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第165章 情意渐浓

    待那丫鬟一走,碧儿不由开口骂道:“那刘宛凝当真不是个好东西,为何处处都要与西欧阿姐作对。先前是恶意中伤,如今还要借着大婚之由来为难小姐。”

    胭脂的声音平静:“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都奉陪到底。不过这嫁衣,我还是要给她做,她等的不就是今天吗?我便是偏要送给她一份大礼才好。”

    “大礼?什么大礼?小姐说话越来越高深了,碧儿都没懂。”碧儿不满道。

    “就如我所说,当真是大礼。你也别瞎想。”胭脂沉稳一笑,起身朝外望了望道:“走吧,这时候,该讲学了。”

    碧儿欢快的答应了一声,替她理好了官服。行至中门之时,忽听到前门来了声吼:“奉裕王妃来了。”一大片人儿都围拢了过去,叽叽喳喳的不知是在说什么,想着也不会有什么好事。胭脂淡然的踏着门槛而过,视线从未向那处望上一眼。

    碧儿淡然说道:“真是一朝跃上枝头变了凤凰,麻雀的功力仍然还深厚的很。”胭脂不由的瞟了一眼碧儿,轻声嘱咐道:“以后,这种话都不许再说。一个姑娘家,也不知害臊。”

    碧儿朝着她吐了吐舌头,装作无意望向别处去了。那沉沉芭蕉树下,朱木红漆的抄手游廊下靠着一粉衣美人,长发未束,似嘟着嘴有些郁闷的浮动着眼前的芭蕉叶。

    不过另胭脂感到最奇怪的是,如霜为何自己孤身一人在此。以往的时候不都是见着她与刘宛凝在一起吗?

    “那如霜小姐最近是咋呢么回事,突然一下子就闷闷不乐起来了?”碧儿对换做如霜的小姐的性子甚是喜欢,所以平日里自然就多了几分关注。

    “我也不知。”胭脂纳闷的回道。正欲朝前而去,却被如霜轻声一唤。往前的脚步不由的停了下来,望着那廊中的人儿。

    “慕容大人,可与如霜说会儿话不?”她这般低低哀求,像是有了几分哭诉之意。胭脂自然是不好拂了她的意思,朝碧儿点了点头。碧儿应声退下,她才方朝那廊中而去。她似是很高兴,连忙在自己身边让出一地儿出来。

    “大人,来这里。芭蕉叶下纳凉,可是最舒服了。平日里关郎也喜带着我坐在芭蕉叶下。只是他最近可是忙的很,有许多军务。回府也没有多少时间陪着我。”她低声说道,不过转眼间,却又恢复了以往的稚气。

    “关郎人很好的,只是待我还像个孩子一般。”她抿着唇嫣然一笑,眸中灿若金光。胭脂心中怅然若失,忽不知应该说点什么。如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打着哈哈道:“慕容大人,我们今日要学什么,我可是正期待着呢?”

    “云合四方如意纹,恰巧你可以绣在你嫁衣上。那云纹四四方方的,象征着吉祥。不过俺纹路你待会儿可要看仔细了,切记要有流畅的线条。”胭脂耐心的解释道。如霜认真的听着,前面的那群女儿家终于散开而来,各自要准备去绣房了。

    刘宛凝踏着轻盈的步子而来,身边带着两名丫鬟,见着如霜欣喜的还行了一礼,却被刘宛凝狠狠的瞪了回去。如霜本想要起身欲她说上几句话,却被她凶恶的眼神吓的一缩,兀自又坐了下去。

    待到刘宛凝走远,胭脂才问道:“你们二人,这是怎么的?以前不都是好好的吗?”

    “是啊,从那****真正见着那奉裕王之后,我便与宛凝闹扳了。她不听我劝,还以为我是嫉妒她如今位阶还要比我高上几分。可是我真没有那个心思。”

    如霜蹙眉几欲仿若要流泪。胭脂连忙抚慰道:“别哭了,我知晓你脾性,不是那样的人。”

    如霜猛点头道:“就是,就是,连你都这样认为。可她偏偏不信。那奉裕王可不像是传言那般。我觉得他并不爱宛凝。他虽对宛凝很有礼,可就像是两人互不相识一般。我看着很着急。于是就自作主张给她讲了,哪知她竟是半点都不相信我。”

    “既然是皇上赐婚,定也有他的用意。两人在一起日久总会生情的。”胭脂觉得自己身子再发抖,话竟还是这般自然而然的流泻了出来。如霜回望了胭脂一眼,心中叹道:“像是大人这般清高的人,定不会懂得这爱情吧。况且,听闻她身份特殊,还未二十,却已经是一孀妇。

    “倒也是,希望如此吧。“:如霜回答道。脸上终于露出几分欣喜之容出来。“今日的云合四方如意纹,我定要好好学学。回去好在关郎跟前显摆显摆。他总是不信我会自己做。”

    胭脂笑着起身,道:“关木大将军与你配的真好。也不枉皇后的一片苦心。”自小虽被寄养在京都,却是特意安排了关木与她一起。虽年龄相差了七岁,可关木待她极好,娶她为妻也是关木自己要求的。

    这一双璧人着实令人欣慰。

    “大人呢?”如霜见着胭脂怔忡的样子,仿若是在回忆着什么。想着她这般身份,心中其实定然有自己心爱之人,却是容不得她表现出来。胭脂缓缓转身,望向如霜,那眸子平静如水,不带一丝情绪。

    如霜以为自己问遭了,便赶紧补救道:“我方才是想问,大人可有如此那样的人?哦,不是,我是想问,大人心中……”越说越急,竟是自己连自己想问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她满脸通红,紧张的搓着手。

    胭脂微微一笑,道:“无妨。我告诉你也行。他就在我身边,无时不刻都在。”她唇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仿若是枝头开的正艳的梅花。

    那般笑意,定然是不像她心爱之人就在身边的模样。如霜伸手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没有事的。他也子啊想着你,你也时时刻刻都在他的身边。”

    胭脂点了点头,心中难受的不知道该怎么好,眼泪刷的一下就淌了下来。如霜着急的踮脚用袖子胡乱擦着胭脂脸上的泪水。胭脂其实不喜欢哭,宁愿痛。可她已经忍不住了。她也忍很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