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欢情薄 (二)

    好半天,柳洵都沉浸于痛苦之中。那双布着烟灰色的眼眸蓦地睁大,身体呈现出一种可怖的扭曲,仿佛是灵魂升天时的快感袭来。那双紧握着床单的手慢慢松开,脸上的青紫之色才慢慢拿散去。

    袅袅幽香袭来,睁眼便见着陈宣立在床头,手中拿了一香烛,正焚着香。那幽香浅淡,虽淡薄,却是萦绕在鼻尖久久散不去。他抬起有些耷拉的眼皮瞧了一眼立在床头的一身青衣的陈宣皱眉问道:“谁让你来的?”

    “有小厮来报,说老爷心上不适便叫了人来寻。”他起身离了几步答道。

    “可是让其他人见着了?”柳洵继续问道。

    “不曾。下了肩舆不过只是无法说话而已。”陈宣回答道。柳洵明显是松了口气,抬手掩着衣袖闷咳了几声。

    “打发那几个小厮离开吧。”柳洵抬了抬手,挥退了陈宣。陈宣见其神色倦怠,似要休息了,便躬身告退,将门小心关好。

    信步闲庭,时方初夏,中庭一树石榴花开的正好。因那庭院中开着一扇窗,几瓣殷红的花瓣落在那半开着的书案上,窗边驻足停下一女子,见其,拂去案上的花瓣,眉目中含着脉脉柔情,眉间的那粒朱砂痣鲜艳欲滴。

    硕硕满目红花,如落霞的织锦,灼痛人的视线。

    竟是不知走到了这里,陈宣正欲抬脚离去,却听见一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停在了身后。玉墨的声音传来,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漠:“你为何会在这里?”

    “只是散步走到这里来了,就来看看。”陈宣答道。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玉墨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背影,说道。

    “提醒我什么,仇恨。你也要学的像她一般?”陈宣冷声问道。

    玉墨没了声响,半晌只听她开口说道:“夫人叫您,管家随我来吧。”说完,转身往院子口去。

    陈宣沉吟了片刻,也随后跟上。轻罗端了茶水回屋,远远的望见那一抹青色的衣角,熟知那是柳府管家的常穿袍子的颜色。抬眼望了一眼依然是半开着的屋门,只觉是诧异。

    凤羽轩门前种了两棵极为粗壮的桂花树,院门口立了两位掌灯的丫鬟。庭院烛火通天,将那茂盛的桂树照的发亮。楚氏正半倚在榻上扇扇子,玉墨揽了帘子进屋来,身后正是陈宣。

    “哟,你还知道上我这里来。我还以为今晚上就算是谴了玉墨来,你还不回来呢?”语气中带着丝丝调侃的意味。楚氏摇了摇手中的团扇,眸中闪过一丝狠色。

    一时厅中的丫鬟婆子噤若寒蝉,各自相觑,不明白楚氏是为何会这么说话。玉墨双指弯曲,正是凤羽轩常用的手势,暗示着主子心情不好。

    于是那些个丫鬟婆子自觉的躬身告退。厅中只剩下楚氏,陈宣与玉墨三人。屋门刚一锁住,楚氏抓起矮几上的茶盏猛的朝陈宣扔去。

    茶香蔓延至整间屋子,轻纱落在两侧,只听得见夏季独有的虫鸣。陈宣动了动身子,避开那热茶,却始终没有说话。

    “长胆子了?也不见是谁养的你,你可不能叛我啊。”楚氏起身来,走到陈宣跟前轻声附耳道。

    “若是忘记了,可怎么办呢?”楚氏笑着抬手,尖细的指甲拂过陈宣的脖子,猛的一把掐住瞪眼说道:“需要我提醒你一句你的母亲是怎样死的吗?是被他生生剥皮脱骨而死。一寸寸的割,然后再等上一段时日让她恢复。这可如何是好,整个院子都闻的见肉的腐烂味。”

    陈宣双眼无神,心跳却越发的跳的越来越快。脖子上的冰凉的之间无时不刻都在提醒他的生母是受了如何的苦。这些年来他听了无数次,可每一次再听,都像是尖刀在他心上划过无数道口子,涓涓的冒着热血。

    “怎么样?我不是让你加大计量了吗?我可等不及好戏看了。“楚氏一下子放开陈宣的脖子,厉声问道。“我等了如此之久,却还没等到我想要的结果。陈宣啊,陈宣。你太让我失望了。”

    “只是时候未到。”陈宣紧了紧眸色,唇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忽然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楚氏问道。

    “那二奶奶还未怀上他孩子。夫人只需等到那时,才可明白我的真心诚意。”陈宣抱拳说道。

    楚氏一愣,明白过来,心中不由大喜:“你说的极是。我竟然还从未考虑过。不过既然是她腹中的孩子,那还得需要你的帮忙才是。只有他觉得自己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才会对那丫头动真武力。”

    “你可明白了?”说完,楚氏见着垂头不语的陈宣问道。却见他怔忡的望着别处,久久不能言语。玉墨不由得唤上一声才醒转了过来:“算了,我瞧着你靠不实。夜已经深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楚氏只觉心中放不下底,便只好说道。

    陈宣应了声是,便躬身退了出来。楚氏见着玉墨翘首,叹了口气只说道:“你想去跟着就去跟着吧。”玉墨听完,才敢几步冲出房门。

    那抹青色的衣角还留在院中。桂树下暗香袭人,只闻的见飘落在头上肩上的桂花香味。“你怎还在这里?”玉墨不由出声问道。

    “我知道你会跑出来见我,果真你来了。”他笑了笑,青色衣袍显得他面色有些苍白,唇角的笑意也有些苍凉。

    玉墨下了阶梯,往他跟前走上几步贴近了他怀中,却是不由自主的红了脸,扭头看向别处。

    “夫人只是有些急躁,你不要放心里面去。”玉墨轻声说道。

    “好。”他将手臂收紧,将玉墨紧紧的圈在怀中。“都听你的。”

    “陈宣,答应我。很快就会过去,我们也会很快恢复自由,到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玉墨脸上有些窘态的嫣红,似那院中开的正好的石榴花。

    陈宣愣了愣,抬手抚了抚玉墨的长发,贪婪的享受着片刻的宁静。院中桂树下月光清华,如轻纱薄雾将二人笼罩在其中。他点了点头,应道:“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