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柳洵之死

    那柳洵脸色发红发烫,眸中亮的惊人却是有些恍惚不可细视。眼前这女人温香软腻,香气也非平常的脂粉香,非兰非麝,却叫他有些舍不得离开。柳洵越发觉得胸中犹如一团火,焰冲的老高,将他的双眼不由得充的通红。柳洵眯眼,唇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低了头只是发了狂啃咬着胭脂的肩胛骨一处。柳洵只觉太阳穴上突突跳着,头痛欲裂,身体滚烫瘆人,只要贴紧眼前这女人肌肤一寸,便可觉舒服些。

    胭脂眼前的天仿若都要塌了,眼前漆黑一片,越发挣扎的厉害。奈何她本就身量娇小,而柳洵虽已步入中年,但身体仍很强魄,她试图挣扎,却被他圈的更紧。他的袖中仍带有一些常年累积的烟草气息,直扑往她的脸上。她的发髻散乱披在床榻之上,仿若是一匹黑色的素锦,双颊因挣扎嫣红如酡醉,眼波欲流,柳洵越发觉得她明艳动人。不过那眸光中却含了份胆怯之色还带了一种厌恶之感和恨意。

    他从未在任何一个他的女人的眼里见识过这种复杂的眼神,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恨不得宁愿她死了一了百了,也不想再见他一般。他愣了愣,不过片刻就已觉得怀中软玉幽香袭人,熏暖欲坠,便在也顾不住其他。他想要这个女人,想要将她握在自己手上,也该是时候了。

    胭脂的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柳洵粗重的喘息声就在耳边,仿若是梦魇。她听得见自己在这片黑暗中的哭泣,而实际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即便是初入这柳府,碧儿不见,自己被喂了哑药也不见会如此觉得绝望。

    她拼了自己的全劲,抬起手挥了柳洵一巴掌。柳洵始料未及,倒是有了片刻停下来,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女人。这娶进家门府的人,居然会在这时候打了他。柳洵只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口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脑袋也越发的晕。

    胭脂这一巴掌使了自己的全劲,慌乱之中,她不由得扯过床榻之上的被子将自己遮住往后面逃去。

    “不要以为我宠着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话一落,胭脂的脚被柳洵大力一拖,将她扔到地上,直直撞向那梨花木的大桌。桌上的器皿呼啦呼啦的落了一地,摔成了碎片。

    “我今日就是要让你哭着求饶。”柳洵居高临下,将胭脂厌恶的神情看在眼里,不由得更加愤怒。

    胭脂只觉后背似要断裂,深吸一口气都觉如芒刺在背,直将她冷汗都痛出来。柳洵将她往那地上一按,自己欺身下来,将她肩上的衣裳扯开,露出大片雪白的脖颈。

    “嘭—-”的一声,门从外面猛的被撞开,一身碧衣的陈宣冲了进来,进到里屋来见着胭脂苍白的一张脸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便觉脑中轰然空白,心中骤然一痛。

    柳洵倒是不以为意,仍是扯着胭脂的衣裳。胭脂眼睛一闭,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哽咽无声,尽是让外人见着了如此不堪的一幕。陈宣捏紧了拳头,几步走上前去,将柳洵挥倒在地。胭脂只觉身上一轻,已被陈宣拉起来让她靠在他的怀中,死命的护着她。

    胭脂身体在发抖,恨不得将脑袋整个埋进陈宣怀中,眼泪簌簌而下,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柳洵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将那陈宣一掌扇过去。

    “狗奴才,谁给你的权利竟会打主子。”说完,便要去拖怀中的胭脂。胭脂不由瑟缩的更加厉害,神色害怕至极。陈宣拥着胭脂往后退上一步。

    “如今尽是到了奴才也要与主子抢女人的时候了。”听得见“主子”和“奴才”,陈宣心中一痛,怀抱却是松了半许。柳洵瞅准了机会,将胭脂的手一拽,将她拽离了陈宣的身边。

    “臭丫头,我今日就要让你尝尝背叛我是什么滋味,定要让你一辈子都记得。”柳村说完,头一俯,低头咬上胭脂的唇瓣,使劲啃咬这胭脂的脖颈。胭脂哭喊的声音历历在目,眸中的泪水止也止不住。陈宣心中疼痛难忍,走上前去,将柳洵使劲往后一推。

    柳洵大病初醒,方才与陈宣的一战,好不容易才得以脱身已浪费太多体力。陈宣这么一推,他竟有些飘飘然,握都握不住手边撑着的柱子。胭脂只听见轰隆一声,柳洵直挺挺的倒下,他眸中似有不甘,将胭脂定定的望着。他觉得身体中的血液在渐渐凝固,方才的热血也在渐渐冷冻下来,似乎再也使不出一分的力,让他稳住身体。陈宣面色一白,甚至还未来得及去托住他的头。

    柳洵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两人,却又不得不放弃。头痛的快要爆炸开,脑后一团热流缓缓流了出来。他试图努力睁开眼睛,却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耳边传来一女子的嘤嘤哭泣之声,尔后声音越来越小,终落入了无尽的黑暗。胭脂被陈宣圈在怀中,却是极其镇定慢慢宽慰着胭脂:“不用怕了,不用怕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却似乎是不见了以往的镇定之感。

    胭脂瞧的出他眉宇之间神情错综复杂,犹如乱树。他将胭脂圈的更紧,这时候陈宣的身上依旧都是滚烫的。如今这时候真真切切挨着胭脂,倒叫陈宣微微眩晕,仿佛透不过气来。

    他沉吟了片刻,却是再也不看那地上的柳洵,将胭脂抱在怀中,走出了内室,来到落梅院后院中。

    假山堆砌之中尤可见一汪小小的水池,陈宣朝那水池望了一望,眼神询问了一番胭脂。见着胭脂点了点头,才抱着她进到水池之中。陈宣仍觉自己身体中犹如万只虫蚁啃噬,缓过心神才欲将胭脂放下来。

    碧池水常年不见阳光,很是清凉,甚至还带了几分的寒意。胭脂一触到冰凉的池水,不由一缩。陈宣低头安慰道:“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胭脂脖子上,颈上全是青紫的痕迹,落在陈宣眼中更不觉是滋味。他定要将她身上的印记除掉才行。他慢慢将胭脂放下水中,捧水将她肤上青紫一寸寸洗干净。

    他神色极其认真,就像是对待着一件珍宝。胭脂却全然未知,将视线移向了远处。

    她心中对即将带来的狂风暴雨清楚的很,柳家老爷子已死。他是因何而死,会不会因此而连累到陈宣都让她的心绪乱成一团。如今尽是走到了这万劫不复之地,接下来又会如何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