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零落成泥碾作尘 (二)

    “笑话。”刘宛凝脱口骂道:“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不守妇道的妇人教训我的丫头。”

    胭脂不由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再没有其他话好说。刘小姐还请带着你的人,滚出这间屋子!”胭脂只觉太阳穴在隐隐作痛,见着眼前的人心慌意乱,不想在多说一句。

    “滚出去?”刘宛凝神色故作镇定,声音却是有些不由自主的颤抖:“慕容胭脂,你可是要给我记清楚了。你竟让我滚,你哪来的胆子让我滚?”

    胭脂本就已经是精疲力竭,听了刘宛凝的话漫不经心的回道:“凭的就是你不敢对我怎样?难道不是吗?”

    刘宛凝起的浑身发颤:“我不敢?竟然敢说我不敢?难道我还治不了你这狐媚子。”回头便命了身后的墨染道:“去传杖来,看我不打死你这狐媚子。看我教教她认得这府上现在是谁说了算。看看这时候王爷还救得了你不?”

    墨染扑通一声跪下,抱住刘宛凝的腿道:“小姐可不要打草惊蛇。如今这狐媚子依旧还是王爷心尖尖上的人。若是让王爷知道了,恐怕是你我二人性命不保。”

    “左一个王爷,右一个王爷。我就是要今天治治这女人,看她以后还敢跟我狂。”刘宛凝此刻正是在火头上,听墨染一说,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抬起一脚朝墨染胸口而去。她今日就是要给慕容胭脂点苦头尝尝,省的以后出了其他幺蛾子事。今儿个就是要让她记住,让她一辈子都记住。

    回身拿了身后跟着的刘家小厮手中的木杖,亲自执了在手中。胭脂却是毫不在意,转了身去看窗外的茫茫夜色,像是一点都不怕。只是那木杖挥起来时的风将她耳边的碎发吹了起来她身子才不由得一抖。

    “呵,你也知道害怕。“话一落,那木杖便是携了一阵子阴风直往她身上而去。木杖是精选的枣木而做,遇雨不腐,一杖下去极易伤及筋骨。加上执杖的人用了十成的力气,一声闷响重重的击下,胭脂已是被痛的满头大汗,却是一声不吭。

    刘宛凝见此也治不了这女人,心中更是不欢喜,抬了胭脂的下巴冷笑道:“怎么样,是因为你皮太厚了吗?竟是连木杖都对你毫发无损。”

    胭脂唇色渐白,并不言语,目光却是越过刘宛凝的肩头径直望向她的身后。刘宛凝尚且不知,正欲开口再说话,身侧的墨染已经急急的跪了下去。刘宛凝心中一沉,蓦然回首,果然,但见那一袭黑色的云锦迎风飞扬。王爷负手而立,六儿随侍在左右,身后跟着数十位侍卫竟是寂静无声。

    这么多人,竟是毫无声响,更甚于不知是何时站在了的身后。事出仓促,来不及多想照旧是行礼道:“王爷吉祥。”

    “吉祥……”柳越却是反复说着这话。

    身旁的六儿连忙给刘宛凝使眼色,奈何她却是看也不看。她几步上前问道:“不过就是一商家之女,为何会闹得王爷如此动怒气,怕是值不得把。”

    “值不值得,启是你能够独断的?”柳越之下动了怒气,转脸看着刘宛凝,目光冰利寒冷。

    刘宛凝一下子跪下身去,心中又惊又惧,道:“王爷,还请还请饶了宛凝。”六儿也连忙跪下身去道:“王爷还请饶了刘小姐,毕竟她也是为了王爷着想。”

    “你下去吧。”柳越紧握了自己的双手,终于还是缓缓放开轻声道。墨染扶了身边的刘宛凝慢慢出了屋子。待到她们二人出了屋子,照着屋外头廊下昏黄的灯光,柳越才渐渐看清楚胭脂。

    她发髻散乱披在身后,身上的夹袍也是皱乱不堪,乱糟糟的披在身上。那木杖还落在地上,显出极长的一记影子。那木杖打在人的身上的痛苦是他从未体会到的,如今见着她模样心中感慨自己没跑的快一些。竟是让她受了伤!

    “你可还好?”柳越蹲在她身前,定定的望着她的眸子。想必她定是累倒了极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方才刘宛凝那一挥,像是掉了半条命,竟像是一下子晕了过去。这时,恍惚中才听见了他的声音。

    她慢慢张开了眼睛,瞧得出他大概的轮廓模样,和身上那股冷冽的梅香。她缓缓勾起唇角道:“还好!”

    “你就不怕我不来吗?”柳越问道。

    “不,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言犹未落,身子已被人拥在了怀中。他的气息犹在耳侧,温暖软香。他的手冰冷渗骨,停在她的耳侧却又像是点燃了一把火。他的唇印了上来,滚烫瘆人,莫名的让人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每一句话都像是刻在了心上,滚烫的像是要将她牢牢的包围住。他终于将她放开来,将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慢慢道:“你是怎样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胭脂此刻心跳甚快,靠在他的肩上说话都有些发颤。

    “就是做我夫人之事啊?”柳越开口道。

    胭脂脸上酡红,竟是在这夜色沉沉中像是画上了胭脂一般,眸中更是黑漆点点。她偏过头去,似装作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做你夫人了?”

    “恩,什么时候,就是今儿个早上啊。”柳越脱口道。

    “我不记得了。”胭脂回答得轻巧。却不料被柳越伸过来的手吓得一缩:“好啦,好啦。我知道的。”

    “那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柳越捋起一撮长发放在自己的鼻尖轻轻嗅到。

    她反手夺了过去,眼角恰巧落在了他的肩头,顺手也捋了一撮发将她的发挽了个结道:“我想要你在我身边,再也不要离开。其实我跟普通女人一样,希望着所爱之人也是爱我的,怕你变心,怕你以后为了其他人而抛弃我,想要你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屋内静默无声,不出一瞬,胭脂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砸在了柳越的手背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