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我要让他后悔

    皇后温和一笑:“一高兴,我竟是忘了。你身子本就不好,这几日铭岳轩刚起步。你定是忙。”她的声音清越婉转,十分悦耳:“来人,赐慕容大人坐。”立时便又内官端过椅子搁在胭脂身旁。

    再谢过恩,她这才坐下。如霜紧张的问道:“大人可有好一些了。姑姑,你说要不要叫御医来瞧瞧啊。”如霜握着胭脂的手,冰凉渗骨,仿佛是有冷意从她身上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神色也似乎有些不对劲,脸色苍白的吓人。

    “这倒是?要紧不?”皇后亦连忙起身,来到胭脂身边,探手一查看,胭脂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这可是使不得。真是病了。”皇后说道。如霜紧张的握了握胭脂的手,不知方才都是好好的一个人,怎转眼一下子就病的如此严重。胭脂半靠在椅背上,抬眼皆见着的是柳越的样子。想着方才在宫门前的远远一望,想着他出发去永定的时候,想着与他第一次见着的时候。

    “大人……大人……”如霜叫道,摇了摇她的肩膀见着毫无反应。皇后也着了急,立马吩咐道:“快宣御医,快!”

    四下里寂静无声,只听得见檐下青枝绿叶在风中随意舞动的沙沙声响,叮当叮当清冷的铃响。胭脂缓缓张开眼睛,入眼的是一雪亮的纱罩。那光衬着帘外的烛光越发的柔和起来。身体似千斤一般重,喉中干涩。她不觉轻哼出声。

    碧儿与轻罗赶紧迎上前来,将帘子拉开。刺目的阳光将胭脂眼睛照的刺痛。她蓦地转开来去,抬手将眼睛捂住。碧儿心细,将帘子放下去再是问道:“小姐,小姐你醒了吗?可是想要吃点什么东西?”

    “我记得我在……”胭脂环顾四周,这分明就是在柳府的洞庭轩内。碧儿连忙接过话去:“奴婢昨日在宫门外候着小姐,谁知竟是久等不至。后来是皇后娘娘亲自派了人前来将碧儿接进宫中去伺候至小姐好些了才送的我们回来。”

    胭脂松了口气,抬眼瞧着轻罗眸中已经是泪光闪闪,知道这孩子说不出来,心中定是担心极了。抬手招来轻罗坐下,细心安慰道:“没事,我没事了。我这不好好的吗?”

    话虽这样说,胭脂面上的这般微笑却似乎是不着眼底一般,轻飘飘的浮在面上。眉宇之间露出的忧色是谁也骗不过的。轻罗摇了摇头,抬手指了指她的心,似是在问道:“这样骗自己真的不会难过吗?”

    胭脂神色微怔,不料轻罗竟是这样一问。她旋即一笑,抬手轻轻刮了刮轻罗的鼻子,另一只手将碧儿拉到自己身边来,却是久久不言语。

    忽然听见屋外有人轻轻的拍门。那声音不缓不慢,一声一声敲在胭脂心上。碧儿替胭脂披上一件衣裳,轻罗起身去开门。玉墨侯在门外,待得轻罗打开门。

    “你主子呢?”玉墨问道。轻罗垂下身去,对着玉墨身后的楚氏行了一礼。

    “哟,大人,这就醒了啊。”胭脂踏出内室门来,见着竟是楚氏不由的沉下脸色。楚氏倒是不计较,抬脚进的花厅来坐下。玉墨紧随其后。刚一落座,玉墨眼尖的发现胭脂身后站着的一白纱覆面的女子甚是面熟,但因着白纱,看的并不清楚。

    碧儿有些紧张的往后退上一步,躲开玉墨的视线。碧儿心里清楚,玉墨心狠手辣,当初将自己丢在荒野之中,幸得自己命大,活了下来。这柳府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尤为眼前这两人。

    “夫人来此,有何贵干?”胭脂自然的行至花厅主座前坐下,沉声问道。

    “这还不是因为你啊。昨日皇后命人将你送回来之时,可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你要随着老爷去了呢!幸好啊,幸好。这不昨夜没睡安稳,今儿个就赶紧来瞧瞧你。”

    胭脂这才看了楚氏一眼:“谢夫人关心。胭脂好多了,若是没有旁的事,夫人就先回去吧。”

    “哟,”楚氏不禁笑了,:“慕容胭脂,你这官架子越摆越大了。要是我哪一次让着你,你是不是就要爬到我头上去了。”楚氏说道最后,已是满腔怒火无处可发。想着这女人昔日还是自己手上的一只蚂蚁,想要她何时死,就何时死。今日越上枝头变了一只没有长齐毛的凤凰,就整日里在她眼前耀武扬威了。

    “那又怎么样?”胭脂不怒反笑,唇角缓缓勾起。

    “呵,小蹄子,长本事了啊。“楚氏笑了笑,渐渐安定下来。”我近日听了一桩消息,你可要听听?”

    这听与不听又如何,楚氏反正是要说的。所以楚氏问出那句话时,胭脂也只当是没有听见,懒得回答。楚氏笑道:“那奉裕王……”

    这三字一出,胭脂浑身发抖。她不敢想,也不能想。楚氏十分乐意见此反应,便顺着说下去:“也就是老爷的儿子,如今的奉裕王。听说可是有了一桩好婚事啊。”

    胭脂指甲深深的嵌进掌心,也不知道疼。碧儿心中一沉,忽然明白昨日在皇后宫中发生的事,多半都与那王爷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如今,可算是圆满了。我看着你受苦,每日每夜都要受我受过的苦。慕容胭脂,成为这柳府的女人就必要承受这些,这是诅咒,这是诅咒。”楚氏张狂的笑出声来。

    这多少年来的无尽的孤独,终于有人可以同她一样了。

    胭脂心底似有万虫啃噬。只要一想到他,只要一想到他与刘宛凝,心中再无宁日。

    “怎么,你恨不恨他。你守身如玉等着他,却是等到他与别人的成亲。”楚氏靠近前来,居高临下的望着胭脂,:“你其实是很恨得吧。女人怎么可能会不恨呢?”

    “你走开。”碧儿冲上前来,挡在胭脂的身前。那眸中藏着几分坚定,亦如往日。玉墨怔了怔,忽然明白过来:“陈宣当真爱这女人爱的极深,甚至是找来了她的贴身丫鬟陪着她。慕容胭脂非死不可!”

    “是啊,我很恨他。可是恨有什么作用呢?我要让他后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