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136章 浮生若梦

    那月下牡丹仿若是有一种魔力,那蝴蝶竟也是识花而来,就连在座的文武百官也无不赞叹惊奇。胭脂盈盈行了一礼,微微一笑道:“奴婢所用彩线皆是江南水乡最为普通的一种丝线。因是出于水土湿润的地方,那丝线也是多彩多色。这绢布,当然也是有讲究的。这背景图若是选的不好,会影响整个绣品的出色是否好看。除此之外,奴婢并无其他要说的。”

    身后的皇帝先出声笑道:“这,姑娘还露了个最重要的东西吧。”

    “奴婢不知,是什么东西?“胭脂想了想,回道。

    “是啊,是啊。这如此绣艺是出自何师,我也好让我女儿也去学学。我女儿那个绣品,只怕是出嫁了,也不敢拿出来哦!”那座下的一位大人提声说道,有了几分调侃自己的味道。气愤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是啊,是啊。这现在的孩子有的如此心性,当然是很好的。姑娘何不告诉我们,也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四周起哄声越来越大,直逼的胭脂连连后退。她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自然也会紧张。

    “我……我……”胭脂支吾道。

    一双微暖的手握住了胭脂的手,她缓缓抬头。皇后温柔一笑:“由我来告诉大家。这孩子今日在刺绣方面的造诣,全都是她一人长年累月精修而来。”说完,她缓缓侧身,朝后望上一眼道:“臣妾幸得收此份礼物。这也多亏了皇上的一片心意。”

    “原来时皇上寻得的如此奇女子。倒真是一片诚心。”那些大人纷纷赞叹道。当今皇上与皇后恩爱两不移,造就了一段佳话。可真正是如何,却是无人得知。皇族秘辛,也只得近身之人才可知晓。

    柳越朝着那灯火齐聚的方向望去。胭脂明媚一笑,眸中的万种风情萦绕而开。周身都是一件素色的袄子,脖子上围了一圈白狐的皮毛。她素来怕冷,即便是在春天也穿的如同冬天一样,这点特质倒是一点都没变。

    六儿走上前来,附在柳越耳边说了几句话。他听罢,眉头微微一皱,轻声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听说前几天就派人去问过了,侯叔打发走就说是王爷还在回京的路上。现在只恐是得到消息了,说有要事相求。”六儿语气恭谨的回道。

    “我知道了。”柳越的神色在朦胧的灯光下警醒如初,并未有多大的变化。定栾笑道:“怎么,这宴会才刚进行了一半。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听得定栾一番话,那同桌的人才漫不经心的问道:“怎么回事,什么事这么重要?”

    柳越愣了愣,才又笑道:“无事。只是府中传来有些琐碎的杂事,那些奴才们解决不好,说要让我回去。”他边说,边伸手替自己满上一杯酒,端起提声说道:“本王先行离去了。若是以后还有机会,定也要花个不醉不归。”

    定栾拍手称道:“好,好。这可是你说的。”他剑眉星目,长得与那皇帝有几分相似之处。听说那太上皇之前最想拥他为皇帝,可这最后成了谁,谁失败。这都是不可言说的事。成王败寇,兔死狗烹,因果循环。

    说完,柳越便就拂袖离场而去。六儿慌张的跟在其身后,与他讲着些具体的事宜。那大公子和二公子如今不过就算是这京都公子哥。那老王爷死时,早就留给其不少的钱财和房产,即便是被赶出奉裕王府,也是活得有滋有味。

    不过,既然这日子过的这么潇洒,为何会寻到他身上来了。

    “下面是展示皇后娘娘最喜欢的第二件物件。”那公公说完,轻轻朝那湖的对岸招了招手。一身着红衣的侍女抱着一精巧的画轴款款走来,头上别着的是一只梅花枝,鲜艳的梅花枝。那红衣女子身形窈窕,远远一望,有着说不出的风情韵味。微微一抬头,便都是有着几分柔情似水,媚若无骨之态。

    那红衣女子缓缓一笑,张开双臂随着乐声而起,那头上的梅花枝越发的显得耀眼和独立。胭脂愣在了原处,竟是不知应该如何思辨那女子是她还是别人。湖心中的莲花灯渐渐的靠拢而来,点点柔光,美不胜收。

    就在众人的眼光都被那女子的天人之姿而惊艳之时,那女子缓缓张开手中的画轴。画中的俄女子与其身形长得一模一样,穿着,尤为那头上的那束梅花枝,点点梅瓣飘落在风中。那并不张扬的景色之中,却是将那舞女的美衬托的淋漓尽致。

    “是他,是他,是他。”胭脂心跳仿若是擂鼓一般重重的击在心上,下意识的朝那座下的众人望去。奈何此处离那宴席之处还有些距离,在这灰蒙的夜色中是半点都看不清的。

    “诶,姑娘你可是在找谁啊?不如告诉我,我替姑娘去传达便可。”李公公见着胭脂朝那宴席的地方四处张望,甚是有些着急,便是好心问道。

    “我要寻……”胭脂却是住了口,不知该是如何说起。黎公公皱了皱眉头,笑道:“姑娘放心,派出去的小崽子都是我亲信,不会多说话。”这李公公自从进皇宫之后,待她也是素来亲厚。胭脂只好放下心中的芥蒂问道:“请问,奉裕王是在哪处方向?”

    “王爷之位?”李公公答道:“这王爷之位离着主座倒是挺近的。我这就派人去问问。”李公公说完,随手招停了一公公道:“去瞧瞧奉裕王可是还在宴席上。就说是胭脂姑娘有找。”

    “诶,我不是……”胭脂急道,想要招停跑去的公公已经为时已晚。“好了好了。”李公公答道:“这有什么,你这么急躁是为何?”一句话将胭脂堵的话也说出了。

    “王爷。”六儿的声音如今提上去越发的显出几分恭谨之味,将他才能够散乱的记忆中拉扯回来。六儿替其拉开帘子,道:“王爷,大公子和二公子现在在会客厅等着王爷。”

    他点了点头,大步朝那会客厅而去。侯叔侯在门外已经多时,见着柳越,忙打起帘子低声说道:“老奴并不知王爷还在宴会上,早知道……”

    侯叔的话消失在门外,方踏进暖阁之中,一阵暖气扑来。

    并没过了多久,那被叫去的小公公就回来了,对着胭脂打了个千儿才缓缓说道:“听定栾王爷说,在姑娘展示绣品之后就离开了,也没说个清楚。”

    湖心终吹起一阵暖风,吹得那纱幔隐隐飘动,浮生仿若都是一场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