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入狱

    “大胆,黎云朗你哪里来的胆子,竟敢谋害皇族之人。”黎云朗身后涌出来许多的士兵,皆都是身穿盔甲,整装待发。

    “就凭的是你不过就是一庶子而已。奉裕王爷这身份其实另有其人而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不过也是一商人之家长大的。每天闻得都是些铜臭味,难道还懂这些治国之道?”黎云朗不屑的说道。

    “你且要等等,等到这月中旬,我便将你送予朝廷,总要给他们一个惊喜是不是。”黎云朗挑眉望向已经被那士兵绑着手的柳越笑道:“王爷,我黎某对你也算是极好的。等再过几日,你说你要怎样的死法我都成全你。”

    “黎云朗,你这个大逆不道的臣子,你会被雷劈死的。”六儿一边骂道,一边吐着口水。那些士兵不由得将他后背的绳索捆的更紧。那些士兵骂骂咧咧的将六儿推在地上,嘴里骂道:“狗奴才,再叫我就把你嘴封起来。”

    “让他说,说的也没错。人心不黑,那可是办不成大事情的。”黎云朗拍掌抚额笑道。云野在一旁躬身道:“大人说的极是。这古今皇帝,有谁不是心黑的。不然那皇位又是从何而来的?”

    “黎大人,其实你说的不完全对。”柳越淡然一笑,丝毫不在乎自己现在的处境。“虽说这皇位古今没有记得皇帝是靠正当手段得来的。可往往做的稳的无非都是些有勇有谋的人物。而依本王看来,黎大人无非就是有勇而已,谋却是不见得有。”

    “你说什么……”黎云朗伸手指着柳越厉声道:“奉裕王,你如今不过也只是一阶下囚的身份。要想保住自己的命,就把你嘴巴给我封严实点。”

    “带他们下去。就说是传我的命令。可要好生将王爷伺候好了。”黎云朗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再也无话转身离去。

    “王爷,这可是怎么办?这皇上吩咐的事情还没办完了,怎么这么快就要玩完了。”六儿长叹一口气,挨着柳越坐下来。眉头紧紧皱着,竟是要比柳越还要着急。

    “谁说我们没办好。事情已经办好了,只是……”柳越却是微微一笑:“还缺了一味东西。就算是我们带来的兵力与他永定节度使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我也稳操胜券。”

    “这是什么东西?”六儿好奇的问道。据他所知,那黎云朗虽在朝为官,却也只是一普通的家庭门户出生。最令人敬畏的不过在于早年丧父,仍能凭一己之力爬到现在的位置上。这门户背景也没有什么值得握在柳越手中的东西。

    “你这脑袋瓜子也不要想了,想了也是想不到!”柳越好笑的敲了敲六儿风脑袋。六儿吃痛叫道:“王爷总是喜欢与六儿卖关子。只怪六儿榆木脑袋,竟是看不透其中到底是有何蹊跷之处。”

    城楼之上北风如吼,吹得马上的人身上披的那件羽缎斗篷噗噗翻飞。那遥挂正中的灯笼被吹得左右摇晃。听得渐近的马蹄声,高楼上一佩刀侍卫喊道:“是何人,竟会这么晚了要进京都的大门。回去吧回去吧。这时辰还未到,我等是不会将城门打开的。”

    那裹着羽缎斗篷的人笑道:“若是王爷的命令呢?”话一落,那马上的人从怀中掏出一金灿灿的腰牌,依稀便见得那上面刻的奉裕王府四个大字。那侍卫吓得赶紧一跪,从城楼上跑下来叫道:“这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谁人不知如今奉裕王氏皇上跟前的红人。小的有眼不识,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张德轻蔑一笑道:“你们清楚就好!让开!”张德收回手中的腰牌纵马驰出。月黑风急,城楼明亮的烛火随后而去。耳边还萦绕着王爷讲给他的话:“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保她平安。”

    “哎哟喂,张德你这是去哪儿了?大人到处找你呢!”刚行至刘府门前,一小厮匆忙赶来抱住张德的腿。

    “去了一趟北边,先领我去见大人。”张德下马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裳,才随着那小厮进府而去。远远的便见着刘御史等在院门外,见着张德忙迎了出来:“这,这。王爷如何说的?微臣竟是……哎!”那刘御史一拍大腿,悔恨交加。自己若是当初不同意女儿的做法,也不会落成今天这个地步。幸好自己将功补过,免得将来那王爷想起来,定是要让他们刘家痛不欲生。

    “大人无须自责。王爷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张德从容的回答道。

    “这,这……王爷可有责怪微臣?”刘御史心中惭愧至极,恨不得将那逆女捆起来好好打上几鞭子。

    “王爷没说什么,只是希望刘大人好好管教自己的女儿。王爷说了,若是让姑娘受到一点点伤害,恐怕对令千金也不好。”张德沉声说完。那刘御史变了脸色,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子,颤抖着问道:“王爷真是这么说的?”

    “刘大人若是不信,你可以尽管试试。到时便不要怪我张德没有提醒过你。”

    张德说完,规矩的行了一礼才退了出去。那刘御史撑住桌角稳住身子朝屋外渐远的背影看上一眼,脸上的神色骤变。他银牙暗咬,恨恨的骂道:“不知廉耻的狗奴才,竟敢爬到我头上去了。不过就是一私生子,竟敢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我便是拼了这顶乌纱帽,也不会让你跳到我头顶来。”

    “大人,可要如何做才好?”身后站出来一着了刘府长袍的年轻人,垂眉问道。

    “怎么做,还要我教你吗?”刘御史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时候山高皇帝远。正是除去那女人的最佳时候。只要那女人一死,便以他奉裕王府的秘密相要挟,让他娶了我女儿便可。”

    “奴才明白了。”那男袍年轻人依言退下,直往那刘御史院门后面走去。

    那刘宛凝端坐于一梨花木的榻上,眸中含笑望着眼前这乱糟糟的女人笑道:“怎么样?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出了柳家过的逍遥自在的时候,可还有人知道你如今被困于我刘府,受着阶下囚之苦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