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欢情薄

    四月中旬,已是炎热非常。这内厅中还铺着极厚的毛毡,踩在上面发不出一点声音。有小厮在廊下洒水,望着散去一丝热气。

    “可是好一些了。”他朝她伸手,将她扶起来问道。

    “奴婢好多了,让老爷惦记了。”胭脂垂眉答道。

    “好。”他点了点头,手松开胭脂的手腕。忽然明白过来,之间他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问道:“这是怎的,还没有改过来称呼?”

    她吓了一跳,忙答道:“是奴婢,是胭脂失误了!”方才差点又口误,胭脂不由得也有些后怕,悄悄抬起头来忘了一眼柳洵的脸色,只唯恐他生气。

    却见他正仔细的翻阅着摆在桌上的书。“是那书架上的书?”他沉吟片刻,抬头问道。

    “回老爷,是的。”胭脂不卑不亢的点头应是。

    柳洵微笑道:“你倒是博览群书。”胭脂脑中“嗡”的一声,只知商人最不喜满腹诗书酸气的人。

    “老爷说笑了,胭脂只是见着便取了下来翻翻。”她不敢抬头,只用了余光一瞥见着柳洵不怒反笑:“你可真是怕惹我生气,无妨。你爱看就看吧。放在那书架上可不就是给人看的,我一个商人不喜看这些,倒是越儿他……”

    手中的书不由得握得有些紧,将那书揉成一团。柳洵眸中的笑意退了下去,只剩下森然的冷意。胭脂心中一惊,忙抬头瞧了柳洵一眼。

    内室中的丫鬟婆子都屏退了去,只剩下他与胭脂二人。她早已从楚氏口中得知府中的境况,如今见着柳洵如此恼火才觉此事的严重性。她慌里慌张的半跪在毡子上去捡被柳洵生气摔在地上的书。

    柳洵定了定神,方知自己手中的书被自己撂了,便下意识的低身去捡。胭脂缩避不及,手上一暖。柳洵玄色衣衫袍袖已拂过她的手腕。柳洵只觉触手生温,柔滑腻人。一回头便见着胭脂面红耳赤,低声道:“老爷,还请放开胭脂。”

    他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随即放开了胭脂的手。深沉的厅中寂静无声,只留下四足兽鼎里焚着安神香。眼前的人儿身姿娉婷,仪态动人。方才见着她将长发散着,这临近了瞧才发现是刚洗过发不久,带着微香。

    柳洵方觉得那股幽香萦绕,不绝如缕,直透入人的心脾。禁不住注目而视,只见乌黑的鬓发贴在白玉似的面庞上,发梢处仍带了水珠,顺着衣领,滑至衣领深处,楚楚动人。

    他定了定心神,忽说道:”等再过些时日事情处理完,我就带你去承德那边去避暑。前些年在那里修了个宅子,如今已竣工,我也正想抽个时候好生去瞧瞧。既然你身体也好起来,就干脆随我一起去把。”他语气平和,并不理会胭脂的神色。

    “吩咐下去,在这洞庭轩设处小厨房,多多照顾二奶奶的口味来做。”柳洵神色自若的吩咐道。

    胭脂虽觉有些诧异,但仍做镇定的点头应了“是。”

    红灵在一旁道了声:“是。”便躬身退了出去,前去吩咐了。柳洵便不出声,只是将书翻过一页。

    胭脂道:“老爷为何如此?”

    “为何如此,既然你进了我柳府,也入住了这洞庭轩,就是我柳府的二奶奶。这是你应得的。”他口气淡然,并不觉方才做的事有如何的不妥。

    “老爷折煞了胭脂,胭脂受不起老爷的如此厚待。”胭脂垂眉,有些心神不宁,下意识说出了这句话。

    柳洵翻书的动作停顿住,却仍旧是没有抬头。内室中本就有些沉闷,混着那安神凝气的香,更觉有些压抑的非常。炕上矮几放置了一杯茶水,氤氲着飘着热气,闻得茶香阵阵。他伸指沾了少许,终于开口问道:“难不成是谁为难你了?”

    “并未有谁为难胭脂。胭脂只是觉得……”她略一凝神,正欲说下去。

    “好了。”他将书页合上道:“既然并未其他缘由,就随我去吧。这府上多的是这种事,你还是养好自己,顺便将你院中的丫头管牢了,免得出去闲言碎语,也给你惹麻烦。”

    说完,朝那院外跪着的红月望上一眼不由啐道:“这小妮子倒是不死心。待会儿我就让陈宣将她带到庄子里去。你且不要管。”

    胭脂只好点头应了一声。柳洵见此别无其他趣,便起了身说道:“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天已交夏,黑的迟。柳洵只说是有些朋友请客,便要早些离开。胭脂送至门口处,见着肩舆起了,晃晃悠悠的出了正门才往回走。

    红灵握了一把八宝琉璃灯走在前面,红华,红采跟在身后,轻罗挽了她的手随行。柳府院子极大,穿过左边的抄手游廊,不知不觉路过一处高台阁楼。

    夜凉如水,院中的灯火如繁星坠地,璀璨光芒点点。远处一碧湖清幽如明镜,直将那月华的光倒映在其上,碧荷仿若是翡翠点点浮在其上。

    轻罗将腕上搭着的斗篷给她披上,系上了带子。却见胭脂的视线随着那道万家灯火的光向南方望去。“南郡这时候晚上定是已经热的惊人了。寒窟中定是放满了冰珠子。”

    四下里寂静无声,大家都明白这二奶奶恐是想家了。听闻虽是才做了二奶奶,可却已经在这柳府待了正正一年有余。女儿家,有谁不会再夜深梦回之时记起娘家的过往一二事。

    肩舆上的柳洵原是闭目养神,那随行的小厮忽听见了几声不同寻常的粗重的喘息声。似是病重的病人,没办法顺气。他试着叫了几声老爷,却不见回应。

    往大门而去的肩舆却生生的调转了方向,重回了书房。陈宣候在门口,等着肩舆渐渐靠近。那小厮几步迎上前来说道:“老爷本是要去赴宴,却在中途觉得胸口闷痛。小的们不懂,才惊扰了管家。”

    “先将老爷扶回床上去躺着吧。”陈宣皱了皱眉。那小厮将柳洵安顿好,出了房门将门小心拉好关上。屋中的烛火恹恹,空气中要仔细才闻的出缓缓流动着的药味。

    床上的柳洵脸上全是方才生出来的热汗,唇上是青紫的颜色,狠狠的抓着身下的被褥。陈宣从袖中掏出一粒药丸,轻声道:“老爷,勿要忙。吃了药就好了。”

    那声呼唤将柳洵的意识唤来了大半,柳洵睁开疲惫的双眼,蓦地将陈宣的手抓住,将他手中药丸放进自己的口中。陈宣唇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是安慰一般轻轻拍了拍柳洵的手背:“老爷,慢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