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第141章 君王之意

    一身暗红色的官服将慕容胭脂高贵的气质显露无疑,下摆宽松的摊在地上。这身衣裳上的绣纹皆是由金丝线绣制而成。皇后特意命了内务监赶制出来。这布料虽好,做工却难免有些粗糙大意。

    “小姐,这腰身还是让奴婢为小姐收一下吧。”碧儿为胭脂理好裙子的下摆,抬头一望空落落的腰身,感叹道。那镜中的人儿眸中丝毫没有波澜望着镜中的身影沉沉问道:“这真是我?”

    “是啊,是啊。小姐如今可是四品绣官。算的上是我朝第一位女官了。”碧儿欣喜的回道。眼前的穗子将她的眼睛挡去了大半,一片珠光缭绕。

    “还请小姐将这身衣裳脱下来,碧儿将其……”话还未说完,胭脂冷冷打断:“不用了,这种事情就由我自己来做。”

    碧儿愣在原地,收回放在那身暗红官服上的手,颤声答道:“是奴婢逾越了。”说罢,躬身退了下去。

    碧儿是陈宣做主留了下来。早在进碧玉轩之时,陈宣就已经带着碧儿去见过楚氏,只说了句是外面买回来的丫头,干脆就去服侍府中新晋的女官大人。楚氏眼瞧着这么多宾客,随意看过一眼,只依稀瞧得见脸上有着疤痕,微微皱眉。

    转念一想,让这么丑的人去服侍那女官大人,也好让明眼人都瞧得出那女人的真实身份如何?随即点头就答应了。

    是还在家中的时候,午睡起床总要趴在帘外窗台边吹上几阵凉风。绣楼外的芭蕉苏展开新嫩的绿叶,帘外透出几条极细的金色日光。绣架上绷着月白缎子,上一针一线绣着百鸟朝凤图。那火红的羽毛,像是隔帘就可望见的火红的石榴花。

    轻罗的步子轻的很,走到窗台边又停下,躬下身去捡她落在脚边的纨扇。她蓦然睁开眼,将轻罗吓了一跳。胭脂朝外看了一眼,回身问道:“什么时辰了?”

    轻罗张了张口,却也是一个声调也发不出。胭脂叹道:“罢了,我总是忘记。你莫要怪我,方才我尽以为还在闺中。此时你也还不在。”她缓缓说完,才知自己说了什么话。半晌,缓缓一笑。

    轻罗许久没有见过她这般轻松自在的笑过,只见窗台只剩的微弱日光下,她面色如玉,眉目如画,姿容清丽秀雅。身上那件还未换下的官服衬得她皮肤更加的如雪似得白皙,唇边闪过的笑意就越发的艳丽起来。

    听见那门外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还未等的守门的丫鬟禀报,进门的人儿已经打起帘子,刘宛凝已经只身走了进来。

    “大人……“她躬身端正的行了一礼,不等胭脂说话,已经先行起身。朝四周一环顾,视线最后落在胭脂身上那件暗红的官服上,唇角掀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哟,这刚送来的衣裳,你就迫不及待的穿上了?”

    “送来了,我自然就要穿上。”胭脂淡淡的应道。

    “哼,不过就是皇后一时心软施舍给你,你还真当了宝似得!”刘宛凝见着胭脂这副什么都放不进眼中的模样就更加来气。本来皇后之宴,她有精心准备礼物想要在宴上博得头彩,可偏偏却输给了一破绣品。

    那斜倚在窗台的人儿,半晌才回头一笑,随意的伸出手臂理了理垂在一侧的长发笑道:“听小姐这一说,是在说皇后的不是?”

    “你什么意思。是你,我说的是你。不就是一烂绣技吗?”刘宛凝怒不可遏的指着胭脂骂道:“你一商人孀妇,尽可以夺得皇上和皇后的垂青,难道不是因为可怜你吗?”

    “你说的不错。”胭脂闭上眼睛,唇齿之间慢慢蹦出这几个字。刘宛凝愣在原地,竟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你说什么?你也觉得是?”刘宛凝不敢相信的继续问道。

    “是啊,皇上和皇后可怜我给我这个绣官之位。而你,身为御史之女,竟是在皇帝眼中什么都不是,难道不是更加可怜。”那后一句话,说的极重,真是将刘宛凝听得身子一抖险些跪下去。

    慕容胭脂眸中有一种可怕的东西,亦如洪水猛兽,黑暗中迸发而出的一团幽光,闪着熊熊的火焰要将她吞噬个干净。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可怜。你才是!如今你虽为了绣官,柳家二奶奶的身份却是会跟着你一辈子,你永远也别想挣脱这个身份与王爷在一起。你永远也不可以!”刘宛凝失声痛哭道。

    “你做不到的。慕容胭脂,你记得!我可以做到。”刘宛凝慢慢平复下来,在极度的仇恨慕容胭脂中却又找着了一线突口,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

    “不,不会的。”她垂下眼去,轻声答道。刘宛凝以为她不会再说话,却是没料到。那慕容胭脂眸中缓缓透出一丝光亮来,透过数重灰蒙的白光,带着不可抵挡的狠劲穿透了眼前的迷雾。

    慕容胭脂说道:“不,不会的。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回廊极长,一名内官提灯替前来的奉裕王照着路。那王爷一身黑色的羽缎锦袍,没有披斗篷,身上只挂了件精巧的环玉,在夜色中发出极其柔和的光芒。吃过晚饭,得到的皇帝的传召。那传唤的小太监只寥寥几句,只说了是不要紧的事。

    柳越久干脆连衣裳也懒得换,洗净了手,随着前来传唤的小厮进了宫门。远远瞧着那殿中还点着灯,外头内官和宫女都还侯在那里。

    皇帝生性畏热,只着了件单袍子执笔批阅折子。听见宫女来报,方搁下笔走出内室。柳越已经等候在外,见着皇帝只拱手行了一礼。

    “怎么?瞧你这样子倒像是不满意?”皇帝好笑的打趣道。

    “皇上是何意?微臣并不明白。”柳越回道。

    “哈哈,这下你可真不能在拒绝我。”皇帝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对侧,亲自提了还在温着的茶给柳越倒上一杯。

    “刘家小姐,与你刚好年纪。正是到了适婚年纪。加上皇后也有此意。此去永定之行,你又立下大功。何不来个喜上添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