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嫉妒心作祟

    “宛凝,你听我说。”如霜心急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说。”刘宛凝蓦地回转身子,用最温柔最含情意的声音缓缓道:“如霜,你身为皇后侄女,嫁的是正三品骁骑大将军关木。虽是三品,可与你是青梅竹马哪能与我想比。想当年,我们在一起多好,而她却偏偏选择了你。你以为她看上你什么,不过就是你身份而已!”

    如霜连连退步,如雷轰顶:“宛凝,你说什么。你不要胡说了。”

    “我没有胡说。”刘宛凝笑道:“怎么,现在看见我嫁了个比你好的。你心里面不乐意了?”

    “我没有,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如霜想要上前几步将她拉住,却是不料刘宛凝猛地将她的手拍下大笑道:“我与王爷成婚后,按品阶来算,还要比你长上两级。你到底不过也是一关夫人,而我是王妃!”她俯下身子来,瞧着如霜,轻声细语,仿若呢喃。

    “我真想不到……”如霜猛然大悟,后退几步,与宛凝让出一大片地方。瞧着昔日的闺中好友的这般模样,早就已经被嫉妒蒙上了眼睛。她听不见别人给的忠告。

    “想不到我终有一天会爬到你头上去?”刘宛凝接口说道,唇上的笑意更深:“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定会比你强的。”她略显得意的说完,转了个身子朝自己的院子而去。

    “宛凝……”如霜唤道。前路口的刘宛凝转身怒目而视:“以后还劳烦你不要再往我府上跑了。别以为这府上真有谁喜欢你。”

    怔怔的望着刘宛凝消失在不远处,心中除了心痛,还有就是惋惜。她从未想到自己与刘宛凝八年的闺中之谊,还比不过一个对于宛凝来说几乎是完全陌生的男子。

    不错,十六年来,她的确是靠着姑姑才能在京都立足。从小背井离乡,离开父母。幸得还有关郎在自己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张家势大力大,她知道有许多人在背后骂姑姑,可她的确很爱自己,很爱很爱。

    即便是在自己身上打上一个皇后侄女的标签那又如何。最爱她的人还在她的身边。如霜不知自己在院中站了多久,,直到自己的额奶娘和丫鬟白芷着急的声音从另一处传来。如霜才记起,今日还带了人来得。怕奶娘看了担心,她赶紧擦干自己的眼泪,回身答道:“我在这儿呢?”

    丫鬟白芷跑来,将一件披风搭在她的肩上笑道:“听宛凝小姐说您早走了还把我们吓了一跳,后来问过在府门前等着的小厮才知,您还在刘府上。可把我们急死了。大人回来了,可是到处在找您呢?”

    “关郎回来了?”如霜惊喜的问道。

    “那自然是。这婚期将近,皇后特意降旨,说是再大的事都要等着把婚礼好好办完才行。”奶娘的话还未说完,如霜已经蹦跳着拉着奶娘要急急的回将军府。丫鬟白芷捂着帕子笑道:“瞧瞧小姐这般模样,可是要高兴坏了?”

    “谁说的?”如霜捂了捂自己滚烫的脸颊,伸出手去作势要去吓白芷。那丫头笑做一团,蜷在马车中,忽然车轮子一停,却是不走了。奶娘掀开帘子一看,不禁喜上眉梢,连声道:“小姐,小姐。将军亲自来接你了。”

    话还未说完,如霜已经跳出了马车,刚落地,险些摔倒。那马上还未褪去疲劳的关木皱了皱眉,沉声道:“小心一些。

    如霜抬头,调皮似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她终于来到他的马侧,关木伸出手来。如霜好奇的握了上去,感觉身子一轻,却是有人弯了腰托住她的腰肢,往上一送。睁眼之时,她已经与他同骑。

    “可有想我?“关木黝黑的面上还布着风沙,平常不苟言笑的模样。问出这番话来之时,却忍不住自己轻轻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我当然很想了。你离开都有……“如霜却是噤了声,扳着指头数了数:“半年零20天了。”

    “以后我都带着你可好。以后你可就是我的人了,可愿意?”关木稳稳的呼吸声拂过耳侧的碎发。她缩了缩脖子,微微一笑:“当然愿意了。”

    铭岳轩内,早就是人去楼空。只剩下后院内室中独留一盏孤灯。窗外是烈烈的冷风,伴着冷雨,啪啪的打在窗户纸上。空气中隐隐有着暗香浮动,连几案两侧的烛台也因此而更加朦胧起来。

    胭脂手握着那道薄如蝉翼的宣旨,却又像是握不住了一般。那宣旨上画着的东西正是那刘宛凝与奉裕王大婚时的嫁衣。一寸寸的繁杂工艺也只有铭岳轩可以做出来。刘宛凝真是聪慧,竟想着将那图纸送到铭岳轩来,并广而告之说只有铭岳轩方可做出如此精美的嫁衣。

    是啊,这铭岳轩唯独只慕容胭脂可以做出来!

    可他难道不知吗?嫁衣的工序还需要经过男子一方看过才行,还要包括新郎身上的嫁衣也要同色才好。这样看来,他一定知道!胭脂紧紧咬住下唇,不知心中突然漫起来的感受是为何而生!

    窗外凄风苦雨,像是一声声敲在胭脂心上一般疼痛难忍!她猛地捂住心口,一口乌血喷至那雪白的宣旨上,原本亮如血色的嫁衣,此刻更添上了一层光彩。听得屋内有些不寻常的动静,手中端着热茶的碧儿赶紧朝前跑去。

    胭脂笑了笑,手脚已然开始冰冷起来。若是他在,她定要好好问问,他为何这么狠心,为何这么狠心!

    “小姐。“一声着急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门被打开又关上,借着昏黄的烛光,碧儿瞧着那桌上的血迹,瞳孔猛然一缩,忙过去抱住奄奄一息的胭脂问道:“你怎么了?小姐?”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柳府门前一身青衣玉带的陈宣撑伞遥遥的朝着那官道的另一处望去,心中急道:“怎么这时候都还未回来?”

    终于瞧着不远处有一马车飞速而来,瞧着正是柳府马车。陈宣一喜,踏下台阶,正欲上前。碧儿已然推开窗户大喊道:“管家,管家,不好了。小姐吐血了!”那撑着伞的手一僵,伞已经脱离开去。那马车急急刹住,陈宣已然跃至马车上。

    胭脂脸色苍白的半靠在马车内放着的迎枕上,微微一笑:“别听碧儿瞎说,我好的很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