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第168章 误会(一)

    刘御史抬眉满意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自己的女儿,勾唇一笑。他刘家势必要站在高处,势必是应该得到所有人该有的赞美。而他这个女儿的一生的幸福也绝对可以以此为寄托让他站到权利的顶峰去。

    “你知道就最好。慕容胭脂这个绊脚石,一定要想办法移开。必要之时,可以借助……”刘御史缓缓一笑,手中的茶盖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碗中的清茶。

    外头一阵风过,日过西头。晚霞照在窗柩上,金灿灿的在地上投出一片光影。胭脂垂身告退,身影消失在长廊的转角处。那纺纱的活,她定是要去做的。而且还不能让太多的人去帮她。

    刘宛凝特地选了一身素白的衣裙,脸上的脂粉也施的淡淡的。丫鬟拿了头饰前来,俱都被她阻拦了回去。“小姐,这都是你平时穿这身衣裳爱戴的啊?今儿个怎么会?”那丫鬟诧异的问道。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我说不要就是不要。还有,今日晚上之事,一切听我安排,不要给我慌张,知道不?”刘宛凝面色肃然,冷静的吩咐道。

    两个丫头面面相觑,心中起了疑问,但也不好直接问出口。遂也只有点头应了一声道:“小姐,马车在外恭候多时了。”

    “马上。”刘宛凝回身看了看铜镜之中的自己,左脸上依旧是火辣辣的疼痛。不过,她却是故意避开了那处施粉黛,若是隔的近一些,可以清晰看出来左脸已经有些轻微的浮肿。她要做的远不止这些!

    刚要上马车,却听见管事高扬了声音,道:“夫人来了。”刘宛凝回身,被匆匆而来的刘母拉住:“听人说,你在铭岳轩受了欺负是不是?这还了得,让母亲替你去收拾那女人。”

    “母亲。”刘宛凝赶紧拽了一下刘母的手,眨了眨眼睛,示意这还有外人在此。刘母明白过来,转而立即用了温柔的话语问道:“我的凝儿啊,这可如何是好?受了欺负,还要受惩罚,这难道是故意要欺负咱们刘家吗?”

    刘母一张脸上布满了愁苦,泫然欲泣,若不是刘宛凝还在这劝着,只怕是早就已经满脸泪水了:“娘,别担心。我会尽快做好的,只是这几日恐怕都不能休息。都是宛凝的错!”

    话刚说完,刘宛凝拥住刘母,柔弱的身子颤抖着,眼泪一颗一颗砸下来。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刘家小姐的柔弱,那慕容胭脂的强势。到时天下人无不会骂慕容胭脂的强势,蛮不讲理,甚至必要时候还可以将她与奉裕王爷的前尘旧事告诉大家。

    “这几个人未免太少了些。把你的贴身丫鬟夏荷,秋菊带上。那两孩子勤快。”刘母担心道。见着送去伺候刘宛凝的也就只有几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丫鬟。这副模样,怎能够帮得了她女儿。

    “母亲。“刘宛凝急道,拉了刘母在自己跟前,附耳悄声说道。刘氏恍然大悟,虽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儿,不过为了大局也只好如此。

    “万事小心,别怕。有爹娘为你撑着。”刘母将其送上马车,心欲平静下来瞧着自己女儿胸有成竹的模样,定然不会让自己失望。

    回到绣房之时,天已经擦黑。守夜的公公悄无声息的迎了出来,打着灯笼瞧见是刘家小姐,拂了拂身唤道:“奴才恭候小姐多时了。”刘宛凝脚步一顿,偏头问道:“什么意思恭候我多时,难道?”

    “是大人吩咐了奴才,只说刘家姑娘今日要亲自来为自己嫁衣纺纱,让我为绣房留一盏灯恭候着小姐。”那公公轻声说道。

    刘宛凝环顾了四周乌七八黑的环境,心中再次将慕容胭脂骂了一遍。半晌,她冷笑了一声,缓缓道:“竟然还派了人监督我,难道还怕我不来。你去告诉她,我来了,免得让她还时时刻刻惦记着。我可受不得。”

    那守门的公公愣了愣,口中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听这小姐高傲的语气就受不了。他拂了拂身子道:“奴才这就去告诉大人。奴才告退。”

    那灯笼的光影越走越远。这铭岳轩处处修的精致典雅,两边悬着纱芊的水晶灯。今天晚上云淡风轻,可是天上却是一丝月色都没有。平日白天所见的风光到了夜晚,也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刘宛凝心中不平,凭什么就要让她做这种事情。纺纱织布都是下人们做的,本想给她易损好果子吃,不料竟落到自己头上。她恨恨的朝前一踢,竟是绣房中其余小姐的桌椅,听得上面的砚台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刘宛凝皱了皱眉头骂道:“连桌子也不给我长眼了。”房里头只留了三盏灯,却也只能依稀辨别的出来纺纱机摆放在什么位置。地上用竹编的篮子放着乱成一团的彩线。刘宛凝统共也只带了五人前来,却有二十台纺纱机。

    那五名丫鬟相互对望了两眼,心中盛满凉意,若是说要再短时间内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是作为小姐的嫁衣,只怕是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现,就更为困难了。刘宛凝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骂道:“还愣着干什么。我让你们来可不是只伺候我的,是让你们纺纱的。”

    “可是,小姐,恕奴婢多言。这么多彩棉,只怕是要回去多多请一些帮手来才好。而且奴婢几个手艺也不是很好,怕到时候毁了这些东西。”那些个丫鬟垂头,不敢直视刘宛凝越来越难看的脸。

    “你慌什么,我有说过不和你们一起吗?”刘宛凝回道。

    “小姐,这怎么可以。还是让奴婢几个自己做吧。”那些人受宠若惊,忙劝道。

    “你们先做着,我在一旁先看上一会儿。”刘宛凝搬了个板凳坐在一旁,见着她们手中的彩棉慢慢的理顺,在在那纺纱机上绑成一条直线。上搁着一梭子,一下一下的纺出了斑斓的颜色。

    只是轮到刘宛凝亲自动手之时,她才发现,彩棉早就已经是乱成一团,难以分开。梭子的距离离自己太远,她必须要努力伸长了手才可以够的着,没弄几下,手肘早已经是酸痛难忍。

    “这什么破玩意儿,慕容胭脂是故意整我的吧。”刘宛凝猛的将那梭子朝前面一推,原已经纺好的纱在一次乱成一团。

    “小姐,稍安勿躁,慢慢来总会熟练一些的。依奴婢看来,这些彩棉与运回来之时已经好太多了。瞧这里的一团,可是明显可以瞧出来是被人修整过的。小姐应该……”那丫鬟还未说完,就被刘宛凝狠狠的瞪了回去。

    她怎么会相信慕容胭脂有如此好心,定是可怜她罢了。

    绣房的烛光越渐暗了下去。刘宛凝回头,正欲吩咐人前去点灯,却不料那烛光蓦地一下子熄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