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柳越回府 (一)

    檐下的绿烟轻绕在身边,只露出星星点点的日光洒在地上,耳畔忽一风过,朱砂绛瓣,点点沁芳落在他的肩头。许久未见,他清瘦不少,那身黑色的锦袍加身更显的长身玉立。那眸中的色彩却已不如往日,陌生,清寒。

    轻罗见着胭脂如今这会儿正立在风头上,回了身子去取出一羽缎斗篷给她披上。两人便就这般两两相望,却也不走近。身后随行的侍从自然是觉蹊跷。奉裕王是奉了皇上的命回来祭奠养父,这进门的第一件事竟是来看着府上的二奶奶,如何不叫人觉得奇怪,不免开始悄声议论起来。

    “咳,咳,咳……”一阵猛咳重又将众人的视线放在那窗边的佳人身上,见着那女子捂住自己的口鼻,手死死的撑住案台上的一角,身体也仿若是撑不住的开始摇晃。那黑衣锦袍的男子欲再上前几步去瞧瞧。侯叔上前一步,轻声道:“王爷,依规矩,这时候应去拜访柳夫人。时候该到了。”

    柳越目光冷凝,只瞧着那隔着重重绿叶中的胭脂。柳越不理他,侯叔依旧不放弃,挡在柳越前面连声哀求道:“王爷啊,王爷。这规矩可不能坏。你如今到了这院中就罢了。只是柳夫人那里还等着。得要先行去才行。你也要为着姑娘着想几分才是,你若是进去了,这身后的奴才们会怎样想?柳家族中长老会如何想?”

    族中长老,柳越微微一怔。如今他身份不同,也不是柳家人,怎会想得到这么多?可她就不同,她仍是这柳府的二奶奶,处处受着柳家族规的管制。

    “王爷,若是有什么话可以吩咐老奴进去传达?”侯叔见着柳越的神色,知晓他已在迟疑,便继续说道。

    “我有什么话……?”柳越缓缓抬头。

    “轻罗,将门窗掩上吧。这时候我倒觉得冷了。”胭脂低声吩咐道。

    那窗户应了声,关上,将窗外的一切都掩盖了下去。陈宣的话停在了嗓子边上,语气却是一下子森冷了下来:“我没什么话,走吧。”

    侯叔摸不着头脑,听得柳越如此一说,领了命便赶紧往回走。院中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满地的被吹落的残叶。

    今日起了个早,先行去请了旨,直到如今才算是真正的敲了笔落了定。进到凤羽轩内,身上的衣裳尚且都还未来得及换,略显了风尘之意。早有婢女候在外头,进到屋里面来回话:“王爷到了。”

    话刚一落,便见那婢女掀了墨绿的帘子,柳越已进到屋里面来。屋中遍是素缟,入门的那大匾上仍是绑了素白的绢花,多出了几分沉重之意。

    在柳府时,柳越尚且还要称呼楚氏一声母亲。如今见着,也是要先行个礼。楚氏浅笑吟吟的抬手欲要去扶。那柳越却是看也没看,径直起了身子。

    楚氏的手一僵,面上顿时有些不高兴。她有些酸声酸气的说道:“怎么,如今难不成是当上了王爷,也就忘了养育之恩了?”

    柳越的动作一怔,唇角却是渐渐浮现出笑意:“夫人可是误会了。本王如此,不过都是与平常一样,并无异。”这话恰巧将楚氏的话照本反击了回去,言下之意无非就是本王本与这养母素来就不亲厚,这时候倒是与他故作亲和起来了。

    这一来,楚氏就被打脸,脸上顿显有些不忿。碍着柳越身份,又不敢直说,只有将它憋在心中,只得脸上故作起笑容道:“王爷此番回来是作何?”

    “柳老爷过世,本王念在养育之恩的份上,请了旨回来替其送终。”柳越答道。

    “甚好,甚好。”楚氏答道,拨了拨茶碗中的茶沫子道:“是啊,终是这柳家府上对你要亲厚一些。老爷一走,你还知晓要回来,算是老爷的福气了。”

    都是些过场话,柳越自然是不想再听,正欲告辞。楚氏却悠悠说道:“最令人高兴的事,王爷还不知道吧。”楚氏缓缓抬起头来,脸上堆起意味深长的笑容。

    “咱们柳家也不算绝后。如今又添上个孩子,真正是老天的眷顾啊。”楚氏缓缓说完,抬了眼角去瞧柳越的脸色,果然见着已经是煞白。

    “你是何意?为何我却听不懂?”柳越的音调已然冷冽了起来。

    “咱府上新晋的二奶奶有喜啦,是老爷的孩子。自从王爷走后,我与老爷爷一直在担心。如今可好,有喜了。王爷觉得呢?这算不算的上是天大的喜事?”

    柳越手中的茶碗盖子落在地上恍若未闻,他直愣愣的望着楚氏,妄图从她眼中看出点迟疑的色彩来。在场的侯叔也不由得一惊,从未听张德说过此话,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过了半晌,柳越方才回过神来低声说道:“是啊,天大的喜事。”

    侯叔不由暗暗觉得心惊,偷偷瞧了一眼柳越的脸色。柳越已经在竭力自持,方不至失态。他蓦地起了身子,将身边的侯叔一惊。却只是匆匆行了一礼,告辞离开了。

    凝香在尔后进到屋里来,行了一礼方道:“王爷今日回到府上来,先是去了洞庭轩,之后才来了这里。”

    楚氏点了点头:“我吩咐你去去问的大夫可都是去问过了?”

    “回夫人,奴婢去问过了。这京都城内几乎所有的大夫都被族中老爷请过去瞧二奶奶,得出的答案都是一样。二奶奶的确有喜了。”凝香道。

    “原来真是如此……”楚氏皱了皱眉,浅浅吃了口茶道:“倒还不负了我的期望。只要那小蹄子真是有了老爷子的种,我就把她留下来,且等以后。”

    六儿推开门却不见柳越,仔细询了守着的丫头才知他在院中。其时风一过,六儿身上不由得一寒,禁不住打了个激灵。但见柳越黯然伫立在院中。此时霜寒露重,站在院内不久,肩头就一被****。她却是仿若未察觉,院中挂了一灯笼,灯下的身影无限萧索。

    柳越从未想过,自己的离开却是对她造成的极大的伤害。他该如何去弥补,如何去补的了这份伤痕,只怕是无能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