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第164章 难为嫁衣

    “夫人,怨不得乔妈妈多说几句。现在除去慕容胭脂是最好的时候,王爷另娶了新欢,哪有时间顾得上她。再说了,陈宣又能起多大的作用,再怎么说,也难逃一个“仆”字。此时不除,更待何时?”乔妈妈微微迷了眼睛,闪烁出一大片的眼白。今日慕容胭脂一掌,他日毕将十倍讨伐回来。

    “说的倒轻巧。谁不知道这府上有那奉裕王的眼线在此。她独自一人在这柳府上,越儿他不会打这么美把握的仗。”楚氏深知柳越的脾性,更知他定不会让她有着半点危险。别说这柳府有个风吹草动,还没进她屋子,估计他就已经收到消息了。

    玉墨垂眉跟在身后,一言不发,薄唇抿的紧紧的显得有些苍凉。

    “夫人,说道这个。奴才倒是还有一事忘记禀告。”乔妈妈讨好的上前,附在楚氏耳边说道:“王爷一日去了铭岳轩,与二奶奶闹得甚不愉快。后来当日晚上,府上的张德子就来告知我,收拾东西回家了。奴才心中诧异,便唤了人去跟着,果不其然便就是王府中人。现在,可没谁可以保着她了。”

    楚氏听罢,打着扇子缓缓朝后一望,玉墨虽垂着头,不过手却紧紧的蜷在一起。乔氏所说,一字不落的她蜷听了去。

    “说的倒是有理,不过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才行。”楚氏淡淡的应了句,仿若是并不关心一般。乔氏急道:“夫人,夫人一定要为奴才做主啊。奴才可是你的人。”

    楚氏瞟了一眼身后跪着的乔氏,打趣着说道:“乔妈妈跟着我虽受了不少的苦。可我奈何却也是从未出手打过她。如今被一黄毛小丫头甩了一巴掌,心中定是气不过。想必这几日都要睡不着觉了吧。”

    玉墨却只是沉默着不说话。楚氏觉得无趣,便也甩了头,不再去瞧她。刚歇息坐下,楚氏便觉有些乏了,挥了挥手。那些个身边的丫鬟躬身退去。玉墨却仍是立在帘侧,不见丝毫动摇。

    楚氏半眯了眼,摇了摇手中的绢帕:“你如今是听不懂我说的话了是不是?我说我乏了,让你们退下去。”

    “夫人,好像是忘了曾答应玉墨的事。”玉墨的牙关在咯咯作响,声音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流泻出来:“陈宣母亲之事,我既然答应了你替你保密,但当日的诺言,恐怕还需玉墨帮你回忆一番。”

    楚氏靠在榻上的身子抖了抖,绢帕应声而落,好在柔柔的飘在地上并没有声音。玉墨垂着头,并未发现这一幕。楚氏很快收拾好了面色,换了手撑在一旁,继续等着玉墨说完。

    “他为你做了这么多事。若是得知杀害他母亲的真正凶手是你,而不是死去的老爷,你猜她该会怎样做呢?”玉墨抬头望向楚氏的双眸,惊奇的发现,那双眸子平淡如水,丝毫没有一丝波澜。

    仿佛方才从她口中讲出来的事与她楚氏没有丝毫干系。

    “还有什么没有说完的,都说出来,我好好听听。听听你这这么多年子啊我身边到底收集了多少情报。”楚氏起身,缓缓下了榻。她身上尤披着件鸦青色的绸缎,长发尽数披在身后,保养得当的脸上不见有丝毫的皱纹。

    她不像玉墨,她始终都是主子,从未容许过奴才爬到自己头上去。玉墨沉声继续说道:“我要的不过很简单,我没有办法做到,而夫人有办法。”

    楚氏笑道:“所以,你是拿陈宣生母死的真相,与我换慕容胭脂的死吗?”她吐字清晰,丝毫没有避讳。楚氏甚至是已经承认了,那人就是她下令烧死的,将他儿子抱了回来然后呢?再寄养在她袭击身边,帮着她复仇的工具。

    “这难道还不够吗?”玉墨叫道。

    “够了,够了。这每一条都足以让陈宣杀了我。可是玉墨啊,玉墨你别忘了,慕容胭脂对陈宣来说也是她最爱的女人。你如今想杀了她,也是对他的又一重打击。最重要的是,你不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吗?而你选择了隐瞒,其实与我都是同类的人啊。那又为何要装的你就跟好人一样?”楚氏面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深入黑潭的一双眸子却是不见一点笑意,仿若是深渊,几下便能把人吸进去。

    “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想着他不要再受伤害,并不是有意隐瞒。”玉墨急道,扑通一声跪下身去:“他****如此,我便****都心疼着他。可他却看不见我,难道不是只有慕容胭脂一死,他才会看见我吗?”玉墨呢喃道。

    “当然了。你也想想,慕容胭脂不在之时,你也算的上是他的红颜知己。可如今他连看你一眼都是恨意。玉墨,你甘当这样吗?”楚氏问道。

    “不愿意,我想让他一直这么瞧着我,不要跟我分开。慕容胭脂必须死。”玉墨双眸狠狠的瞪着地面,表情可憎。

    “对,对。陈宣他已经受了这么多苦了,你来解救他。”楚氏唇角含着一抹笑意,手搭着玉墨的肩上,却是骨瘦如柴,生生的膈应的慌。她不禁叹道:“真是活遭罪啊。”拉了与抹掉额手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多好的一个姑娘,别委屈自己了。”复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嫁衣的料子是专从了北方运过来的,取的都死边境上最为名贵的彩棉,握在手中丝滑有致,全然不像是从染缸里出来的东西。这彩棉大抵也只有宫中嫔妃才能穿在身上。刘御史为了自家女儿,不惜耗费而来重金前去北地,取了当地的棉花运了回来。

    “这满满的一车厢彩棉,还未制成料子,这可如何是好?”前守着的丫鬟来报,面上显出焦急之色。铭岳轩虽好,各种工具也都齐全,可这织布纺纱,恐没有几人会?

    “这刘家小姐难道不是为了为难我们吗?这可如何是好,奴婢满心以为,只是绣绣云纹之类的,竟是没有想到……”胭脂缓缓沉吟了片刻,淡然吩咐道:“让管事公公去购置二十台纺纱机回来,这几日恐要每日每夜的做了。”

    那丫鬟跺了跺脚,答应了一声,赶紧前去找管事公公去了。刘宛凝可是时时不忘为难她,这嫁衣可真是难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