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137章 名震京都

    胭脂望着那湖面微微发怔。那小太监见着她这般模样,便又问道:“姑娘这会儿找奉裕王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吗?”

    “没有,没有。”胭脂连连摆手,唇上扯起一丝不自然的笑容来:“胭脂不过是想着有点事情想要请教王爷一番。便想了起来,没料到这么不巧。”

    “这有什么巧不巧的。王爷大概是有急事去了。皇上之前还说是要……”那小太监续又说着什么话,胭脂一句也没听清。心中思索的是什么,她也不甚明白。心中仿若是一团火烧过,疼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知他在这里还好,一知便又如何。他们二人的缘分,总归是应了那句话,说多了都是错。

    屋内极静,加上地上悉铺厚毯,柳越出现的并不太引人注目。直到那大公子王鼎朝这边看来之时,面色明显的一僵,朝那对座的二公子王姜使了个颜色才知。那王鼎手中执了把纨扇,遮挡住面部笑了一笑:“三弟总算是回来了。我们二人可是等了三弟许久了。”

    “抱歉。因皇后生辰,匆匆赶了回来。还是让二位哥哥等了这么久。”他一边说话,一边抬手让六儿解掉披在肩上的披风,语气凌然疏远的回道。

    那大公子王鼎素来都是高贵的姿态,不曾料想自己在这从未谋面的一私生子面前受此侮辱,正要起身想要数落他几句,却被二弟王姜的眼神制止住。他才又重新坐回去,端起旁案几上的热茶猛灌额几口。

    那王姜面色极其镇定,对着那座上的柳越微微一笑,毫不示弱的问道:“三弟,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柳家生存的如何,我和大哥也早就有所耳闻。不过,既然你已经得知了自己身世,可有想过你的生母,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

    “我并不感兴趣。”柳越淡淡的回道。

    “哦……”王姜对柳越的回答倒是不意外。倒是那王鼎身子一抖,不由脱口大骂道:“不愧是在商人之家长大的。这等铁石心肠可不是谁都有的?”

    “大哥说笑了。”柳越含笑接过六儿递来的热茶,拨了两下又放回案几上:“我哪比得上两位哥哥的狠心肠。父亲刚过世不久,就已经在互相暗斗想要争夺王位了,甚至还不惜想要杀了我。比起两位哥哥,本王自认为还差上好大一截。”

    “你什么意思?”王鼎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对着那高座上的柳越怒目而视:“狗奴才,怪我当初没有杀了你,才会让你今天有次机会坐上这个位置。”王鼎身子气的直发抖,面上青一阵白一阵。

    “如此说来,三弟是不信我两的话了?”王姜倒是自然的一笑,起了身子欲要离开。王鼎一愣,忙叫住王姜:“二弟,你这是要去哪儿?”

    “走吧,既然三弟不信,我们留在这了还有何意义。不如还是各自回府,洗洗准备睡了。”王姜行至那门口,忽然侧身对着那座上的柳越一笑。昏黄的灯光中看不出个清楚的模样,但那抹笑容来得甚是有点奇怪。

    王鼎自讨没趣,怒气冲冲的踢了一脚跪在地上服侍他穿鞋的仆人,骂道:“滚开,不长眼睛的狗奴才。”

    六儿侧身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柳越冷峻如刀的侧面,从泛着血丝的双眼中透出一股可怕的神气来。亦如他当日拼了命的挡下王鼎刺杀老王爷手中的剑。他走出了一步,便再难回头!

    “王爷,是时候该歇息了。”六儿唤道。

    “你下去吧。”柳越的点了点头,却是一点都没有动身。他的手紧紧的握住座椅的两个扶手,长而修长的手指因为握力太紧,而透出一股青蓝之色。六儿心中有些慌了,朝外头望了望,府中的灯早就已经灭完了,回房的路途还要走一会儿。

    “让六儿为王爷掌着灯吧。”六儿长叹一口气,连忙去取了搭在衣帽架上的披风替其披上,抬手去扶柳越,触手的温度竟是冰冷的。

    “得知自己身份之后,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从小在柳府长大,不受楚氏待见早就是习以为常。如今,竟是得知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一位亲王,而自己的母亲却是半点消息都不知。我也早就打消了她还在尘世的念头。方才听那一说,心中不知是何滋味。”柳越说着话,却又不像是从他口中说出来。

    尤为永定一行,让他成长不少。生死之间,其实距离不远。

    “我想要见见她。”他淡淡的说道。六儿手微微一抖,替他栓上披风的手也有些开始不自然起来。

    “可是,二公子说的话,我们真可以当真吗?”六儿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可以相信。他不过才是最想要这位子的人。而那王鼎。”柳越顿了一顿:“性子急躁,完全不适合这个位置。王姜就是用的这个方法,先拉拢了王鼎,在找个适当的机会除去。”

    “六儿明白了。会着手安排人去查。王爷还请放心。”六儿轻声答道。

    六儿正要退出门去,却被柳越叫住:“今日晚上见着她的事,先不要与侯叔说起。”他沉吟了片刻之后,唇角微蕴着笑意:“再回来,就不再离开了。”

    皇后生辰大典结束。胭脂退下身来,回到自己在皇后居所后的一小院子。席间因为喝了几杯小酒,面颊透红,唇色亮晶晶的倒有了几分迷人的滋味。守在门前的轻罗小跑过来,见着胭脂忙拉了手眼神灼灼的望着她。

    胭脂轻抚她的手笑道:“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你呀你。”她从袖中掏出一精致的四合云纹的绢帕打开而来,便就是几块做工精巧的糕点。“轻罗脸上一喜,捻了一块放进口中,满口飘香,入口即化。

    身后传来微弱的脚步声。胭脂回头一望,竟是迤逦而来的皇后娘娘。前前后后不下三十多名宫女,俱都执了鎏金的琉璃盏灯,在这夜色极黑的院中平添了几分光彩。胭脂回过神来,拉着轻罗赶紧跪下身去。

    “胭脂给皇后娘娘请安!”

    “好了,好了。不用多礼。”皇后含笑将他们二人扶了起来,眼含温柔的笑道:“你呀,明天就要出宫去。让你多陪本宫几天都不行。本宫与皇上商量过了,你绣技如此之好,何不让你多多发展一下。本宫早就在京都修了一所布庄子,干脆就交由你打理了。”

    胭脂猛地抬头,不知该做何反应。皇后笑的合不拢嘴,打趣道:“怎么,傻啦?连谢恩都忘记了?”

    “先皇在时,曾封赏过一大人之妻的绣官的称号。那绣官早就不在,绣技也凭白流失。不如聘请了你做我朝新任绣官,将你这门绣技发扬下去。本宫也算是做了一件大事!”皇后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