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欢情薄 (三)

    今儿个早晨醒来便就是大雨磅礴,四下只听得见一片哗哗的雨声。殿基之下疾雨飞泄,红墙砖瓦尽被掩映在磅礴的大雨之中。风夹着雨势更盛,呼啸的更显厉害。

    听得声响,柳越抬起头来见门口处探出一张浅笑盈盈的面容。拿着杯盏的手不觉一抖,唇角荡起一抹笑容。六儿皱了皱眉头道:“小姐这样可是不好,没有人来通传怎可随意趴在门缝边上偷瞧呢?”

    刘宛凝一愣,面上有些尴尬。不过是片刻又恢复过来,冲着那座上的柳洵一笑:“王爷不会怪罪宛凝吧。”

    她今日着了一身梅红妆花绣蝴蝶兰花的袍子,长发垂在身后宛如一袭流云,衬着如玉的脸蛋,像是上了一层极薄的妆粉。眸间如初生的太阳一般充满朝气,柔柔一笑颊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柳越接过六儿重新添上的额茶,吃了一口放下道:“当然不会。”

    六儿还想说上几句,被柳越挡了下来:“行了,你下去吧。”他只好躬身退下,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柳越。柳越脸上挂着淡笑,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那笑有多勉强。

    刘宛凝几步上前,拉住柳越饿衣袖问道:“那王爷何不带我出去玩呢!听说最近集市上可是来了个西域那边的杂耍团,有好些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宛凝从来还未看到过。”

    柳越抬头往窗边一瞧,雨势渐歇,廊下种着的芭蕉叶上装了不少的雨水,在初升的太阳下越发的透亮。院中花木扶疏,各式花朵争相开放,传来了一股清凉的味道。

    “好不好吗?爹爹曾说,心情不好就应该多出去走走。眼下侯叔也不在,就我们俩。宛凝给你当向导啊。”她浅笑盈盈,撑着脑袋模样甚是乖巧。

    柳越脸上的神色却叫宛凝不敢细看。在这奉裕王府住了十多日,她却越发不懂眼前这人。他待她自然是极好,好到所有丫鬟婆子都以为这刘御史之女已是铁定的奉裕王妃。

    即便是方才要进到内室来,守门的丫鬟都不敢多说一句。只是眼前这朗若星辰般的男子却是除却那日在酒楼初遇时将她圈在怀中以外从未在对她有过一丝一毫的越矩。

    这么些天以来,他每日的公事多到数都数不清,即便是夜深也见得到屋中亮着的烛光。只要一想到他才大病初愈,就让他干如此重的事就觉心中有些气闷。

    “王爷,不愿去就算了吧。宛凝叫上其他人一道去,不想再理王爷了。”她皱了皱眉头,哭丧着脸。眼中包着泪水,眼看着就要落了满脸的泪珠子。

    “谁说的,我不陪你去了?”正在这时,柳越的声音响起来,语气平淡,落地有声,将宛凝震的回过神来才觉有些难掩欣喜之情。

    “真的。可是待会儿讲学的师傅来了,见着你不在可怎么办。宛凝可是怕待会儿被骂!”她嘟囔着低下头,刚刚升起来的小小的雀跃的心情又被打压的落了下去。

    “那我自然就不能出去了。”柳越沉声说道。

    “啊,什么啊!”宛凝没懂柳越其中的含义,苦着脸问道:“那王爷不出去,我还去干撒,我也不要出去了。”

    巳时,当刘宛凝已然站在了街口处,她才恍恍惚惚明白过来。柳越唇角含笑,眉宇间磊落分明,站在风口处,仿若临风的一只芦苇,望着她的目光却是极其温和。

    “你看,我们这不就是出来了。”只听他这样说道。刘宛凝勾唇一笑,附在他耳边轻声道:“自然王爷是最厉害的。”说完,却是挽着他的手臂笑到直不起身来。

    “从没想过你尽然真的答应我诶,就算现在我也觉得仿若是在梦里面一样。”刘宛凝微微一笑道,忽然皱紧了眉头拉了柳越的手往自己脸上捏了捏:“你使劲捏捏,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彼时天气晴暖,刚下过雨的天气有些发亮。碧绿的垂柳在路旁轻轻摇晃,杜鹃花开的泣血般灿烂。耳畔微风拂过,将宛凝的耳发吹在眼前乱晃。她伸手将碎发别在耳后,猝不及防的挨近了他的手。

    只觉触手生温,有股淡淡的冷冽的梅花香味植入鼻尖。她脑海中一片清明,见着他忽然放大的脸,和微微卷翘的睫毛仿若清泉一般的眉眼。斜飞入鬓,唇角含着淡淡的一抹笑容。她就在想,无论这人之前是如何,之后的一切她都要让其与她产生联系。

    他的手却转了个弯,捏住了她的脸:“啊,啊!疼。你放开。”她禁不住吼道,丝毫不顾了自己大家小姐的风范。

    他慢慢将她放开,微微一笑:“怎么样,没有做梦吧。”

    她愣了愣,忽然明白过来他是为何要捏她的脸蛋,嘟着嘴有些气闷的转了身去,不想理眼前这人了。她不过是说来好玩而已,谁会当真真的去捏一个姑娘家的脸蛋。

    想到这里,她简直想挖个地洞钻下去。抬眼一望,人群中有不少的人将她望着,她更觉有些无地自容。这若是让她爹知道了,妃要打断她两条腿了。

    他笑的分明,眸中全是笑意。他抬起手来,温柔的抚了抚她的长发道:“好了,好了,不要生气了。”

    本是热闹的集市上突兀的响起一声惊呼:“二奶奶,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柳越脸上的笑容一僵,在这如此拥挤的集市上,他依然可以清楚的辨析到那翠色的身影往河畔跑去,衣袖带风,速度很快。

    红华惊吓道,赶紧命了身后跟着的小厮跟上去寻二奶奶。好端端的集市忽得变得异常混乱,几名小厮赶紧迎着那方向而去。只是人群众多,几下就不见了那到倩影。

    刘宛凝敏感的察觉到身边的人的气息有些紊乱,却在极力自持。宛凝只当是他大病初愈,正欲解下身上披着的斗篷给他系上。却听得他只说了句:“你在这里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话一落,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努力想要抓住他的衣袖问一问,见着他铁青的脸色却又收回了手。方才欢悦的心情跌入谷底,他是要寻何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