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第148章 心寒之至

    静了好一会儿,那帘上的烙影也静止了。胭脂呼吸发紧,喉咙僵硬发不出一丝声音。那茶水顺着桌面淌下来,滴到胭脂身上的那件裙子上去了。她手上略微使了劲,才撑着那桌角站了起来。

    身子却是略微的摇晃不定。胭脂只觉头中像是千万根丝缠绕在一块,要将她脑海中的全部思绪都扰乱。那帘上的身影微微一动,似乎是被胭脂方才的站立不稳吓着了。

    “你不要过来。”胭脂出声道。言罢,才知自己嗓音沙哑的厉害,也不知是为何,音调似也有些发抖。

    “你来干什么。府中娇妻等着你回去。这大好的江山都等着你。你来铭岳轩干什么。”胭脂抖动衣袖,唇上含着凄苦的笑意。她眸中仿若是有化不开的忧愁。

    “你病了?”他抬脚就朝帘后走来。胭脂脚上无力,却是一步也踏不出去。渐渐的那身黑袍银底锦袍的一角出现在胭脂眼中。胭脂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拼了全劲的朝他冲过去。只听见胸膛处一声闷哼,柳越被她喧攘至另一处。

    她回身朝她一望,爬起来就欲逃走。手腕一痛,低下头一瞧之时便被一股大力拉入至他怀中,衣袖翻动,风间有着清冽的梅香味。胭脂刚开始还大叫着想要挣脱柳越的怀抱,却无奈自己被他越圈越深,直至有些让她都喘不过气来。

    她捂着鼻子闷咳起来。柳越才觉胭脂神色有异,忙将她放开而来。她一双黑澄分明的眸子早就已经哭红,怔怔的将柳越望着。那目光中的冷漠几乎让柳越一凌。第一个念头是她大抵知道了。第二个念头便是想着,也不敢再头脑中辗转出来。转眼间,她的眸中闪过一丝阴霾。柳越的心一凉,一记耳光已经朝他脸上而来。

    “你想怎么样?你告诉我,想要怎么样。将我的命也拿去吗?”她几欲有些张狂的笑道,脸上的神色痛苦万分。仿佛那记耳光是落在自己的心上。

    “你在说什么胡话!”柳越生了气,想要再次将她拉到自己怀中来,却是别她轻巧的躲开而去。她发髻上的团团珍珠显出柔和的光芒,衬托着那张脸越发的娇艳。她眸中含泪,双眼赤红,指尖一寸寸的将她胸前的前襟解开来,露出雪白的脖颈。

    她说:“我若是将这条命给了你,就什么都给你了。要不,你就拿去吧。”她侧目缓缓露出温和的一笑,颊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柳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埋进她脖间狠狠的啃噬。她如何会这样想他!连带着心中藏匿已久的爱恋也被她今日这般的举动化成了恨意。

    “你是不是因此想要逃离我身边了!”柳越紧紧握着她的肩膀,狠狠的问道。她扬唇一笑,并不答话。柔若无骨的手缓缓搭上他的肩膀,眸中含着几分讥诮的笑意。

    “你定是想要离开我了。我不准,我不准。”他再也控制不住,鼻尖飘过的都属于的是她独特的气息,似兰非糜,那香气幽香阵阵,却仿若入髓。

    脖子上传来的痛楚丝毫不能与自己心中的苦痛相比。胭脂紧紧的握住自己前襟,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在柳越的侧脸上,滚烫瘆人。他渐渐的停了下来,见着那原本雪白的脖颈间的青紫,心中愧疚,将她的衣裳缓缓的拉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柳越有些心疼的抚过她脖子上的青痕。胭脂却是丝毫不在意,躲开柳越。看着他面上难掩的愧疚,她心中痛快之至。

    “我本想着真与你好好过在一起。那些个身份之隔又能把我如何。没想到,没想到。倒是我将自己看的太重了。”她渐渐说完,语气轻的仿若只剩下游丝。

    “你从头到尾都是这样看我的!”他不怒反笑,心中已然明白了许多。

    “不然,我要怎么看你呢?”她摇头一笑,退后几步将她与他的距离空了出来。空气中流淌着紧张的气氛。

    “如此,这样看我也好。”他抬眉,紧紧的锁住她。“你有你的路要走,我也有我的路要走。”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转身朝屋外走去。他身后仿若盛开灼灼的梅花,灿烂的铺在脚下。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人身上有光,迤逦朝前走着,不带丝毫犹豫。他于那遥遥的梅影一端,再难触碰。

    直到那黑袍银绣的锦衣消失在视线中,她身子缓缓一松,应声倒下。朦胧中像是回到了待字闺中之时。梦见那古色幽香的古寺前,半开的窗扉前含笑将她望着的蓝衣公子。一棵冲天的梨树开着灼灼繁花,幽香扑鼻。

    他带着轻佻的语气问道:“嘿,你这模样,就不怕被人瞧见了?”

    胭脂回道:“你知我知就好了啊。”

    身后响起一阵轻笑的声音。胭脂恍然大悟,自己原来早就见过他啊!早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还会做着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美梦之时。

    碧儿终挣脱了侍卫的束缚,抬头朝那远远负手离去的背影瞧上一眼。他黑衣墨发,剑眉星目,翩然如玉,一双眸子黑深似夜色,如能腻人。只是他面色似乎是难忍的怒色,一双唇也被他紧紧的咬着。

    碧儿回过神来,赶紧朝内院跑去。一路清幽雅静,翠深如许。碧儿脚步轻快很快便入得房内,却是在房门外停下了脚步。陈宣一身青衣素服立在廊下,回身望着斜靠在榻上的女子,眸中含着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碧儿心思一沉,望着那榻上阖目休息的小姐,已然还清醒着,便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

    那屋内传来几声轻如耳语的呢喃,和陈宣的关切之语。

    碧儿一个字都未曾去听清楚,只知那陈宣眸中所含神情定是不假。若真是如此,倒也算是一桩喜事。她靠在那林中的一棵碧桃树上,天真的想到。

    日过中头许久,才见得陈宣出屋来,胭脂亲自送他到门口。一路上,两人默然无语,却也似有着千言万语还未表达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