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楚氏做梗 (一)

    一连几日,胭脂都窝在洞庭轩内再也没有出过门。屋中冷热相当,正是养身子的时候,她若是经常出门,也怕是落得别人的怀疑。索性便将性子放了下来,每日趴在床上描花样子。如今的柳府中的每日一个人将她放在心尖尖上,轻易不敢前来打扰,也正好落了个清净。

    忽听见帘外细碎的脚步声传来,胭脂惊喜的说道:“可是墨染回来了?”一角掀起,却是几日不见的陈宣。

    他今日着了一身碧衣,袖角处的翻角处抽出几根雅致的竹叶。因是洞庭轩的常客,进到屋里来也算是随意的坐下来。洞庭轩内室中白天大多时候可以晒得着阳光,进到屋子里来却是一点都不热。他打趣道:“你这屋子倒是别致,夏季怎从来都不热。”

    胭脂答道:“这屋子下面以前可是老爷修的一个地窖,如今恐是地底下的冷气沁到屋里边来了吧。”

    陈宣放下手中的茶盖子,略带了惊讶道:“我身为柳府的管家,难道我还不知?”

    “骗你的。我不过是将这屋前屋后的帘子都放了下来,将热隔着罢了。加上这院子前前后后都是树荫,怎会不凉快。”胭脂笑道。

    “这倒是。”陈宣答道,低头吃了口茶。那茶是少有的宫廷供奉的普洱,是专供皇室贵族饮用的茶品。陈宣微微一愣,入口的茶香也变成了苦涩。端着茶碗的手微微一抖,他道:“这茶的味道倒是还好。”

    “公子喜欢,可以让轻罗装一些给公子带回去。”她微微一笑,气色也看上去异常的好。

    “不知你喜欢的竟是宫廷普洱。”他缓缓将那茶盏放下,叹了口气道。

    胭脂微微一愣神,低声道:“我竟忘了公子是懂茶之人。”轻罗立在一旁,听了个一知半解,见着原本兴兴而来的管家如今看上去面色却仿佛有点不好。

    陈宣是坐在炕前,那矮几上搁了一花瓶中间插着这时节开着的繁花,映着那素白的窗纱上,花影一剪便如描画绣本。他这几日忙下来,略微有些受凉,加上那杨家之事已有几日没来看过她,兴致所来,不知会以何种心情而归。

    他轻轻咳嗽一声,道:“没事我就先走了。府中还有些事,你且好好保重身体。”他起了身子,碧衣擦过那桌角却是不小心将那茶盏碰了下来。滚烫的茶水溅了一桌,也将他的衣角迅速的染成了深色。

    “公子可是烫着了?”胭脂慌忙捏了帕子给陈宣擦道。纤手无意触碰到他的手掌心,却是冰凉的。胭脂低头仔细的擦着陈宣袖角的水渍,却不想一只手斜着过来握住了她的手腕。那碧衣袖角处的竹纹还是她亲自绣的,针脚细密,是花了心思。

    胭脂只觉身子一轻,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来,却又是不敢直视陈宣的眼睛,目光低垂,只望着地面怔怔出奇。

    陈宣的眸中幽暗,将胭脂清晰地倒映在其中。他却蓦然松了手,神色有些凄惶,胭脂却没有瞧见。不过是一瞬,他很快的缓和过来淡然说道:“我先走了。”

    他的手无声无息的松开,很快就消失在胭脂的视线里。那朱漆大柱之后以粉红的裙裾飘忽而过。那柱后的女子咬紧了下唇,将手紧紧的握住。

    因着王爷无端竟想在柳府多住上几日,落得刘宛凝也必要如此。这柳府处处都透着让她不喜欢这股劲儿,成天若是还待在屋子里就更让她觉得气闷。柳越却是极其闷的住,既然说了先不忙回王府,侯叔便捡了些重要的公文前来。

    刚歇过午觉醒来,刘宛凝趴在桌上正觉有些闷的紧,恰巧柳越还在处理公文就更不好打扰。有侍女拿了些临摹的字帖前来,可是她却不爱这些东西。偷偷抬起眼角瞧了瞧柳越,轻声问道:“王爷陪宛凝出去走走可好。”

    言犹未落,便被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又收了回去。身旁的侍女将那墨锭子拿起由放下,想要劝劝自家小姐在王爷面前多多显露出一些官家小姐的姿态来才是最好。可自家小姐的脾气是怎样的,做丫鬟的岂非难道还不清楚。

    “小姐何不自己出去走走。听说那院前的一方池塘中可还开着碧荷呢!”那小丫鬟说道。

    “碧荷,这几日竟还有荷花?”刘宛凝也觉有些惊奇,遂放下了狼毫,再想要与柳越说上几句话时就被守在一旁的侯叔眼神示意不可打扰。她努了努嘴,便只好带了身边的丫鬟出了门朝那方池塘而去。

    一路假山堆砌,其中柳树依依,落英缤纷。亭子皆是琉璃瓦,在烈日之下五光十色好不漂亮。柳家是皇商,其中摆设自然是不凡。今日细心一见,果然还要比御史府中还要富丽堂皇上几分。

    远远果然是可闻见碧荷的清香之气。如今这时候还可看得见荷花的地处是极少的。幸好碧荷比寻常的荷花开得较迟了一些,才可将那美丽留在这会儿。刘宛凝见此,心中也开始高兴起来,便疾步走上前去。

    走近了一瞧,才瞧见那方池塘上还有一小亭子,四角皆挂了几个小风铃,风一过晃悠悠的响着,声调很是清脆。身边的婢女“咦”了一声,问道:“那亭中的是谁家女子?”

    刘宛凝听此抬起头来,细细一瞧,那女子着了一身碧色缎织暗花竹叶夹衣,头上一色珠翠全无,只簪着一枝碧玉扁方,将那一头乌沉沉的秀发挽住。身姿秀美,远远瞧见已是像是一副画。

    听见脚步声传来,她微微侧了侧身子,颊边落下一缕秀发,唇红齿白,是一佳人。刘宛凝却停了步子,朝远处望去。毫无意外,那亭中之人就是那日在早宴上闹过不和的胭脂。此时一见着,刘宛凝便觉更是好笑的紧。

    她如此的打扮,可不是坏了规矩。按理来说,进了这柳家的大门自然是要挽发髻的,可她打扮如此随意,岂非难道不是想要去……?想到这里,刘宛凝便再没有犹豫,抬脚朝那亭中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