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零落成泥碾作尘(一)

    六儿声音在不住的发颤,有些担忧的望着柳越愈发平静的神色。他眸中神色如常,仿若是看不出一丝的破绽。而他越是这样,越是让六儿越发的琢磨不透。

    这时候,柳越的步子极快。六儿几乎是要小跑才能跟上。六儿年纪尚小,脚短了些在这夜色沉沉之际,本就是不易看见四周能追得上柳越久更显了困难:“王爷,王爷。这是怎的,今儿早上都还是好好的啊!”六儿还是没忍住,轻声问道。

    柳越仿若未闻,并不理睬六儿的话。

    “姑娘还在府上,有什么事捡个时候好好说清楚便是。加上明儿早上就是,就是……”六儿还未说完,嘴里已经叹了无数口气。“我的主子啊,明儿个就是前去永定府的时候了。你可不要再这关头想出点什么啊!侯叔知道了,定会要了六儿的脑袋。”

    “不会要了你的脑袋,要脑袋也是要我的!”柳越不过是随意一说。六儿却是慌忙跪倒在地,连声道:“我的主子哟,你可不要再说这话了。若是让其他人听见了,指不定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况且,如今除了皇上,还有谁敢要主子的命。”

    依照王府中的规矩,他本就是应该早就收拾东西回王府去了。但他的心中对着地方却还是尤为不舍,不知是否因为他从小住在这里的缘故,还加上,那个女人!

    柳越道:“是她想要了我的名,你可拦不住。”

    “主子,你这话是何意思?姑娘绝对不是那样的人,王爷可要想清楚了!”六儿好心提醒道。柳越一听,面色虽有些稍见了缓转,不过这一瞬又恢复成了一尊木像似得,眼皮微垂一动不动。

    院中秋风乍起,原本庭庭如盖的树叶开始由深绿转为深黄。庭中小径路旁点了灯,此刻被灯罩照着,那光亮悠忽一阵大亮一阵微弱。这地方静到了极处,地下的青石板路上光滑可见。

    六儿鼻尖落下一滴微凉,原来在下雨。他不敢再啰嗦,忙命了人打开了油纸打伞,替柳越撑着。不一会儿,雨下大了,听得见哗哗的雨声。如今夏末过去,立了秋,晚上就渐渐的开始凉起来了。

    那油纸大伞尚还不能够遮挡的住雨势,打在身上渗骨的凉意。

    “主子,回去吧。这会儿在这吹着风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回去再想办法救姑娘。”六儿道。

    柳越嘴角却是含着一抹讥诮的浅笑,仿佛是看透了一般:“救她?救她作何,她不过是时时刻刻都想逃离我的身边,从未想过要依靠我,我去救她有何用?”

    越想越只觉好笑,方才听见她如此说话,心中的火气便是再难压制住。她有何德何能能让他如此对她念念不忘,不过也只是一个情字。

    即便是这样,柳越心中也无法忘掉那女人的音容笑貌。只需要一闭眼,便全诗她淡然如水的眸子,和清清淡淡的面容。她素来不爱簪花,在屋内时便是发间插上一根翠玉扁方。他便是这么清楚她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而换回来的是什么?她心肠冷硬,几乎从不会对他敞开心扉。柳越嘴角微颤,竟是猛抬高了手将六儿手中的油纸伞一掌挥开。冰冷的雨一下子打在了身上。

    “主子,主子。我们快些回去吧!”六儿急道。

    却见柳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再没有了一句言语。

    “小姐,这可是怎么办?”墨染道。隔了道花重拱门,隔间处刘宛凝垂手而立。墨染吹着这股阴风,头有些微微的发晕,瞧着刘宛凝狠毒的眼神不禁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这如何才能让他爱我爱的如此深刻?”刘宛凝问道。她眸子眯了一眯,心底仿若是一根荆棘就要破土而出。那种穿过血肉撕心裂肺的疼痛,那种想要将他牢牢握在手中的强势感无一不让她感到疼痛。

    “我没想到竟会有人比我先快了一步。”刘宛凝的那一双眸子本应该是黑漆点点,时日久了长期恨意缠身,如今竟是毫无光泽:“看来我们竟还是寻着同伴了。”

    “墨染不懂小姐意思。”墨染有些诧异:“今儿晚上难道不是小姐施的计策?”

    “当然不是了。”刘宛凝张望着远处,淡淡的答道:“你可是要好好想想这前后是因谁而起。估计那人也是再也等不下去了。既然如此,我们也要助其一臂之力,难道不是吗?”

    墨染恍惚明白过来,退后几步垂首低声问道:“小姐有何吩咐?”

    “我们得要去见见慕容胭脂那贱蹄子,可得是要想个办法让她自己承认才是。我们说什么,王爷都不会相信的。既然如此,我就让她自己说出来!”刘宛凝很是轻松的回道。

    “那有何办法呢?那女人嘴巴可严实了,恐怕是很不容易的。”墨染答道。

    “她不是心善吗?我可得要瞧瞧她怎样选择!陈宣和柳家的管家,她该如何去选择?”刘宛凝默然道。

    有浩然的风从耳畔吹过,已过了许久再未闻过新鲜的空气,下意识的睁眼朝风口处望去。她下意识的手中紧攥着一方翠玉的钗环。刘宛凝进到屋中来时,已过了许久。胭脂本就是疲累至极,如今却是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力气再与她周旋,便是斜躺在旁靠桌上。

    “怎么,如今想着要说实话了吗?”刘宛凝唇角含笑,意味深长的蹲下身来朝胭脂看去。

    如今,胭脂已经被楚氏锁了起来,手脚上俱是铁链,只要是一晃动便是咯的肉疼。

    “说吧,你想要怎样?”胭脂问道。

    “我想怎样,你心中也清楚吧,就不用我再多说。”刘宛轻声道。那身后的墨染朝刘宛凝身后一躲,却还是被轻易的发现了出来。

    胭脂不敢相信,叫道:“墨染,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这里?”

    墨染心中一阵阵恶寒,见着胭脂如今这般下场,心中更是不屑:“二奶奶不是有眼睛看得见吗?还要问我!我可是在你身边待不下去了,还不如跟着刘小姐。”

    “所以,你竟就因为如此要对我这样吗?”胭脂毫不含糊的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