痛。瑞娘着急的看向门外,等着小姐要等的人前来。

    门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听这架势倒是十分着急。柳越翻了个身,问道:“这么晚了什么事?”

    “刘家丫鬟来说王妃受伤了。”一听是刘宛凝,柳越闭上眼睛,不耐烦的回道:“就说我明日会亲自去探望,先回去吧。”

    “可是王爷,王妃是在铭岳轩受的伤,据说跟那女官大人有关系。”侯叔续又说道。话刚一落,柳越已经披了件松色的织锦,开门来,只问了一句:“她可有受伤?”

    侯叔张了张嘴,却只摇了摇头,回道:“老奴也不知。”柳越看了看他凝重的表情,知道此事定是不简单。柳越起了身子,引得旁屋的六儿也闻声,披了衣裳出来。侯叔一脸严肃的等候着王爷发话。

    马车行至铭岳轩门外的时候,柳家的马车已经来了,想必是早一步比他们先到。柳越见此,越发加快了脚步。还未至那绣房门前,早就有丫鬟跑来抱住他的腿:“王爷,求你一定要为我家小姐做主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