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162章 楚氏故意刁难

    胭脂回身怔怔的望着他,指尖蓦地松开了陈宣的手臂,侧头再也不敢看他一眼。

    “你同意不同意,我心意已决。你没有办法左右我心中所想。可你这般模样,让我不得不担心!”陈宣这般说着,仍旧是没有避开胭脂。他的嗓音低沉,沉重,仿佛一字一句都敲在了胭脂心上。

    胭脂微微抬眼,望着陈宣孤傲的侧脸,如芝兰玉树,俊秀且孤清:“我的事,与你又有何干?”她冷冷的回道。

    “没有关系,那你说跟谁有关系?”陈宣问道。

    “你……”胭脂被逼的没法,气哼哼的转过身子,不想再搭理他了。

    “好了,好了。”陈宣叹道一口气,将她的身子扳正面对着自己:“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并没有强迫你忘记。你哪时觉得真累了,便与我说说。我就带你走!”

    与她同岁的大多都嫁为人妇,有了孩子。每日念长念短的都是锅碗瓢盆的琐事。不过大多身边还有一人,与她同床共枕,亡命天涯的人。

    “哟,这唱的是哪出戏啊?”楚氏的声音从花厅处传来。碧儿拦也拦不住,直接被楚氏身后的乔妈妈锁住了膀子。早有丫鬟将其帘子打上,她摇着一把描金竹骨的山水画扇踱了进来。

    “我在屋外就听见这酸语了。这青天白日的,你们也不觉害臊?”楚氏坐下,笑眯眯的望了一眼陈宣,笑道:“哟,陈管家,原来是你?”

    胭脂煞白了脸,半靠在床榻上面无表情的望着楚氏。她沉默着,沉默着,倒是要瞧瞧楚氏要说个什么疯话出来。楚氏仿若是感觉到了那道如冰刀霜剑的眼神,朝胭脂微微一笑:“我知道,知道你们的那档子事。可话要说在前头,两人身份,一个是主,一个是仆。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玉墨微微抬头,望着不远处的陈宣,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话。楚氏今日故意拉了她前来,用以明显。不过玉墨也不拆穿,她虽不乐意见此,可也要弄清楚自己在他心目中到底有几斤几两重。像她这般的人,要这么多情义有何用?

    “夫人,为何要为难陈公子。有人话问我便行。”胭脂开口道。

    “好啊。”楚氏换了只腿,交叉坐在靠椅上,手上的骨扇不急不缓的扇着。她长眉微挑:“听说昨夜,咱们陈管家可是留宿与洞庭轩了?”楚氏这话问的直白,完全不留给胭脂一点活路。

    “是,他是留宿在这里了。”胭脂回道。碧儿手一抖,轻轻唤了一声:“小姐。”小姐怎可这么傻,这洞庭轩内全是自己人,就算是执意说了陈管家并未在此地,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这般爽快的承认,不是正正留给楚氏一个给她安个不洁的罪名吗?

    “论你身份,可比我们这些妇人高贵多了。一个是朝中四品的女官,一个是我柳府的二奶奶。不过,你可别忘了,你还是个孀妇。老爷死了,你以为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楚氏猛拍了下桌子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那又如何。我活的清清白白,又何惧你的一面之词。我与陈管家是朋友之谊,他不过是为了照顾我……”胭脂淡淡的回道。

    玉墨的脸蓦地变成煞白,立在楚氏身后难受的紧。尤为眼前的陈宣,一直默默的将慕容胭脂望着,从头至尾从未看过她一眼。他定是担心那女人极了,才会不顾楚氏的知晓,如此这样。

    留宿……呵,真像慕容胭脂所说,什么都没发生?不,她不相信。

    胭脂话一落,楚氏早句已经控制不住大笑了起来:“你与一个下人说朋友之谊。咱们的二奶奶可真是菩萨心肠啊。男女之间岂会有什么朋友之谊。怕不是狗男女之谊吧?”楚氏说道最后,满脸涨红,眉目之间变成猪肝一样可怖的红色。

    “既然夫人口口声声强调我是府上的下人。那我照顾二奶奶可还有错?”陈宣拽紧的拳头,沉声问道。“我既然是这府上低等的吓人,主子病了。我尽了绵薄之力去照顾她,又有何错?”

    “你……”楚氏语塞,一时竟是找不着话去堵。的确奴才伺候主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既然她是主,他是仆。这个道理无论如何都是讲的通的。

    “笑话。”玉墨却在这时再也忍不住开口道:“既然二奶奶生病还需管家亲自照料。那这院中的两个丫鬟又有何用。不如叫乔妈妈送去庄子里面吧。”玉墨的眸中布满了寒意,怔怔的望着陈宣。

    “瞧我这记性,竟然忘了。”楚氏一拍脑袋,回身吩咐道:“既然二奶奶院中的两个丫头偷懒不服侍主子,乔妈妈,就领了去送到庄子里面去吧。”

    “夫人……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碧儿和轻罗“扑通”一声跪下来,连连磕头哭道:“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昨晚上睡熟了偷懒,才导致的如此。再也不敢了,求夫人不要赶碧儿和轻罗走。”

    “碧儿……”陈宣气急,愤怒的看了一眼玉墨。玉墨只当是没有瞧见,回身过去,已是满脸泪水。她做不到大度,做不到不嫉妒。她现在疯狂的嫉妒着那个叫做慕容胭脂的女人。她为何可以做到让陈宣心里面满满都是她!

    “都是我的错,何必要去惩罚两个丫鬟。夫人心中有气,就尽管朝着我发吧。不如直接把我禀去庄子得了。”陈宣道。楚氏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的回道:“你又想回去庄子?陈宣啊,陈宣。你可别忘了,当日是你求着让我让你回来的。怎么现在又要回去?”

    “求。”这一字无不是在胭脂心上划下得一道口子。陈宣孤傲,从不轻易向谁示弱。而她从宫中回来,在宫门外见着他时,胭脂问的话还记忆犹新。

    胭脂问他:“你为何回来了?”

    陈宣答的是:“我知道你会回来。”

    因为她放弃了自有,回到这柳府,继续受楚氏的刁难又是何必。

    “还愣着干什么?乔妈妈,还不赶紧送去?”楚氏唇角勾勒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把她们两人给我放下。我看谁敢动她们二人。”胭脂却在这时出口道。她半椅在床头,面上毫无血色,不过却越发映的那双深如黑潭的眸子越发浓艳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