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第130章 得救

    头顶上绵绵的雪雨,落在黎云朗身上那件单裳上面,冰冷渗骨。云野慌忙撑了伞移过来唤道:“大人,现在看如何是好?”

    “什么时候得知的?”黎云朗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乐。

    “今儿个有人来报,说是在永定边界上看见了军旗,挂的是明黄色。奴才猜想定是皇上知道了。”云野垂身回答道。

    “那就不是猜想了。明黄乃是御用的颜色。”黎云朗笑了笑,孤寂冷冽的面容上难得的竟是见着如此的笑容。云野心中一突,拱手问道:“难道大人早有预料。那奉裕王是有备而来。皇上心中其实早就有数,才故意将奉裕王派来做个印子。只要我们一有动作。朝廷就要出兵行动。”

    “不,我什么都没猜到。那狗皇帝不过只是一昏庸无才之人而已。尊贵的不过就是那血脉而已。他素来爱女色,宠他的皇后。在这个时候,我竟没料到他还有这份闲情来管管我。”黎云朗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双手。

    黎云朗的目光如锋利的雪刃,寒冷锋利,直将人看的心中顿生惧意。天上的雪珠子越下越大,打的伞噼里啪啦的响。夜色如同一只猛兽,将这永定王府都吞噬与其中。

    云野单膝跪地,将左手置于胸前,缓缓行了一拜礼。这是他们云氏家族最高的礼仪,用来献予自己最尊敬的人。此刻,云野心中新潮澎湃,竟是不知该以何种话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奴才定竭尽全力,为大人完成此事。”

    “好……好。”黎云朗却是看也没有看他,径自踱步回了屋,再也没有多说过一句话。云野心乱如麻,独自跪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不知过去了多久。

    阳光从窗柩洒了进来,细密的一束一束,每束里头有着细小的无数的金尘,打着旋转着圈。窗扇上雕镂着梅花鹿与仙鹤,团团祥云瑞草围绕,细密的掉变上涂着沉重的朱红色。镜中的云舞已瘦的不成人形。昨晚上逼迫自己喝下了半碗小米粥,不过却在吃下不久之后就吐了出来。

    虽然云舞瘦下来,奇迹般的却是不见憔悴,皮肤反倒是显出隐隐的红润之色,面上显出病态的潮红,倒像是盛装胭脂的红晕。印在铜镜中的一双眼睛,本应该是黑漆点点,现在却是了无生色。

    鱼儿替她挽乐乐个团花髻,从首饰盒中挑出了几个贵重的首饰,长长的璎珞在指尖清脆作响。云舞指尖轻移,将首饰盒底部拿出一有着细密图案的盒子。还未打开,鱼儿已经闻见一股奇异的芬芳。

    “这是西域进贡的唇蜜。大人前些年进宫之时替我带回来的。说是等我长大了些再用。如今我算是懂得了,这唇蜜不用,以后就再也用不上了。”说完,她轻轻将那盒子旋转开来,对着那盒中之物轻轻一印,唇上便就是鲜红一片了。

    鱼儿由衷赞叹道:“不愧是云舞姑娘。这样看上去倒真的是气色好了很多呢!”云舞微微摇了摇头,只是微笑不再作声。鱼儿回头将那窗户打开,叹道:“今日真是个好天气,我想啊,姑娘今日说不定多出去……”

    “诶,姑娘。姑娘。”身后已不见了云舞。那道倩影仿佛是消失了一般。鱼儿心生疑惑,闷闷的自己问道自己:“姑娘,这是去哪儿了呢?难道是大人将姑娘叫走了?”鱼儿拍了拍手心,行至院门口,见着昨日见着的那两侍卫躬身有礼的问道:“小哥,可是见着姑娘出去了吗?”

    “不知道,没看到过。”那两小厮轻蔑的看了一眼鱼儿,漫不经心的回答道。鱼儿点了点头,谢过之后回屋坐在椅上开始发呆:“难道真是去大人殿中去了。只有黎大人亲自前来,估计姑娘才会出去的那么容易的吧。”

    这样一想,鱼儿顿时就放心了不少。

    “哼,那女人不过是仗着大人对她有几分意思,才敢这样在我们兄弟两面前耀武扬威。依我看来,大人之前的那女人到才是真不错。”那一侍卫讥笑道。

    云舞面无表情的穿过一排排长廊,长长的裙裾无声曳过平滑如镜的地面。许久未曾进食,脚步仍有些虚浮,但她走的极稳。她这不长的生命之中走的太过辛苦,今后便再不会了。她伸手使劲一推,大门应声而开。

    四处围拢上来的侍卫皆是黎云朗身边的死士,皆是以他的命令作为生存法则。见着来人竟是云舞,那些个死士一愣,将手中的兵器收了起来,其中以领头的死士跪下提声道:“还请姑娘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笑话,今天我来了,就要进去。你们谁也拦不住我。”云舞的话说的极有力。那些死士无不被这其中的力气所震撼。

    “大人吩咐过,出了他不可以有谁进去。姑娘若是执意要进去,只有踩着我们得尸首进去。”那死士开口道。云舞双眼通红,听罢,长笑一声:“你我皆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如今有变,朝廷也不会放过我们。这样也好……”

    云舞从自己背后缓缓抽出一把长剑,冷声道:“我替你们早点了结这痛苦也好。”云舞与云野在这之前皆是黎云朗手下的死士,后来因为表现出众将他们兄妹二人选出来侍奉黎云朗左右。转眼已过去十年。

    十年期间,可以让人失去很多,也可以得到很多。云舞虽很久未曾尝过血色,不过,却是丝毫未曾受到一点阻碍。待到那些死士一个一个躺在地上之时,云舞提刀毫不犹豫的朝大牢深处而去。

    听得这长廊中细微至极的脚步声,柳越睁眼朝那方向看去。终于在昏黄的烛光下见着一身是血的云舞,见着柳越终于长叹一口气笑道:“终于找着你。幸好,他还未犯下如此大错。”

    身体却是经不住疼痛,撑着剑一下子往下滑下去,

    “诶……”柳越起身赶紧去扶住她。六儿在一旁生气的道:“王爷,你怎么还去管她。就是她才害得我们成了阶下囚。”

    “不是她的错。“柳越沉声道。云舞缓缓睁开眼,浅浅一笑:”云舞幸得识王爷。”

    “找遍了所有地方,原来你在这里。“身后的人冷笑一声道:”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的。”烛火滟滟,流光生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