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相逢相识两如梦 (一)

    天气幽凉,但凤羽轩房宇深宏,四下挂起了鲛帘,却是有些透不过气来。花厅中排开的整整齐齐的桌椅皆都坐上了族中的有分量的老爷,女眷一类均坐在各个老爷的身后。楚氏坐在主座上方,此时却是斜倚在靠上,玉墨替其扇着扇子。

    “这……弟妹,这气色怎看上去这么不好?”素来与楚氏亲厚的一妇人见着她如斯模样,便起了好意问道。

    “姐姐啊,你是不知道,自从老爷走后,这府上也只有我一辅导人家。什么事都要让我一一看过,一一去操劳。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散架了哦!”楚氏缓缓说道,接过旁的丫鬟递过来的茶水,就着热气喝下去一口,声音才不至于如此沙哑。

    “弟妹可是要保重身体才是啊。这府中上上下下这么多奴仆可都是要看着你吃饭呢!”那妇人续又说道。

    “是啊,是啊。”厅中许多人开始附和道。柳家在族中算的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年之中交在族中的粮食也是最多的。且与那皇族之人还有来往,这以后,依旧是要仰仗着这份殊荣好好经营下去的。

    “弟妹仰仗着族中各位哥哥和嫂嫂的这份信任,也会竭力将柳家的家业延续下去。大家放心吧。只是柳家的二奶奶……”说道胭脂,她语声极低,似有了千言万语却是一句话也不便告知。

    “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我们自然是会秉公处理。”那坐在前面一点的老者开了口,楚氏心中一松道:“弟妹谢谢族长了。那二奶奶其实也没做过什么事!老爷在时,两人仍是很是相爱的。这些不过都是老爷死后才做出的。弟妹想她不过就是一二八芳华的女子,这么年轻守了活寡,任谁心中都不认。”

    “这错就错在了不守妇道这事上,关她以前什么事!”族长不乐意了:“这自古以来女子不守妇道,只要是出了嫁还在与其他男子纠缠不清的当应属就是。楚氏,你勿要给那种肮脏的女子求情。”

    “可是……”楚氏面色更显难看起来。她有些艰难的撑着那美人靠上起了身子道:“各位哥哥嫂嫂。弟妹作为柳家的正室,应该以开枝散叶为首任。”说道这里,她面色上隐有忧色。

    柳洵这一脉,不知延续了多久的单传,到了柳洵竟还差点落了个断子绝孙了。犹此可见得,开枝散叶对于他们府上是多重要的一件事。且这府上这么庞大的家业,又该让谁来继承呢?

    “这可是如何是好?”楚氏长叹一声又坐下。

    廊外候着的侍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楚氏睁开半阖着的眼睛道:“妹妹来了。”话音刚落,那侍女掀起帘子,胭脂从外面携着一股子冷风进来了。

    那族长回过身去,只见了一袭碧衣的女子,眉目清清淡淡,如画般的清秀。额间碎发下课见得那粒鲜红的朱砂痣。他恍惚还记得这女子的画像。柳洵将那副画像展开展示给他看时,说了十分喜欢之类的话。

    他心中却知,那样的女子只恐是祸水。“祸水”二字还未来得及与柳洵细谈,眼下却已经是阴阳相隔了。以前的事故之中,因了他有事没能前来,这样恍惚第一次见着,依然如那画像中那般美。

    只是那眸中多出了些许东西,带了几分尘世的仓惶。她恐也是在怕吧!

    那族长笑了笑,问道:“你就是慕容氏?我原来可没有见过你。”

    胭脂听见问话,垂首轻轻点了点头。族长点了点头又问道:“听了楚氏说了你的事。你可是供认不讳。如今有什么隐情就给我说说,我自会给你公道。”

    “公道”胭脂唇角泛起一抹冷笑道:“胭脂认为在这府上从未有公道二字。楚氏只手遮天,我等,还有活路?”胭脂抬眉定定的望着楚氏。

    主座上的楚氏闻言一惊,直挺挺的坐起身来。胭脂续又说道:“既然夫人说了什么就是什么了,我没有任何话好说!”

    胭脂的一番话,惊起了族长得好奇。他缓缓侧身问道:“楚氏,这女人口口声声说的竟是你的不是?这可如何是好,我该如何判断呢?”

    “族长明察秋毫,自然是秉公办理就好。我倒是要瞧瞧大家究竟会相信我的话还是一二奶奶的话。”楚氏笑道,面色慢慢放缓下来。

    “自然就是。”族长朝胭脂望了一眼。很容易就可以瞧得出这二奶奶骨瘦如柴,下巴尖尖,定是很久没有好好进食的缘故。他身为族长,自然是不怎么相信楚氏会有仁慈之心的。这一娇小的女子哪来得力量竟敢与楚氏作对。

    “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浸猪笼,好好消消她的狂妄的性格,我倒是要看看她能够张狂道何时?”楚氏说道。

    “浸猪笼……”族长反复呢喃着这句话。眼前这女人毫不在意接下来面对的东西,反倒是张望着窗外,似乎是对自己的生死一点都不上心。

    好啊,是个人才!或许接下来还有用武之地也说不定。族长思忖片刻道:“弟妹你方才说的话难道忘记了吗?”

    楚氏迷惑的望着他,不知他心里卖的是什么葫芦药。

    “这慕容氏肚中还有一子吧。”族长问道。

    “是啊,不错。这京都名医凌大夫亲自察看过的。”那些个族中老爷见此,便就顺从的答道。

    楚氏有些明白过来,有些怔忡的望着他。半刻不到,他清了清嗓子道:“将慕容氏即刻逐出柳府,派到柳家庄子上面去。待到十月怀胎结束,到那时便可得知。”

    胭脂微抬头,只见着楚氏铁青的一张脸。她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再这世上苟延残喘几月。没有想到,这腹中并不存在的婴儿,竟是几次三番救了自己的命。难道真是命不该绝!

    族长平缓的声音响了起来:“楚氏,我这评判你可是满意吗?你向来仁慈,不会这点机会都不给吧。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到时是不是便可以知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