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一波又起 (二)

    不知是过了几日,鲜少再有人来问询。胭脂倒是过的惬意,将院内的花草收拾妥帖得当,一派青绿。轻罗端了茶进到院内,盈盈的对着胭脂身后行了一礼。

    胭脂听闻身后的脚步声,放下小剪微微侧身开口道:“我就知是公子前来。”

    陈宣面上出现微微的讶异,但很快又恢复成常色。胭脂今日着了一件家常薄绿的薄衫子,露出半截手腕,戴了银镯子,面上细白却又显出点粉红,气色极好。

    天气晴好,碧蓝的天上一丝云彩都没有。明晃晃的日头隔着层层叠叠绿叶,四下只听得见风吹树叶之声。茶水清澈可见碧蓝色的天空。忽听他问道:“这几日还好?”

    “好。没了许多东西,倒是过的还算是清净。”胭脂眉目清澈干净,微微一笑道。

    “老爷那处?”陈宣道:“你不用担心。”

    说道柳洵,胭脂忽然身子一震,她始终觉得柳洵并不像她所见一样温柔有礼。且这次事情非同一般,柳越出走一事府中人尽皆知,柳洵提起他都是恨的牙痒痒。她这是走在刀刃上,却料不得竟得了这一人关心。

    “劳公子费心了。老爷若是想要处置胭脂也无所谓,是胭脂错在先,公子莫要去趟这浑水。若是无端被迁怒,胭脂还不知应该如何办?”

    院内起了微风,吹在隔间的窗户上。洋槐花的香气浓郁,挂在枝头摇摇晃晃。陈宣看的出来提到柳洵时,她在微微的发抖,却是在极力克制。她并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老爷病了,这几日估计很难再往这里来。你且放宽心,事情总有个发展缓慢。若是再过几日,找着那暗中串掇之人,讲明白了就好。”陈宣稍稍一顿,缓缓说道。

    “那幅画……”胭脂想要说上几句,却突然又噤了声,只垂了头不言语。

    陈宣又道:“这几日就先委屈了,院内的布局设施和吃食一类,我已经吩咐了下去,与平常无异。”说完,忽觉已无其他事情要说,在这里待久了反而会引起柳洵的怀疑。便起身告辞。

    胭脂送至门外,却见着那门外不远处站了几个黑衣小厮。胭脂认得出事楚氏身边的人,命了轻罗将院门紧紧关上,呼出一口浊气笑道:“看来我们还有翻身的机会。”

    柳洵道如今还未知道那画卷一事,若是被他知道了,那院外守着的可就是他身边的人了。

    楚氏今日醒的早,红月上前来给她梳了头,正欲准备吃早饭,派去打探消息的小厮回来了在屋外候着。玉墨给楚氏递了个眼色,楚氏点了点头挥退了立在一旁随侍的红月道:“让他进来。”

    进的来,才瞧见是柳洵身边随侍的小孟,生了张细白的脸,眼睛乌黑贼亮,动作轻盈。进的屋来,先对着楚氏磕头道:“回夫人话,老爷他已经好了大半了。之前的略带的痛风征兆也消失了。管家这些天来一直守在旁侧,事必躬亲,瞧得出的可是主仆情深。”

    “主仆情深。”楚氏端着茶碗的手一顿,心中顿时火冒三丈,连那茶盖子也在微微发抖。她唇角扬起一丝以意味深长的笑容,眸中泛起森然的冷意:“好一个主仆情深啊。”

    玉墨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听得小厮那样回禀,只觉心中凉寒,惊惧不已。楚氏抬眉,冷笑道:“怎么,你还要替那小子说话求情?玉墨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玉墨听不见楚氏的大声呵斥,满脑子都是充斥着不可以让他受到一丝伤害的想法。那小厮也匍匐在地上微微发抖,原本进屋来,不过是想要得到一点赏赐,见着如今这情形,是如何也不敢继续待下去。

    正欲弯腰告退,楚氏将那茶碗一扔,却是恰恰扔在那小厮的脑门子上。那小厮只觉脑门上一凉,便见跪着的毡子上正一滴滴的鲜血,顿时吓得魂都没有了。

    玉墨仍旧是跪在地上,神色有些苍白,唇上血色尽无,身子也在微微的发抖。楚氏见着她目光炯炯问道:“今日这事,你准备怎么办?”

    语气陡然森冷:“玉墨你可不要忘了。你们的命可都是我的,我想要你们怎样就怎样。”

    玉墨低声道:“奴婢明白。”

    “不,你不明白。”楚氏打断玉墨的话,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么些年我是如何度过的,心中恨却还要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可要为你和陈宣的将来考虑。不然,玉墨你可不要怪我。”

    楚氏起身抽出大迎枕下压着的一白瓷小瓶扔到那毛毡上。那瓶子圆润,滚到玉墨身边:“拿无给陈宣,就说是我赏给他的。”

    “不要,夫人。他也是一片孝心。您就念在陈宣他也为你付出额不少心力原谅他一回吧。”玉墨将那玉瓷瓶紧紧护在自己怀中,声音又冷又涩。“夫人为何要这样,毕竟来日方长,他也是为长久打算。”

    楚氏望着玉墨,眼中无限怜惜道:“玉墨你好糊涂。你二人可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你竟然还不懂他心思。他性子冷然,若是想要做一件事,其实快的很。可事到如今,他却踯躅不前,将那老头子小心保护着。竟让我有时也是近身不得。”

    玉墨眼眸中的光亮一寸寸消失下去,只听得见楚氏在耳边轻声说道:“他这可是变了心思啊。你难道还瞧不出。”

    “放心,这可不是给陈宣的。我可舍不得他有点什么意外。”楚氏垂眸,忽然一笑继续说道:“你且拿去那书房里。就说是……。”楚氏附在玉墨耳边轻声说道。

    玉墨脸上煞白一片,紧紧护着怀中的瓶子,双眼无神的望着屋外。楚氏坐在那里,轻轻叹了口气说:“你眼巴巴的祈求着离开,可他却是做足了准备留在这里。你且去好好打探下他的心思,再回来与我说吧。”

    院内芭蕉叶舒卷有致,绣球花倒是开的别致,在这季节里开出热闹的紫意。陈宣着了一身通透的碧衣立在树下,静静的望着一株石榴花出奇。

    “陈管家。”玉墨轻轻唤道。陈宣微微侧了侧身子,见着是玉墨,唇角勾起笑意,却极是有礼的一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