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第92章 楚氏做梗 (五)

    红烛映帐,那乌木拔丝床帘钩上半挂着的湖水色的纱帘。床头边上十根蜡烛合抱的烛台上烛火恹恹,闪着微弱的光芒,帐内映出昏黄的灯光来。

    屋前凄恻路,夜风呜呼。窗柩上映着杂乱的树影,屋中却是极其暖意洋洋,陈宣喝了点酒,刚下的肩舆,远远瞧见原本应该黑漆漆的屋子暖意,心中一动。屋中原有的一侍女也被他遣开了去,照例来说这院中不该再有任何的人!

    思忖之间,已经推门而入,一阵暖意扑上来,将他原本喝过酒的脑袋熏得晕晕的,抬眉却是见着眼前依稀站了一女子,着了一身碧色的夹竹暗绣的衣裳,身形娇小,长发半披在肩上,眉目清丽如画,唇边荡着两个极小的梨涡。

    屋中飘着一股极淡的馨香之气,非兰非麋,很是让人沉沦于其中,是他极熟悉的香味。

    陈宣淡淡一笑,慢慢说道:“我竟是醉到这地步了……竟是走到哪里都能见着你。”他摇头叹息的模样,和那唇边的那抹苦笑让人看着甚是心疼。

    他本不该这样,他本该有一个极好的未来,却是背上了杀母之仇,二十三年来每日生活在仇恨之中。他以为自己练就了一颗铁石心肠,可以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再动心,却是在最不该动心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淡雅如菊的女子。

    如今这个时节,天气在慢慢降热。今日着了一身宝蓝宁绸袍子。方才在外面,还不觉热。如今进到屋内,暖气扑脸才觉有些发热。他抬手解了解脖子上的排扣,却是怎样都解不开。陈宣只觉心中有些急,便是了狠劲使劲拽着扣子。

    眼前的幻象却又动了起来,步态轻盈上前来,垂首慢慢解着衣裳上的排扣。她因离得陈宣极近,身上的馨香之气更是将陈宣扣了个结实。他不自觉地伸手将眼前的女子圈在自己怀中。因窗户关着,屋中的光线晦暗,离得近了,才感觉到眼前的女子的心跳声极其快。

    “把手交给我好吗?”陈宣的嗓音沙哑,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她缓缓交了手在他手心,忽然一紧已经将她攥着了。

    这一握,才真真实实的感觉到眼前这女人的真实的存在。

    只听见陈宣慢慢讲头靠在那女子身上低声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对我的真心吗?就像是我对你的一样?”

    那女子的面容隐在一片朦胧的光中让人看不清楚。陈宣脑中痛感似乎是要将他的脑袋生生劈成两半,只觉眼前的女人眼睛在暗沉沉的光线里似隐着泪光闪烁,却又是很快的转过脸去。

    “你在害怕我还是……”问道这里,却是又不敢再多说一字,害怕得到的是自己不想要的答案。他默默无声的将她揽的更紧,只觉她在微微抽泣,那眼泪一点点的沁润他的衣襟。满心里的陡然通畅,原就是源来这里。仿佛是窒息已久的人都然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心中欢喜之外却又仿佛翻出一律悲怆。

    慢慢的透出来,只识不愿意再去想!

    “我相信你便是了,随这份梦境到底是真还是假。我很高兴这时候你就在我身边。”他执乐乐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叹息一声便是再也没有了言语。因怀中的女子身体仍然还是在微微的发抖,抬了手轻轻拍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要害怕。”

    陈宣仍是心中惴惴不安,遂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轻轻笑道:“怎么,你难道还不知我?”

    言犹未落,唇上却一暖。怀中的女子踮起脚尖一寸寸攀上他的脖子。陈宣眸中神色一变,凝神之间却又是不觉沉沦于其中。馨香软怀,腰肢纤细盈盈一握,眼前的碧色在他眼里慢慢盛开出一朵灿烂的花。

    月华如水,映在那一头的黑发上,那浓密的长发便发出微弱的光泽来。陈宣心中慢慢升腾出一团火来,不觉之间已将他的眸子充的通红。这无数个日夜辗转反侧思念的人就在自己身边,是如何的感受,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他慢慢将她圈的更紧了些,像是要将她揉入自己的骨髓之中。“我这样真心待你,你对我是真心吗?”

    那怀中的女子却没了声响,过了良久陈宣道:“算了,无所谓,真情假意,还是从头到尾都是假的,我也认了。我不过是想要你这人留在我身边而已。”

    那女子将他抱的紧,似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那帐中的被褥早就已经铺好,床边的灯光滟滟生色,怀中的佳人红唇艳丽,似是一朵刚盛开的玫瑰。陈宣再也忍不住,抱住眼前的女子将她带往哪大床之上。

    如今才可仔细瞧见那女子妆容精致,像是精心打扮过一样。陈宣执了她的手慢慢收至身后挨着那女子的耳朵轻声道:“是谁派你来的。”那女子猛然一惊,猛然抬头却被陈宣的大手狠命往身后背着,竟是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墨染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直直将那床褥也沁湿了。“公子,还请放开墨染啊。”身体上的痛却还是不及心上的疼痛。陈宣毫不犹豫的待他如此,定也是因为那女人的缘故。

    “公子,难道还不知二奶奶与那王爷苟且之事吗?您为何就这么傻,甘当绿叶。那女人真不是个东西,竟是想要将你和那王爷都要抓的紧紧的。墨染不明白,不明白,您到底是喜欢她哪里?”

    “她哪里都不好,而我却是如此的爱着那个女人。我甚至是连一个原因都答不出。”陈宣的嗓音沙哑,慢慢将墨染的手放开了来。原本滚烫的手也瞬间变为冰凉。

    墨染的话仍萦绕在耳边:“那女人跟那王爷和好了啊,公子你怎会这么傻。”

    狂热的心跳渐渐归于平静,他轻声问道自己:“为何我就会这么傻呢?”

    她便是她,不愿意有一人来打扰她的本性。他见过胭脂开怀大笑的样子,也看过她独自黯然垂泣的模样。他与她一起经历了这么多,足够到可以将那个王爷比下去,却永远比不过那王爷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