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零落成泥碾作尘 (四)

    待到晨昏之时,已过了许久,佛堂内静幽幽的,明亮的烛火在这个时候燃的极望,她仿佛听见了嗡嗡的说话声,她努力的睁大了眼睛朝那窗外看去,看到依稀熟悉的眼眸,心中怅然一松,唤道:“轻罗,你来啦。”

    她点了点头,从袖中掏出一方绣帕替她擦了擦额头,眸中含着担忧之意。

    “我还好,你不用担心。”额头有着涔涔汗意,****了前面几缕头发,粘腻的粘在鬓侧。胭脂此刻并不知自己脸色有多难看,依稀从轻罗眸中瞧出一张惨白的面容。

    “你怎么会来这里?对了,夫人今日就要审我,这时候派你来,是为了显示她并没有刻意的去将我怎么样!”她将头靠在那朱木的案几柱子上,望着窗外的景色,微微一笑。

    这样静的后院子,却遥遥听见了与这静意不符的马蹄声。马蹄踏过那青石板铺成的小径上,一路穿花度柳。身边必定是围成了一圈又一圈送行的人,将他团团围住。不,他不喜人多,或许并不会让其他人前来送行。

    可是,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回柳府了。之后都不会再有了,这柳府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叫做柳越的王爷。

    隔着那么远,就像是千寻的绝壁一般,明知自己不可能逾越,而彼岸也是一片雾霭茫茫,那是自己虚幻梦境中的一个。所以,恐是生不可及吧。心中猛然一抽,就像是心脏被人狠狠的攥住一般。

    轻罗的帕子慌忙掩住胭脂脸上滑落的泪水,见着她望着窗外微怔的眼神,知晓她心中所想之事,也只能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不要她去伤害自己。

    她回过头来,细细的瞧着轻罗道:“轻罗,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对他说了多伤他的话。我其实很爱他,很爱他。可是却告诉他我其实爱上了陈公子,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他不会再回来了,不会再回来了。”

    轻罗无助的握着她的手,一边用手帕擦着她脸上一直滑落的眼泪,心中万分焦急。胭脂渐渐哭的越来越厉害。她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轻罗见此,忙抬手去扳她的牙齿,只恐不久之后,她会无意大力咬住自己的舌头。

    胭脂心中苦涩难忍,也不能说话,心跳紊乱,每一次都重重的撞在胸口,直撞得发痛,痛的连呼吸都没有办法继续。豆大的冷汗从额际渗出,原是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轻罗发现了她唇角渗透出的血液,急切的咿呀乱叫。

    守在门外的小厮冲进屋来,见到胭脂已经是躺在地上,面色苍白。那些小厮心中惶然不知所措,一人赶紧叫道:“这是怎的,可是要去叫夫人?莫要闹出人命了!这族中的老爷还未来,待会儿可就要审了。”

    “哎呀,你快去吧……”一小厮慌忙催道。“快去,快去。”转头又吩咐道:“你快去请凌大夫,就说二奶奶生病了,让他赶快前来。”

    “好,好……”那小厮得令,慌忙就朝外面跑去。忽然听见方才吩咐的小厮道:“你们都给我等一下。”

    说完,便几步踱步到那仍半躺在轻罗手中的女人跟前轻声问道:“二奶奶,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可是要派人去叫大夫?”

    胭脂摇头道:“不用了,我很好。给我一杯水吧。”她的脸上莹白如玉,脸上的肌肤极薄,隐隐透出血脉纤细嫣红。眼角还挂着泪珠,更显了几分楚楚动人。

    他暗自沉吟了一番,才缓缓侧身吩咐道:“去给二奶奶端杯水来。”

    身后的小厮得令,慌忙去端了杯茶水来。清凉的茶水终于入喉,她才仿佛是得到了一丝解脱。干涩的嘴唇上布了一层晶莹透亮的水珠,衬得她那张脸也越发的娇嫩起来。

    过了片刻,待到她恢复过来,才有了几名侍女前来吩咐说族中的老爷已经在等着了。那些个侍女见着她如今这副模样,不由窃窃私语道:“不过就是一从西墙跑出来的臭丫头,竟然坐上了二奶奶的位置就应该感恩戴德了。”

    轻罗抬眉狠狠的盯着前来的几名丫鬟。那些丫鬟不以为意道:“一个哑巴,还能翻了天不成。靠墙也倒了,我看你今后何去何从,不会又被扔回西墙去吧。”

    “滚出去。”胭脂说话极轻,字却是说的很是清楚。加上她素来的冷淡的面容,那些个丫鬟不由得一惊,像是见了鬼一般,道:“走,就走,你以为我们姐妹想来这里啊!”说完,便是转身就走了。

    “轻罗,替我梳个头吧!”胭脂缓缓说道。

    轻罗诧异的望着她,胭脂道:“我不愿意让她们见着我软弱的样子,就算是一丝一毫都不许。”轻罗点了点头。

    那案几前摆了一盆清水浇灌的荷花。如今这时候早就只剩了几片荷叶在上。胭脂蹲在那盆旁,轻罗在身后将她的长发散开,盘上了一精致的团花髻。轻罗从自己头上取下一精巧的发饰别在其中,顿时胭脂看上去就精神了许多。

    轻罗指尖未松,那发饰上的串珠竟然脱线,一颗颗掉了下来。胭脂心一惊,死死盯着那地上乱滚的串珠道:“难道今日……”话说到嘴边,她却吞了下去。

    “走吧。”胭脂道,搭了手放在轻罗的手背上。

    太阳渐渐起了个中头,院中闻得见浓稠的空气中的腐朽气息,蝉声也渐渐的消弱了下去。胭脂停步于那百花丛中怅然朝远处一望问道身边的轻罗:“他今日是什么时候走的?”

    轻罗自然是不能回答,自己来时确是听见了府门外的铃鸾的声响。那时皇族之人才可在马上绑着的东西,既然是那样,必定就是真的走了吧。

    胭脂默然垂头不作声,她那样一问不过就是想要讨个不作声的回答罢了。就像是昨夜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今日一早起来端坐在院中,听着那铃鸾之声飘过京都的城门。

    她还拥着那誓言,在这里等着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