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84章 得知真相 (三)

    墨染的声音在唤她:“姑娘,姑娘……是时候了。”她睁开眼睛,天色还是蒙蒙亮,屋里还点着灯,尤显得屋外黑漆漆的。挣扎着坐了起来,出了一身的薄汗。

    墨染伸手按在她的额头上,叹道:“今日终归是好多了。”她头重脚轻,只觉天旋地转,勉强靠在枕上。轻罗忙上前将枕头卷成一卷放在她背后。墨染执了她的手一握,心下一惊慢慢问道:“姑娘今日可是有力气?”

    “无力气又何妨。”胭脂勉强一笑,尔后摇了摇头只说了句:“无妨,你们不要担心。”昨夜因着午后的闷热,哗啦哗啦的下了一场大雨。柳越来之时,就已经将墨染与轻罗二人秉开了去。雨势减小之后,才好不容易守到胭脂回来。

    进屋时,身上的衣裳尽湿,发髻也是散乱的,面色苍白吓人,哆嗦着嘴唇说些胡话。轻罗与墨染没一人听清了。只是赶紧上前将她那一身湿衣裳换下,烧了热水给她烫脚,才渐渐回过神来。

    也只是望着那窗外阴沉沉的天色怔了一怔。过了许久,廊下出现一打着青伞的男子。屋中的轻纱被吹得四处飘散再落在地上,仿若是无端升起的薄烟一般。墨染轻声道:“公子来看姑娘了。”

    陈宣收了伞,被雨打湿的脸上粘了些许长发,手腕处仍裹着极厚的纱布。进到屋里来时,携进来一股子冷风。胭脂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抬头朝他微微一笑。

    她沉声问道:“可有找大夫来瞧过?”

    “不曾。姑娘说了,找大夫只会引起夫人的怀疑,索性奴婢也就没找大夫来。”墨染的声音越来越轻,几乎不可听见。陈宣视线扫过桌上摆着的几乎未动过的饭菜:“用了多少?”

    “姑娘说,这几日吃药恐是将胃伤着了。所以也只是吃了几口就搁着了。”墨染见那饭菜一冷,便是有意想要端下去热过。

    “不用了。”陈宣答道。“她既是不想吃,便不吃吧。”他上前几步,坐在她身边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头道:“这会儿凉的很,不知今儿晚上会不会发热。”

    “那可如何是好。方才在厅中夫人才吩咐过,说是要姑娘披麻戴孝走在前头呢!”墨染她好生照顾着,我且去想想办法先。”

    进屋来之时,轻罗便披了件薄毯在她膝上,如今膝上的温度也渐渐的回暖。听得见耳边的人的温声细语,不由的心潮起伏,抓住她即将要离开的手道:“不要走,不要走。再陪我一会儿!这府上就还剩你一人对我好了。”

    那声音仿若是梦魇,轻柔中带了魅惑人心的味道。抓着陈宣的手薄凉,手心却是在发烫。眸中的神色戚戚,湿发散落在其间,那粒鲜艳的朱砂痣更是衬得那双眸子清楚分明。

    “你发热了!”陈宣心中怦怦直跳,却又是不敢直接甩脱胭脂的手。

    “你也觉得我定是脑子出了问题了。”她慢慢低下头去,过了许久,方听见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又不是傻子,怎会不明白你的心意?为何不给我说明呢?或许我也在喜欢着你呢?”胭脂缓缓说道,唇角绽出一抹微笑。

    轻罗手中的托盘应声落下,墨染也是一惊。陈宣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了握,声音有些沙哑问道:“胭脂,你可知自己说的是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宣啊,陈宣。宣哥哥。”她抬起头,微微一笑。她本来就面色苍白,唇上亦毫无血色。那笑容像是在寒风中毅然挺立的劲草一般。陈宣只觉鼻尖飘过一缕极淡的馨香,手臂不由自主的收拢来。

    胭脂听得见自己的心怦怦直跳,却仍是抬了手攀上他的脖子。

    陈宣道:“你是存心的吧。”

    收拾好出了院门,才知队伍已经要准备出发了。送葬队伍因要走上几十公里的山路,早饭是一定要用的。厅中只备了些肉粥,胭脂却是闻不得一点的肉味,刚刚端了凑近鼻尖,心中便是一阵恶寒。

    手肘被轻轻一拐,胭脂抬眼已见着桌上放着一清淡的小米粥。陈宣的声音清清淡淡的,

    隔着喧闹的声音传到她的耳里:“我知你不喜欢这种加了肉末的粥,便叫了厨房给你熬一点。”胭脂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门厅开处,靴声缕缕,落足却是极轻。柳越着了一身淡色的衣裳,衬出清俊的一张面孔,进的屋来,唇角尤带了笑意。

    身后雀声匝匝,不见其人,先闻了其声,刘家小姐着了一身妆红缎子,轻巧这跃进来揽住了柳越的手笑道:“王爷,今日要去哪里?我也要跟着去。”

    胭脂只垂了头当是没听见,那声音却是像是针尖一般扎到了耳朵里。“那王爷,你带我去嘛。我好想去,你一走,我自己待在这柳府有什么好玩的?”

    候叔道:“小姐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柳家老爷出殡,都是些近亲家属,带上小姐总归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刘宛凝反驳道。“我倒是觉得很是合适的,你说呢?二娘。”话题却是一下子转向了胭脂这边。柳越却像是没事人一般,端了刘宛凝跟前的碗替她添上粥,只等着胭脂的回应。

    陈宣有些生气,略微起身却是被胭脂抬手止住。“刘小姐既然这么想我回答,何不看看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如何的?王爷回府乃是圣命,而小姐你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你是何意?”刘宛凝积累在心中的怒火正愁找不着发泄。如今胭脂就算是撞在了她枪口上。昨日下午王爷才亲口说应该叫她一声二娘。难道自己说的那句话还有错了不成。

    “胭脂,回来。”陈宣在身后轻声唤道。

    刘宛凝心中一滞,有些惊愕的问道陈宣:“你方才叫她什么?你再说一次。你叫她什么?

    ”她只觉有些好笑的望着胭脂,再将视线落在了柳越的身上,扯起嘴角一笑:“你竟就叫胭脂。那我算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